美國公開賽激勵克拉克打高爾夫 參賽即意味勝利

克拉克克拉克

  北京時間6月10日,溫德姆-克拉克在美巡賽上征戰到第三個年頭,去年秋天在梭子魚錦標賽延長賽中負于布萊恩-蓋伊(Brian Gay)。他現在有機會去多利松參加美國公開賽。

  可他以前只是美國公開賽的追夢人之一。

  克拉克在讀小學的時候,已經開始痴迷高爾夫。當時,科羅拉多的兩個16歲小伙連續兩年闖入美國公開賽。2002年德里克-托蘭(Derek Tolan)參加上貝斯佩奇黑色球場(Bethpage Black)的比賽,2003年湯姆-格里斯梅爾(Tom Glissmeyer)參加上奧林匹亞的比賽。那正是溫德姆-克拉克所需要的激勵。

  「作為科羅拉多孩子,我仰慕他們,」 溫德姆-克拉克說。

  通過選拔賽最年輕的選手是張華創,2012年14歲的他打了奧林匹克俱樂部。可是這裏也有傑夫-布哈特(Jeff Brehaut)。2007年,44歲的他在奧克芒才上演美國公開賽首秀。

  溫德姆-克拉克夾在他們之中。

  他表示自從15歲開始他便一直嘗試。他猜想自己打入最後一階段可能有6次。溫德姆-克拉克沒有理由相信今年屬於他。

  上個星期,他在紀念高球賽遭遇淘汰。這是他連續第八個星期比賽。甚至星期一的三個小時因雨延遲中,他已經感到睏乏了。他在快天黑的時候完賽。他首先打的是相對艱難的湖畔球場,結果開局打出64桿。

  接下來的關鍵是堅持出。這是高爾夫之中最艱難的部分。他感受到了。努力保護一個桿數,而不是追趕,讓湖泊球場的球道看上去比真實的窄了許多。

  「當你不得不將油門踩到底的時候,你是在猛力向前沖,」他說,「當你感覺自己是在堅持,努力不丟桿的時候,那相當艱難。我有很多揮杆很猶豫。我們最終要用更小號的球杆,這樣我能全揮杆,揮出更好的球。」

  這樣的策略生效了。他打出了70桿,以4桿優勢過關。

  接下來是休息,也許餘下來一個星期都不碰球杆,之後則是周末前往聖地亞哥,備戰他只是夢中想過的大滿貫。

  他夢想過贏得美國公開賽嗎?青少年的時候肯定沒有過。

  「更重要的點是打到那裡,」他說,「當我在讀高中的時候,打到那裡就是勝利。我打到那裡,出現在電視上,獲得那樣的榮譽,與我同輩球手打公開賽,那就是勝利了。」

  現在不同了。溫德姆-克拉克已經打了兩次美國PGA錦標賽。他在聯邦快遞杯上排名60位。他現在覺得自己理應打入美國公開賽,無論他要花多長時間做到。

  (小風)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