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的石頭:雲南瑞麗「賭石」史|眾聲

原標題:瘋狂的石頭:雲南瑞麗「賭石」史|眾聲

4月23日,「中國賭石第一案」在河北霸州人民法院審理結束,歷時三日,擇期宣判。

2019年,雲南張姓商人將一塊18公斤重的翡翠原石,以8000萬元賣給河北某知名鋼鐵企業董事長馬某。馬某切開後,發現這塊翡翠原石價值遠不如預期,於是讓張某到緬甸再收購一塊上好的翡翠原石。但張某將第二塊原石帶到馬某公司時,馬某卻扣下了原石,並要求退還第一塊原石的貨款。雙方協商失敗後,馬某報警,張某等人隨後以詐騙罪被起訴。這起案件讓「賭石」這個神秘的地下行業,逐漸浮上水面。

2018年11月3日,雲南昆明,第八屆雲南昆明國際珠寶展,翡翠毛料賭石吸引觀眾。©IC photo

賭石是流行在中緬邊境的一種翡翠原石交易方式。交易的翡翠原石完全被一層風化皮包裹,無法知道裏面的好壞,成交後,下刀切開才能得知翡翠的質量和價值。品質最高的翡翠為正陽綠色,透明度高,且無裂紋、無瑕疵。賭石最重要的是看翡翠的出產地。產地不同,價格差異巨大。這也是「中國賭石第一案」的核心糾紛:馬某認為張某虛構原石產地,將瓜地馬拉的翡翠說成緬甸翡翠。

翡翠原石被開採後,產地老闆會挑出高貨(高級貨品),頂級高貨直接由玉礦老闆收藏或售賣給全世界的收藏家,部分高貨被帶到緬甸仰光、曼德勒、密支那幾個大的公盤進行投標。剩下的料子分兩批,一批由海路運往香 港、廣州,另一批由陸路運往中緬邊境城市瑞麗。由於賭石在中緬邊境有深厚的歷史淵源,在中緬邊境城市瑞麗誕生了賭石產業,並逐漸發展壯大。

在賭石中,切石是最重要的一個環節。諺語說「一刀窮,一刀富,一刀披麻布」。©B站@邊境淘客光哥

雖然賭石在90年代後形成風潮,但實際上早在清朝便有記載,當時在中緬邊境已出現根據玉石毛料的表面特徵來判斷皮殼內的玉質和顏色的賭石交易。中緬邊境甚至誕生了許多與賭石相關的預測運氣、祈求好運的民間習俗。如,賭石者在賭石前一個星期每天吃素、不得行房事,並且日日為原石上香,祈禱其開出好玉。此外,還出現了專門針對賭石的雞頭卦,賭石前煮一隻一歲以上的公雞,並將雞頭給賭石者吃,對照雞骨的卦象決定賭石的吉凶。

新中國成立後,由於對奢侈品的管控,繁華的瑞麗邊境翡翠貿易一度蕭條。80年代改革開放,瑞麗重新成為西區邊貿最活躍的地區。80年代中後期,由於邊境管理較為寬鬆,部分會說漢話的緬甸人拿著翡翠原石到瑞麗推銷。一些家裡有親戚在東南沿海的商號員工知道東南沿海珠寶翡翠的需求在上升,便私下從緬甸人手中購買原石並帶到廣州一帶售賣。

1992年,瑞麗被批准成為14個沿邊開放城市之一,私人商號多了起來,他們向商業局批准進行翡翠貿易,拉開了90年代瑞麗賭石的序幕。當時瑞麗沒有成型的珠寶市場,玉石大多囤積在當地幾個賓館。每天早上,賭石中間人會在瑞麗市地標大青樹下等待買家,有買家詢貨時,中間人會將買家帶到賓館看貨。當時中間人是交易的核心環節,他們大多是懂漢語的緬甸撣族、克欽族和華僑,在緬北當過采玉人,因此有翡翠貨源且懂行。雖然他們不用真名,且流動性極強,但大部分賭石玩家都會極力討好他們,以獲得內幕信息。據80年代就在瑞麗從事賭石業的W說,他們當時每次到瑞麗都會給中間人帶一些禮物。

90年代中後期,瑞麗的邊貿和娛樂業日漸成熟,吸引了很多外省遊客。他們到瑞麗後,開始接觸到賭石,但很多不懂行。一些緬甸人看到商機開始製作假的翡翠原石,例如把綠色的牙膏塞進原石里,使其打光時透出綠色。或者直接做假皮,模仿高檔翡翠黑烏砂的皮殼,用牙齒咬就像花生皮一般。一時間,瑞麗賭石混亂無比,原先的行家退出,新的投機者開始湧入。

1996年,中國為了規範邊貿,對邊貿政策進行了重大調整;同年,撣邦共和國的坤沙武裝集團向緬甸軍政府投降,軍政府對中緬邊境的邊貿政策進行了重大調整,加上東南亞金融危機的影響,一度令瑞麗進入半休眠期。直至2000年,姐告口岸成為享有免關稅等優惠的「邊貿特區」,這促使翡翠原石生意進入姐告,刺激了賭石的繁榮。

在瑞麗當地的翡翠交易市場,聚集了大量聞名而來的賭石玩家。©瑞麗樣樣好國際珠寶有限公司

進入21世紀,瑞麗出現了第一批珠寶市場,賭石開始進入正規翡翠市場,規模也進一步擴大,在2009年至2013年達到了高峰,原石價格一路飆升。那時候,靠賭石一夜暴富的神話在全中國流傳,吸引了許多投機者來到瑞麗,賭石的時間也從白天延長到夜間,整個瑞麗變成了賭石的不夜城。外來的人大多不懂行,常常輸得傾家蕩產。從那時起,瑞麗的賭石界出現了一句諺語:「一刀窮,一刀富,一刀披麻布(傾家蕩產)」。

2014年開始,瑞麗賭石的高風險性被越來越多人知曉,賭石開始走下坡路。但近年直播的興起將賭石再次推上高峰。

2018年後,很多商家通過直播的方式觸及並吸引了很多全國各地的新賭石玩家,外省玩家大量增加,很多原本就是翡翠愛好者。杭州電子零配件公司的老闆Z先生是翡翠原石直播玩家。最開始他只是在直播間觀看他們鑒定石料,時間長了也開始躍躍欲試。Z先生說:「看他們直播切石頭覺得有種看鑒寶節目的感覺,相當刺激。時間長了,感覺自己也懂一些了,就開始買一點便宜石頭玩玩,現在是越玩越上癮了。」直播消解了賭石的秘密性和地方性,讓更多一般的翡翠愛好者加入的門檻更低,參與感更強。2020年,原石直播頭部商家一晚上銷售額達到100萬元的不在少數。

在直播間里,中國賣家還發展出了各種「表演方式」,讓翡翠顯得更為真實。例如,請緬甸人表演從河裡冒出來,帶來一手翡翠原石;或者請他們說自己是為了拯救病重的家人出售傳家寶翡翠等。為了一步步吸引新手玩家,部分直播商家在顧客下單後,會提出可幫忙加工製作成品,但實際上是在市場上直接購買成品寄給顧客。顧客嘗到甜頭後,可能會繼續升級,逐步轉變成高端玩家。

左:一位女士在瑞麗當地的翡翠交易市場觀看賭石直播,雲南瑞麗,2020。右:某網路平台上的一場翡翠直播。©張方亮

賭石從線下轉到線上,確實也帶來了更多造假的問題。例如微信上的翡翠直播沒有任何監管,不少顧客收到的是假原石,或者付款後根本沒收到原石。近兩年,瑞麗加強了對線上翡翠原石直播的監管,例如,監管部門會不定期抽查各直播基地內的直播間原石,並交由專業機構鑒定,如出現假石料會被立刻關閉。針對原石的爭議和糾紛,也設立了調解委員會協商解決。

瑞麗的線上賭石開展的風生水起,但由於好石料越來越少,線上的高端賭石玩家越來越多,出現了供不應求的情況。大量從事賭石業的商人甚至到台灣、香 港等行家手中高價收購他們在改革開放前收購的翡翠原石,再帶入瑞麗售賣。對於直播帶起的風潮還能持續多久,一些老闆們比較樂觀,但也有小賣家覺得這只是一個風口,過幾年就衰敗了。但他們都同意的是,無論線上線下,賭石還會在瑞麗繼續下去。

本文英文版先發於澎湃新聞旗下英文新媒體Sixth Tone,原文鏈接: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