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技術應用與內容生產當有「適老化」

原標題:互聯網技術應用與內容生產當有「適老化」 來源:光明日報

原標題:互聯網技術應用與內容生產當有「適老化」

  數據顯示,中國60歲及以上人口為2.64億,佔總人口的18.7%,人口老齡化程度加深。與此同時,隨著移動互聯網等新一代信息技術日益成為當今社會生活的新型基礎設施,數字社會建設正呈現出不斷加快的態勢。當老齡化遇上數字化,如何使處在數字社會邊緣或外在於數字社會的老年人更好地融入互聯網,這對促進社會積極應對老齡化、加快推動社會的數字化轉型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事實上,新技術給老年人帶來的窘境並非近年才有。但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後,互聯網技術的活力被進一步發掘。行程碼、健康碼成為人們出行路上的通行證,也成為部分老年人出行受阻的數字障礙。此外,網上預約、在線繳費、移動支付等方便人們社會生活的數字化服務,在老年人面前,也因為不會上網而被拒之門外。伴隨著社會整體數字化轉型程度不斷加深,老年群體面臨的「數字鴻溝」問題,逐漸成為全社會關注的顯性問題。

  為彌合老年人面前的「數字鴻溝」,工信部於2020年12月印發《互聯網應用適老化及無障礙改造專項行動方案》。今年4月,又接連推出《互聯網網站適老化通用設計規範》和《移動互聯網應用(App)適老化通用設計規範》,明確了網站與移動應用適老化改造的規範,進一步降低了老年人使用互聯網的技術門檻,使老年人學習和使用智能設備的過程更為便利。

  中國互聯網路信息中心(CNNIC)發佈的第47次《中國互聯網路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中國60歲及以上的網民群體佔比提升至11.2%,同時也是過去一段時間最大的增量群體。然而,這只是老年人融入互聯網面臨的第一關。技術層面的改善雖能有效降低老年人操作智能設備的難度,但其面臨的互聯網融入困難卻並不局限於技術層面。

  正如傳播學者麥克盧漢所言:「媒介即訊息。」對現代社會而言,互聯網不僅僅是一種新的媒介技術,同時更意味著一個全新的文化與內容生態。也就是說,除了技術壁壘外,擺在老年人面前的還有一道文化或亞文化壁壘。雖然「銀髮網民」的數量正在不斷增長,但專門為老年人生產、適合老年人消費的優質內容在整個互聯網內容生態中並不多。

  在互聯網環境中,伴隨互聯網發展成長起來的年輕一代被稱為「網路原住民」,擁有著天然的主導權,同時也因此形成了一套屬於他們的文化體系與敘事範式。一方面,在商業邏輯主導下,互聯網中各大平台及內容生產者的服務對象,都以最具數字技術產品消費能力的年輕群體為主;另一方面,傳統主流媒體在媒體融合轉型中,也積極融入互聯網,在內容生產上不斷貼合於青年用戶的文化消費需求,創新內容及輸出方式,以此引領互聯網輿論導向,提高傳播效果。線上線下不斷創新的內容生產與敘事語態,使主流文化與青年網路文化、亞文化不斷交融,也逐漸在老年人與互聯網內容之間豎起了一道文化高牆。因此,除技術層面的困難外,想要使互聯網真正融入老年人的生活,內容生產也同樣需要進行適老化改造。

  首先,互聯網內容生產上,要打破對老年群體的刻板印象,不能簡單地把適老化內容等同於養生或戲曲,正是這種刻板印象極大制約了互聯網中適老化內容的豐富程度。當前互聯網環境所供給的內容與老年人日益增長的精神文化需求不相匹配。因此,互聯網內容生產者要立足於老年人的真實需求進行多樣化內容生產,豐富老年網路內容生態。

  其次,要促進與老年人的代際溝通。在青年用戶主導的互聯網內容環境中,如何使老年人能夠有效地理解和融入,是今天年青一代需要承擔的特殊責任。互聯網內容生產者要做好「文化反哺」工作,用老年人「聽得懂」「喜歡看」的方式進行內容表達與文化轉譯,努力破除代際的文化壁壘。

  最後,還要引導老年人成為內容生產的主體,發展老年人自己的內容與文化生態。技術賦權同樣給老年人以內容生產與文化表達的權利,讓老年人成為內容生產主體,能夠孕育出一套真正屬於老年人的互聯網文化。事實上,目前已經有一群「銀髮網紅」逐漸走入人們的視野中,儘管其中存在商業因素的影響,但不可否認這種趨勢背後是老年人通過新的技術進行自主內容生產與文化表達的積極嘗試。

  目前,老年人的互聯網融入還面臨諸多亟待解決的問題,但進一步數字化無疑是社會發展的大勢所趨。因此,在大力解決技術層面老年人互聯網融入問題的同時,也要推動網路內容生產的適老化進度,讓互聯網真正豐富老年人的精神生活,使其老有所樂。

(作者:熊皇 梁亦昆,分別系中國傳媒大學互聯網信息研究院副研究員、碩士研究生)

(責編:趙超、呂騫)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