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金利率波動加大 6月流動性如何?資金面或出現邊際趨緊

  原標題:資金利率波動加大 6月流動性如何

  近期銀行體系流動性的波動幅度較前期已有所擴大,一定程度上引起市場對流動性收緊的擔憂 視覺中國圖

  [ 在業內人士看來,近期銀行體系流動性的波動幅度較前期已有所擴大,一定程度上引起市場對流動性收緊的擔憂。有觀點稱,這主要是由於當前銀行業超儲率較低,使得銀行間流動性環境整體處於偏緊狀態。 ]

  近日資金面的波動再度引發市場關注。先是6月7日,銀行間隔夜資金利率升至2.3%左右,創2月2日以來新高;隨後兩天,隔夜資金利率則出現連續下滑,最新數據顯示,截至6月9日,DR001(銀行間隔夜質押式回購利率)加權平均利率報2.1597%,較前一日下降了2.75BP。

  實際上,自5月底以來,這種波動情況並非首次出現。在業內人士看來,近期銀行體系流動性的波動幅度較前期已有所擴大,一定程度上引起市場對流動性收緊的擔憂。有觀點稱,這主要是由於當前銀行業超儲率較低,使得銀行間流動性環境整體處於偏緊狀態,對季節性、臨時性因素的敏感度有所提升。

  業內的共識在於,短期內資金面仍面臨壓力。就6月來看,中信證券研究所副所長明明表示,全月流動性缺口小,但仍需關注月內的資金波動。考慮到超儲率降低、同業存單到期壓力較大等因素影響,資金面存在波動加大的風險。

  隔夜利率上行引關注

  自5月底以來,資金利率逐步上行,DR001加權平均利率變化較大。尤其是6月7日,資金驟然收緊,隔夜回購利率上行逾12BP報2.31%左右,創四個月新高;DR007(7天期銀行間質押式回購利率)上行逾10BP報2.28%左右,與隔夜資金利率形成倒掛。

  一位城商行資金營運部相關負責人對記者稱,這主要是由於7日是銀行繳準時點,且近期行業超儲率較低,央行連續多日進行零投放,觸發了資金面的收緊,短端利率進一步上行。

  中信證券研究所副所長明明也表示,近期資金利率逐步上行,一方面是季末資金需求旺盛導致的銀行間流動性邊際收緊;另一方面是銀行超儲率降低背景下地方債發行有所提速,加之近期回購市場成交量持續抬升、股票市場上漲帶動資金搬家、同業存單淨髮行規模走低等,共同導致了銀行間流動性的縮減。

  在此背景下,債券市場也現調整。6月7日和8日債券市場出現急跌,中債10年期國債到期收益率共上行5.5BP至3.11%,10年國債活躍券收益率從3.085%上行5.5BP至3.14%,10年國債期貨主力合約T2109兩日累計下跌0.46%。短端利率方面,中債1年期國債到期收益率上行4.5BP至2.4116%,中債1年AAA同業存單到期收益率上行5BP至2.87%。

  對此,明明表示,如果說5月末資金面的邊際收緊沒有引發市場的擔憂是因為市場將資金面波動更多地歸因於季末因素,那麼6月初資金面透露出邊際收緊的跡象則引發了市場的普遍擔憂。

  不過,資金利率上行的趨勢並未持續,近兩日隔夜資金利率已有下滑,6月8日和9日連續兩天回落。最新數據顯示,截至6月9日,DR001加權平均利率報2.1597%,較前一日下降了2.75BP;DR007加權平均利率則報2.2716%,較前一日小幅微漲了0.32BP。

  另在公開市場操作方面,6月9日央行延續了以往的操作風格,以利率招標方式開展了100億元逆回購操作,期限7天,中標利率2.2%,對衝到期的100億元逆回後,實現零投放零回籠。

  光大銀行金融市場部分析師周茂華認為,近期公開市場操作穩字當頭,釋放政策不急轉彎,市場流動性整體保持合理充裕格局。但從國內需求穩步恢復、通脹中樞溫和抬升、貨幣政策將逐步回歸常態、實體利率上升逐步向貨幣市場傳導來看,預計市場利率中樞緩慢抬升,央行會與市場進行充分溝通。

  資金面或出現邊際趨緊

  儘管資金利率已出現回落,但近日資金面的波動加大一定程度上也引發了市場對流動性邊際收斂預期的升溫。

  不少業內人士表示,前期的流動性寬鬆模式發已發生變化。在廣發固收首席分析師劉郁看來,這種變化主要體現在三方面,一是銀行系統可動用資金規模下降;二是伴隨市場風險偏好上升,非銀機構中資金融出的主力貨基規模增長放緩甚至下降,其對市場的資金凈融出量也隨之下降;三是債市槓桿水平上升。

  「從近幾天流動性來看,這些變化導致前期市場資金循環的模式削弱,資金面從穩定轉為波動放大。」劉郁說道。

  前述城商行資金營運部相關負責人也對記者稱,「目前來看,6月資金表現不確定較大,主要是看地方債發行和央行投放的情況,還有銀行信貸投放規模等。總體上,資金面應該不會過於緊張,預計仍是以穩為主,DR007圍繞政策利率震蕩。」

  具體從地方債發行方面分析,據中信證券研報統計,今年1~5月份新增地方政府專項債共發行5726億元,已經完成全年額度的16.51%。假設今年實際發行95%的限額規模,且專項債仍然在10月份前完成發行,則每月需發行約5400億元。「預計專項債發行集中在6~9月份,且供給壓力逐步增大。」研報提到。

  不過,明明同時表示,由於今年地方債發行節奏難以預期,因而流動性缺口的預測難度較大。基於中性假設,預計6月份流動性環境較為平衡,流動性缺口在1000億元左右,相比5月份較小。

  但和之前不同的是,6月同業存單到期壓力較大,同業存單凈融資額的持續萎縮可能導致前期資金循環鏈條受阻,進而影響流動性。據統計,6月共有1.64萬億同業存單到期,到期量從全年來看僅低於3月和4月,續作壓力較大。再加上回購成交金額臨近警戒線,有分析稱,這可能放大資金面波動的風險,或出現邊際收緊。

  另外,銀行超儲率的持續走低也是影響流動性的一大原因。江海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屈慶表示,4-5月份央行沒有額外多放流動性,但是資金寬鬆,那是因為外匯占款多,但由於4-5月份財政上繳規模依然很大,所以到最近銀行超儲率已經較低。一旦央行不額外放錢,資金就會變緊張。

  中信證券測算,4月份超儲率可能降至1.2%左右水平,明顯低於2020年底和2021年一季度末;而5月份超儲率將繼續下行至1%上下,這也是5月末資金利率波動強於3、4月末的原因。

  「6月7日繳準時點更顯示了銀行間資金面的收緊,也反映了銀行超儲率已經處於低位。」明明稱,由於6月流動性缺口較小,預計6月份超儲率可能有所回升,但仍處於低位。低位運行的超儲率使得銀行間流動性環境整體處於偏緊的狀態,對季節性、臨時性因素的敏感度將有所提升。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