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報社論:構建成本分擔機制 讓「育兒假」成為現實

  原標題:構建成本分擔機制,讓「育兒假」成為現實|新京報社論

▲資料圖。圖片來源:新京報網。

  ▲資料圖。圖片來源:新京報網。

  「育兒假」要來了。日前,《國務院未成年人保護工作領導小組關於加強未成年人保護工作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向社會發佈,該政策文件從六大方面明確了25條重點任務。其中,在「強化家庭監護責任」方面,提出完善家庭監護支持政策;要求全面落實產假等生育類假期制度和哺乳時間相關規定,鼓勵有條件的地區探索開展「育兒假」試點。

  「育兒假」並非新概念。2019年,國務院辦公廳《關於促進3歲以下嬰幼兒照護服務發展的指導意見》就提出,鼓勵地方政府探索試行與嬰幼兒照護服務配套銜接的育兒假、產休假;「十四五」規劃綱要也明確指出,探索實施父母育兒假。

  此次在「三孩政策」剛剛放開的背景下,意見提出鼓勵有條件的地區探索開展育兒假試點,一方面或許預示著多方呼籲下的「育兒假」有望加快步入現實;另一方面,其也可看作是對「三孩政策」的一種呼應,以及緩解社會養育焦慮的一種靶向施策。

  「育兒假」不等同於既有的產休假,而是在其基礎上,專門為嬰幼兒父母所增加的一種假期。其著重要解決的是嬰幼兒父母帶娃時間不足的尷尬。從現實來看,不少新生兒家庭都面臨著家庭監護難題,這一點也直接影響到了社會的生育意願。

  如有調查表明,「沒人帶孩子」,尤其是3歲以下嬰幼兒的照護服務供給不足,是制約家庭再生育的突出因素,高達六成的一孩母親因為「沒人看孩子」而不願生育二孩。

▲資料圖。圖片來源:新京報網。

  ▲資料圖。圖片來源:新京報網。

  就此而言,增設「育兒假」,特別是實施父母「育兒假」,將大大緩解新生兒家庭的養育困難,同時有利於降低家庭在生育上的顧慮。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鼓勵有條件的地區探索開展育兒假試點」的規定,是在加強未成年人保護工作的語境下提出,它道出了增設「育兒假」的另一個好處,那就是有利於提升育兒質量,這也是更好保護未成年人的題中應有之義。

  無論是更好實施「三孩政策」,提升社會生育率,還是更好保護未成年人,增設「育兒假」,都已凝聚了相當的社會共識,因此,關鍵問題還在於政策的執行。

  目前各方政策對「育兒假」的表述,都突出了「鼓勵」、「探索」之意,而並非作出「一刀切」的規定。這種審慎是必要的。

  因為「育兒假」能否實施,又如何實施,都需要因地制宜,充分照拂現實,並且制訂好配套的支持政策。

  如湖北鹹寧市在關於促進3歲以下嬰幼兒照護服務發展的實施方案中,就明確有條件的機關、企事業單位可以自主探索實行符合本單位實際的「育兒假」,並且強調嬰幼兒父母雙方均可申請,假期最長可至嬰幼兒年滿1歲。這一實施方案,強調了先在一定範圍內實施,並且規定父母雙方都可休,而假期最長可達一年。

  這幾個細節,也是其他地方在制定政策時,需要注重予以考量的。「育兒假」既需要照顧家庭的實際需要,比如,若假期過短就可能變成「雞肋」,但同時也得照顧好用人單位的承受能力,如職工休「育兒假」對應的用人成本,若完全推給企業恐怕就有失公平,也最終會影響到職工權益。

  因此,「育兒假」到底如何休,相關部門不妨積極參考前期一些地方的執行情況,包括「二孩政策」配套措施的效果,在總結經驗、吸取教訓的基礎上,制訂出「接地氣」的方案。

  歸根結底,相關部門需要在家庭、社會(用人單位)和政府之間,構建一套合理的休假成本分擔機制,既要讓用人單位願意支持休,也要讓嬰幼兒父母敢於休,如此才能真正讓「育兒假」的紅利得到最大程度釋放。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