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葵1987》里1980年代的上海

原標題:《蜀葵1987》里1980年代的上海

怎樣用文學對20世紀80年代的上海進行回溯與重構?

禹風

城市中的時代記憶

「城市的記憶是什麼?實際上是通過一代代人來的。」禹風這樣講道,「那個時候的時代氛圍造就了我所寫的這個年代特有的特殊性,人都是時代的產物、環境的產物,我想寫的是在短短的這些流失的時代里的人的情感故事。」

對於小說開頭所寫的男主人公在斯德哥爾摩迷茫地尋找自己的女友,叢治辰向作者禹風提出了自己的疑問:斯德哥爾摩的尋找對於1980年代的人意味著什麼?當時和今天的世界對於上海又意味著什麼?對此,禹風回答道:「從國外來看國內的城市,無論是談到感情的問題也好,談到生活觀的問題也好,人都是一樣的。我們在座的各位在今天的時代生活與時代焦慮,跟我們當初在1980年代消磨我們的青春,但是想找到一個更開闊、更自由的地方的那種時代記憶其實是相同的。」

「斯德哥爾摩的尋找是一種對舊的尋找,而且這個尋找是沒有結果的。時代會過去,我們寫小說只是留下那個時代的影子,並沒有任何意義要把那個時代拽回來。」禹風說。

作為一個土生土長的北京人,石一楓在《蜀葵1987》里還看到了另外一種屬於上海人的風格特點,「1980年代,其實全部的中國人都面臨著新的生活方式,面對突然的開放,面對突然而來的機會,每個地方的人表現真是不一樣。就我所認知的,那個時候很多地方的人面對新變化是懵的,並不像我們這個小說里的上海人那樣迫切、渴求,立刻知道自己要做什麼,你看書里的那些女孩子,在愛情上是迷惘的,但是在人生選擇上她立刻知道自己要做什麼,於是我們可以看到一個城市的人的性格,也讓我們更深入地認識上海人,認識上海這座城市。」

城市中的人

「上海人給人的感覺常常是理性、拎得清,但在《蜀葵1987》中,主角反而是那些拎不清的人,少數人成為這個小說里非常精彩的部分,從這裏也可以看出小說的複雜性,看上去特別像青春小說,或者愛情小說,但背後有著超越個人感情之外的東西,這個東西不但指向上海這座城市的特點、上海人的性格、上海的歷史、上海跟世界的關係等等,也指向一個不為人知的上海,裏面有慾望、克制、理性、情感、精明的部分,也有純真的或者理想主義的部分,全都混雜在一起。所以,這個小說選擇的時間和空間,本身就構成一種曖昧和複雜,它是在上海的,又是在世界的;它是精明的,又是反精明的;它是理想主義的,又是抵觸理想主義的,所以才有故事裏面種種男女的情感糾葛,以及個人命運的反覆。」叢治辰感慨。

「我是一個更喜歡表達時代性的寫作者,我寫很多細節、故事主要是想體現一個時代的東西。」禹風坦言自己的寫作理想是書寫各個時代的上海,《蜀葵1987》寫的是上海的1980年代,這是一個很特殊的時期,一個磁吸的時代,「我想把這個特殊的年代放在上海歷史的長河中,通過當時社會的變遷,用故事的方式來表達,希望讀者從小說傳達的那種意境,從歷史的長河,以及國際性的眼光來體會那個特別的時間點,這是我當時創作的一個整體思路」。

構成時代的是一個個鮮活的人,《蜀葵1987》塑造了八十 年代不可缺少的人物,他們代表一種精神的力量,一種思考的力量。關於小說里的人物,禹風談到,「在人物的設計中,肯定要有一些大眾化的人物,讓大家能夠進入,感覺到親切、熟悉。這樣的人物確立以後,再經營那些跟大家不太一樣的人,才有生存的空間。但是我真正想寫的是那些稀有的人,比如斯德哥爾摩的尋找,這是一個無答案的尋找,因為真正的答案會被遮掩起來,有很多人去到國外以後,從此跟所有人不聯繫,斯德哥爾摩的尋找,是對他們這一群人提出的一個疑問。」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