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汽車賽道念起「快字訣」 誰能掘到自動駕駛商用的第一桶金

  作為最先喊出「All in AI」口號的互聯網公司,百度試圖通過Apollo無人駕駛項目讓AI技術落地。集度汽車CEO夏一平表示,為了將百度核心的AI技術打磨成產品和服務,集度汽車確定了三大產品DNA——機器人化、情感化、未來感。

  「新玩家」在智能汽車時代所扮演的角色有所不同,但以高級別自動駕駛為目標的智能駕駛,成了所有人爭相布局的戰略高地。作為全球規模最大的汽車市場,中國也有望成為全球最大的智能駕駛市場。圖為在北京街頭行駛的百度自動駕駛汽車。視覺中國供圖

  汽車圈悄悄出現了許多新面孔。而對於集度汽車CEO夏一平來說,從招募團隊到推動品牌建設、新車落地,千頭萬緒的工作都在等著他和同事去完成。

  這位前摩拜聯合創始人兼首席技術官感慨說,造車要比當初在摩拜單車還要累。夏一平告訴記者,一方面,智能汽車的電路板、零部件要複雜得多;另一方面,在科技公司集體搶跑智能汽車賽道的背景下,只有迅速組建一支強大的人才隊伍,才能保住自己的領先狀態。

  今年上海車展前後,夏一平面試了兩三百人,面試經常從上午9點安排到晚上9點,幾乎每天都有四五個人入職。

  「未來5年集度汽車將投入500億人民幣,同時將在今年三季度開始對外融資。」據他透露,5月底,集度汽車首款產品的外觀、內飾設計選型和方向已基本確定。目前新車已進入3D建模的研發階段,預計將於2022年北京車展時亮相並接受預定。

  今年以來,百度、小米、大疆等科技公司先後官宣跨界造車。一時間,從資本市場到招聘青年人才,「跨界造車熱」引發了各方的強烈關注。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些新玩家將與中國汽車市場一起,進入新一輪激烈的淘汰賽。

  瞄準自動駕駛的靶心,三大DNA藏著集度的哪些野心

  今年1月11日,百度宣布組建智能汽車公司——集度汽車,正式以整車製造商的身份進軍汽車行業。吉利控股集團成為新公司的戰略合作夥伴。

  夏一平介紹說,從3月2日完成註冊到現在,集度在短短3個月內做了許多事情,「包括產品設計、品牌建設、工程研發以及與吉利在產品外觀設計上合作,都在快速推進中。我們希望以更高效的方式,把最好的科技通過好產品帶給用戶。」

  儘管資本市場已顯示出對「跨界造車」的推崇,但也有分析人士認為,國內汽車市場「馬太效應」凸顯,新能源汽車市場競爭已經十分激烈。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數字經濟研究院執行院長盤和林教授認為,汽車作為大宗商品,占家庭支出的份額較大,消費者往往更依賴品牌效應。「因此從這個角度看,跨界造車的新玩家如果想從傳統車企手中搶得客戶,必須先要下大功夫建立品牌信任。」

  在夏一平看來,由於電動化領域已經出現了競爭同質化現象,在未來3-5年,新能源汽車市場競爭的核心壁壘一定是智能化。他說:「汽車智能化競爭不局限於產品形態,而是整個新能源汽車底層技術的競爭。從汽車底盤、電機結構到其他硬體控制器,甚至到軟體以及應用層面,汽車將會完成一次從頭到尾、由內及外的重構,而這種重構將會讓未來汽車智能化的競爭變得更加激烈。」

  事實上,雖然智能電動車已經是被資本市場追捧的寵兒,但距離真正滿足消費者的需求尚有距離。全國乘用車市場信息聯席會秘書長崔東樹判斷稱,不少智能電動車還沒能對智能手機形成足夠的錯位競爭優勢,「比方說,很多智能車機系統的實際體驗還不如車主就在車內安裝個手機支架。」

  「未來3-5年內,汽車智能化的競爭也可以看作是無人化的競爭。」夏一平篤定地說,智能汽車在汽車軟硬體、平台技術上帶來的變革,實際上是通往無人化的橋樑。

  他將智能汽車與智能手機的發展歷程進行對比後發現,無論產品複雜程度有多大的區別,行業競爭都會從單一的比拼硬體水平,發展為智能化生態的競爭。「你會發現,晶元能力、軟體能力、雲端大數據分析能力、AI人工智慧能力以及用戶生態,都成了智能手機企業必備的核心競爭力。我們認為,同樣的邏輯也將適用於智能汽車行業。」

  作為最先喊出「All in AI」口號的互聯網公司,百度不僅在人工智慧領域持續投入了8年,也曾試圖通過Apollo無人駕駛項目讓AI技術在汽車圈落地。但在今年百度一季度財報會後,百度創始人李彥宏修正了Apollo計劃的航向。

  他將Apollo自動駕駛的商業化應用寄希望於三大領域:一是為主機廠商提供Apollo自動駕駛技術解決方案;二是通過集度汽車整合百度自動駕駛方面的創新,親自下場造車,與吉利合作把最先進的技術第一時間推向市場;三是打造Robotaxi(自動駕駛計程車)。

  按照這一說法,集度汽車的首款產品會把Apollo的智能化能力賦能於吉利的浩瀚架構之上,「端到端」地整合百度自動駕駛方面的創新。

  「為什麼我們有信心把最先進的技術第一時間推向市場?就是因為我們的產品將『端到端』地深度整合Apollo先進的自動駕駛能力。」夏一平介紹說,自動駕駛所需要的車對端的超算平台、演算法、高精地圖以及智駕雲,在Apollo中一應俱全,而這就是集度汽車的核心競爭力之一。

  事實上,作為全球規模最大的汽車市場,中國也有望成為全球最大的智能駕駛市場。據IDC預測,2035年全球智能駕駛汽車產業規模將突破1.2萬億美元,中國智能駕駛汽車規模也將超過2000億美元。

  「汽車發展為智能終端已經是大勢所趨,而這將帶來一個巨大的市場蛋糕。」資深媒體人、汽車行業分析人士楊小林直言,隨著新玩家參與「跨界造車」,智能科技與汽車製造這兩個原本並不相關的產業被緊密聯繫在一起,有望形成一個更龐大的汽車產業鏈。

  從汽車到AI出行機器人, 智能黑科技離我們還有多遠

  如果說智能手機的普及敲開了移動互聯網經濟大門,智能電動車也將為「傳統工業經濟+數字經濟」融合帶來更大的想像空間。

  「當車擁有了AI的大腦,TA,就是機器人。」是夏一平在集度汽車內部經常講的一句話。

  不久前,李彥宏與夏一平和團隊一起參與了集度汽車首款產品的內外飾評審。李彥宏在總結時說:「機器人式的未來感設計非常與眾不同。一方面代表了更前沿的用戶體驗,另一方面也能很好的承載百度阿波羅的先進技術能力。」

  「他希望把百度過去積累的自動駕駛核心能力落地,變成可靠的產品提供給用戶。」夏一平表示,為了將百度核心的AI技術和能力打磨成產品和服務,集度汽車確定了三大產品DNA——機器人化、情感化、未來感。

  在他看來,「機器人化」就是要改變現有的人車交互方式。「比方說,今後智能汽車可以了解你日常的使用習慣,甚至能夠幫助你定製更好的駕乘體驗。當然,這也意味著我們要在產品交互甚至外觀、內飾上進行大胆創新。」

  由於汽車駕駛場景具有封閉、高交互等特點,一旦實現自動駕駛,人車交互就會擁有更大的想像空間。「汽車不再是簡單的交通工具,而是人類和外界鏈接的重要終端。」經濟學家馬光遠預測稱,智能汽車有可能成為與智能手機相媲美的新一代智能終端。

  夏一平介紹說,所謂「情感化」就是在賦予汽車AI智能大腦後,集度汽車的產品要與用戶形成一定的感情鏈接。「我們希望用戶能夠實時感知到,這輛車像朋友一樣照顧你。」

  此外,集度汽車要將充滿「未來感」的設計理念注入整個產品的設計中。用夏一平的話形容就是,「要讓大家一眼認出這是集度造的車」。

  「智能電動車不僅是電子消費品,也是零部件繁多、工藝複雜的工業產品。」新能源汽車獨立研究員曹廣平提醒說,智能電動車會給用戶帶來煥然一新的使用功能、使用內容和使用體驗,但與之相對的是,未來汽車產業在研發、設計驗證、軟體、AI 支持、代工生產、出行數據和平台運營等環節上均將迎來洗牌。

  夏一平也坦言,目前將整個AI能力載入到汽車上的成本仍然非常高,不可能讓所有新車都具備最先進的自動駕駛能力。他認為,目前整個智能汽車市場還處於逐步增長的初級階段,還沒到一個純增量的爆發階段。

  「不過我相信,未來兩到三年內,汽車的核心成本還會往下降。智能汽車也不會停留在低價位競爭的階段。」夏一平介紹說,集度汽車的首款產品瞄準了90後、95後甚至00後用戶,預計產品定價不低於20萬元。

  「年輕人喜歡非常有未來感、高級感的車,對科技產品也非常喜愛。所以說接下來就是技術競爭的時代,我們的產品必須能夠快速迭代,才能不被市場和年輕用戶拋下。」據他透露,首款車上市後,集度汽車計劃每年為消費者推出一款新車。

  中國汽車工業協會此前預測稱,2021年中國汽車市場總銷量預計會達到2630萬輛,將呈現緩慢增長態勢。未來5年汽車市場將會穩定增長,2025年汽車銷量有望達到3000萬輛。

  從動輒數百萬元一輛的頂級豪車,到幾萬元就能拿下的代步車,中國汽車市場具有明顯的多元化特徵。隨著汽車的內延和外延不斷延伸,一家家科技公司被吸納進來。

  由於原本主營業務的不同,這些「新玩家」在智能車時代所扮演的角色也有所不同。例如,華為、OPPO等手機大廠大多以智能座艙為切入點;阿里巴巴、騰訊等互聯網公司大多以適配車內信息服務為主;而眼下的百度、小米和此前的蔚來、小鵬則是直接下場造車。不過,以高級別自動駕駛為目標的智能駕駛,成為所有人爭相布局的戰略高地。

  中國汽車業競爭已經越來越激烈,但在智能汽車的賽道上,競爭才剛剛開始。有分析認為,自動駕駛研發需要投入大量的資金。毋庸置疑的是,這將是一場持久戰,推廣智能駕駛、重塑汽車產業鏈,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實現的。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許亞傑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