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產推遲、融資停滯 奇點汽車如何爬出「死亡邊緣」

  原標題:量產推遲,融資停滯 奇點汽車如何爬出「死亡邊緣」

  [ 令人不解的是,近年來政府大力推動新能源汽車發展,處於黃金賽道又搶先起跑的奇點汽車為何遇到了融資阻礙? ]

  [ 第一財經記者查詢公開資料發現,奇點汽車在2019年下半年之後,就沒有再獲得新融資,而「彈藥庫」里的「彈藥」卻在一天天耗盡。 ]

  造車就像個無底洞,拚命地吸金,你永遠不知道何時才是個頭。這讓曾經要變革傳統汽車行業的互聯網車企,行駛到了一個不進則退的「陡坡」。

  樂視控股集團創始人、法拉第未來公司CPUO(Chief Product&User Officer首席產品和用戶官)賈躍亭為此幾番跌倒後爬起來,終於將法拉第未來帶向借殼上市之路,但並非所有的創業者都有賈老闆這般幸運。

  2021年目標:活下去

  過去幾年,中國互聯網車企在資本的簇擁下「殺出一條血路」,「蔚小理」(蔚來、小鵬、理想)這樣的成功者畢竟少數,大量的「陪跑者」可能半途隱姓埋名,比如拜騰、賽麟,逐漸淡出人們的視線;還有一些勉強的「存活者」,每一步都要走得格外小心,因為開弓就沒有回頭箭。

  造車界為數不多的上海男人瀋海寅是這些咬牙堅持的「存活者」中的一個,他可能正在度過創業中最艱難的時刻。和賈躍亭一樣有一個「造車夢」的瀋海寅在2014年成立了互聯網公司智車優行,2016年發佈首款整車,並將公司命名為「奇點汽車」,高調進軍互聯網造車市場。

  2016年,奇點汽車融資6億美元,並宣布在安徽銅陵投資80億元人民幣建一座佔地千畝的新能源汽車產業園,當年預計到2020年,年產能達到20萬輛。

  5年過去了,奇點汽車的量產車卻遲遲未正式上市。奇點汽車也表示,由於後來自建工廠的計劃進行了調整,當年融到的6億美元,實際落實的估計也僅為1.5億美元。疫情以來,公司的狀況更加困難,安徽銅陵的工廠項目也已擱置。2021年,瀋海寅的目標只有一個:活下去。

  任何創業者都應該有願賭服輸的勇氣,運氣也不該成為創業失敗的藉口。這不是瀋海寅第一次創業,實際上,他算是中國最早的一批創業者之一,見證了互聯網時代的變遷全過程,也經歷過失敗。他曾和360公司的創始人周鴻禕一起,在日本創建過最早的搜索引擎,還擔任過360公司的副總裁。

  很多失敗的經歷讓瀋海寅敢於面臨困難。他曾向第一財經記者坦言,對於互聯網企業而言,在轟轟烈烈的造車「熱情」背後,不是「精彩」的資本市場故事,也並非完成一輛樣車便代表成功,而是要面對資金、技術、人才等方面的持久考驗。

  量產一推再推「耗空」資金

  成也蕭何,敗也蕭何。瀋海寅從創立互聯網汽車公司的第一天就知道,資金將是造車最大的挑戰。但造車「燒錢」的速度仍然遠超他的預估。

  據他估算,1億美元足以能夠造出一輛電動車。而奇點汽車方面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截至目前公司累計融資約5億美元,但顯然5億美元不足以支撐公司對汽車生產線的投入。

  公司還向第一財經記者特別澄清道:「雖然瀋海寅曾在2018年宣布融資170億元人民幣,這一數字是基於C輪融資30億人民幣+100億人民幣蘇州產業基金得出的,但蘇州項目此後並未實際啟動,所以並沒有拿到這筆錢。」

  本月初,瀋海寅一度被限制消費,儘管限制消費令在短暫執行兩天後立刻解除,但奇點汽車財務狀況堪憂已成事實。第一財經記者從企查查的關聯風險中查詢到,安徽奇點智能新能源汽車有限公司因未按時履行法律義務,於今年2月、3月和4月被銅陵市銅官區人民法院強制執行三筆標的,累計金額達800萬元,其中最高的一筆標的為724.7萬元,申請執行人為江蘇新程汽車工業有限公司。

  儘管瀋海寅已經不再擔任安徽奇點智能新能源汽車有限公司法人,但仍為智車優行科技(上海)有限公司法人,持股23.48%。今年5月,智車優行被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執行一筆766.3萬元標的,申請執行人未披露。

  奇點汽車向第一財經記者承認,由於資金鏈吃緊,與部分供應商產生了合約糾紛。「但我們仍在積極解決,希望能夠繼續維持與供應商的合作關係。」該公司一位發言人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但令人不解的是,近年來政府大力推動新能源汽車發展,處於黃金賽道又搶先起跑的奇點汽車為何遇到了融資阻礙?第一財經記者查詢公開資料發現,奇點汽車在2019年下半年之後,就沒有再獲得新融資,而「彈藥庫」里的「彈藥」卻在一天天「耗盡」。

  在奇點汽車的股東中,不乏英特爾資本、光信資本、伊藤忠商事等大牌資本。按照奇點汽車給第一財經記者的說法:「老股東一如既往地支持我們,但我們仍希望能夠引入新的資本。」

  對於近年來奇點汽車的融資步伐為何放緩,業內人士向第一財經記者分析稱:「奇點汽車遲遲無法量產增加了投資人的疑慮,公司自首款原型車推出五年來,一直沒有取得讓投資人興奮的進展。」

  軟體變現難補造車「黑洞」

  據第一財經記者了解,目前奇點汽車對於是否推出整車尚未做出決定,主要原因是對於整車的改動仍然存在分歧。

  奇點汽車內部人士向第一財經記者透露,瀋海寅是一個追求完美的「技術咖」,總認為要等到產品完美了才能推向市場,但也因此錯過了市場的最好時機。

  陷入債務糾紛的奇點汽車是否會尋求被出售?公司相關負責人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我們肯定會堅定地選擇活下去,但同時也會尋求更多的生存方式。」從現行業務來看,奇點汽車已經在考慮拆分整車和技術平台,希望能夠依靠出售智能座艙、軟體系統等智能網聯技術授權來變現收入提高現金流。

  不過第一財經記者了解到,技術授權的變現與造車的虧損相比,仍是「小巫見大巫」。據悉,奇點汽車每年依靠軟體授權的收入僅為1億~2億元人民幣,恐怕難以填補造車業務的巨額虧損。

  一位奇點汽車的投資人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蔚小理』們也是從死亡邊緣爬出來的,創業公司不易,智能汽車的理想值得堅持。」

  他還說,造車畢竟不像造手機那麼簡單,不是有了軟體和設計之後,只要拿去工廠生產,就能上市了,造車的流程和驗證更為複雜,需要「燒」更多錢。

  瀋海寅並非對造車沒有敬畏之心。他曾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互聯網企業造車,在誘人的概念背後,要加速進行產業鏈整合,加快相關技術的研發力度,讓停留在圖紙的產品儘快落地。正是基於中國互聯網造車的技術瓶頸,我們才開始建立包含新技術和新工藝的研發基地,逐步將核心技術掌握在自己手中。」

  但市場的競爭是殘酷的,資本市場留給創業公司的時間也有限。

  正如中汽協原常務副會長兼秘書長董揚曾說,與傳統汽車製造行業不同,互聯網造車的資本不是以自我積累為主,而是按互聯網成功經驗,創造概念,吸引社會資本。因此互聯網造車雖然可以很快聚集人才和技術資源,但在汽車龐大的零部件整合能力方面,互聯網企業經驗不足。如果無法在短時間形成融合的且適應市場定位的技術和產品,那麼就將面臨淘汰。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