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五常黑土地遭盜挖田地現在啥樣?這裏為何賣土不種糧?

原標題:黑龍江五常黑土地遭盜挖田地現在啥樣?這裏為何賣土不種糧?

圖為福太村此前存放盜採來的草炭土的晾曬場地,現已完成回填。 本報記者 沈 慧攝

今年4月,黑龍江五常市發生的破壞盜挖黑土地案件引發多方關注。一時間,黑土地保護成為大家熱議的話題。黑龍江是中國最重要的糧食主產區,東北黑土區更是世界三大黑土區之一。肥沃的黑土地對保障中國糧食安全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時至今日,被破壞的黑土地怎麼樣了?這件事給黑土地保護帶來哪些警示?該如何杜絕類似事件的發生?

黑龍江省五常市因五常大米而全國聞名,不過前不久這裏卻因盜挖黑土地「出了名」。今年3月末至4月初,五常市一起破壞盜挖黑土地案件引發關注。據媒體報導,在五常市沙河子鎮福太村,一些外來承包租戶剝離黑土層,盜挖覆蓋在其下的草炭土進行售賣,涉及土地面積約9.5萬平方米。

如今兩個月過去了,盜採現象有沒有得到遏制?被破壞的農田能否恢復?這裏為何賣土卻不種糧?近日,經濟日報記者來到五常市實地探訪。

被盜挖田地現在啥樣

從哈爾濱乘綠皮火車至五常市,再驅車3個多小時,途經顛簸不堪的山路,記者來到了坐落於山谷間的福太村。剛下過雨不久,福太村一眼望去有些蕭條。

如果不是因為盜挖黑土地案件,這個群山環抱的小山村或許不會走進公眾的視野。公開調查結果顯示,福太村非法開採現場有兩個土坑,一個位於福太村四間房屯以東約1公里處,土地性質為沙河子鎮福太村基本農田,開採面積是60498平方米;另一個位於福太村福太屯東側約500米處,土地性質為山河屯林業局範圍內的水田耕地,開採面積是34946平方米。

「以前就聽說過有挖土的,但在我們這兒還是頭一回。」遇見福太村亮甸子屯一位劉姓村民時,他正推著一台小型農機慢悠悠往家走,「好像是今年春節前後,開始有人在田裡挖土。」

在這名村民帶領下,記者來到距離他家幾十米遠的一塊空地。這塊空地曾是晾曬場,只見上面覆蓋著一層黑黝黝的泥土,一旁的電線杆處還殘留著一個幾立方米的小土堆。據這名村民介紹,此前犯罪團伙把從田裡挖來的草炭土就堆放在這裏,現在這塊場地已經平整完畢,上面那層顏色明顯更深一點的泥土就是後來回填到地里的草炭土。

「眼下,

被盜挖的稻田地已經進行了回填。因為回填時土塊尚未解凍,回填土空隙較大,無法全部還田,所以這裏的農田較相鄰未被盜採的農田,看起來還是矮了差不多幾十厘米。

」福太村福太屯村民田龍告訴記者。

在五常市一個距離福太村60多公里的小村莊,記者採訪了一位上了年紀的婦人。「前兩年村裡就有人自己的稻田不種了,把草炭土挖出來賣。不過現在不讓整了。」提起盜挖草炭土一事,老婦人見怪不怪。記者還隨機採訪了豐收屯、東信屯、寒沖河屯等地的幾位農民。對於非法挖土倒賣一事他們坦言,「以前確實有賣的,但現在查得可嚴了」。可以看到,隨著黑龍江省嚴厲打擊盜採草炭土黑土行為專項整治行動的開展,在五常市盜挖土地現象已得到明顯遏制。

被破壞的農田是否會對種田造成影響?「不幸中的萬幸,

盜採時當地氣溫較低,被挖起的凍土塊未完全解凍,目前已歸還田間。

」據中國科學院東北地理與農業生態研究所研究員隋躍宇分析判斷,「隨著氣溫升高,歸還土塊逐漸融化,加之該區域種植水稻,水稻插秧前需要泡田,可將土壤化為粥狀,使之恢復平坦,預計不會對種田有太大影響。」

為何外包卻不種糧

「不掙錢不划算。」當被問及村裡為何有人寧願外包土地也不種糧時,亮甸子屯的那位劉姓村民給記者算了一筆賬:福太村一畝水田平均畝產水稻1500斤,除去肥料、機械等成本,一年下來可以凈賺兩三百元;但這些租出去挖土的水田,即便用心經營,畝產水稻也就六七百斤,要不就是五六百斤的產量。

同是水田,畝產為何這麼懸殊?答案是土壤類型不同。

主要從事土壤地理學、土壤生態方面研究的隋躍宇曾兩次前往福太村實地調研。他告訴記者,這些遭到盜挖的水田在山腳下,很久以前是片濕地,後來經過開墾成了農田,這便是老百姓口中常說的「垡子地」。因為「垡子地」地勢低洼,田裡水多草多,植物根系、枯枝落葉等在這裏堆積腐爛,時間長了便會慢慢形成薄厚不等的草炭、泥炭層,也就是當地人俗稱的「垡子土」。

「犯罪團伙之所以大費周章雇傭多台挖掘機將水田表層的黑土剝離,正是為了獲取覆蓋在黑土層下的草炭土。」隋躍宇說。

不同於普通黑土,泥炭、草炭土常由半分解或未分解的有機殘體組成,其中有的還保持著植物根、莖、葉等的原形,顏色從未分解的黃棕色,到半分解的棕褐色甚至黑色,其有機質含量多在50%至87%。而該區域農田黑土的有機質含量一般只有3%左右。

近年來,不法分子大肆盜挖田裡的草炭土,主要是用於出售,以牟取利潤。「他們挖出來的『垡子土』,經過粉碎、篩選、包裝等操作,近的運到城裡養花種菜,遠的銷往北京、南方等地。」劉姓村民介紹。

除了養花種菜,水稻育苗也是草炭土的一個重要用途。「不像其他土壤那麼重,『垡子土』質量輕,結構鬆軟,插秧時容易剝離,也不容易散,所以我們常用作育苗床土。」在福太村,不少人家房前屋後會堆放點從自家田間地頭挖出來的草炭土,偶爾也會花錢買點草炭土。「你看,就這麼一小堆,可以用上幾年。」劉姓村民指著自家門口的一堆草炭土告訴記者。

不管是水稻育苗還是養花種菜,草炭土都是好材料,但擁有「垡子地」的農戶卻對它愛不起來。

隋躍宇解釋,這是因為草炭土是低產土壤。草炭土很鬆軟,車和人容易陷進去,只能靠人工插秧,費時費力。不僅如此,水稻插秧前會對稻田進行灌水,由於其密度小,水稻泡田時,表層土壤就會像船一樣漂浮起來;加之草炭土吸水性強,吸水後土壤溫度會降低,特別是春季水稻苗期時不利於秧苗生長,水稻產量低。「從耕地條件方面考慮,農民是願意把草炭土剝離的。」隋躍宇說。

對此,劉姓村民深有感觸,「電視裡的沼澤地見過吧?『垡子地』就跟沼澤地一樣,農機一進田,『啪』一下就陷進去了,還得再找車拽出來」。

在劉姓村民看來,「垡子地」不適合種莊稼,糧食產出量低,如果算上肥料、機械成本可能還會入不敷出。「聽說一畝地外包能給7000元左右,我家是沒有『垡子地』,要是有,說心裡話我也想外包出去。」劉姓村民說。

加大力度保護黑土地

除了五常市,別的地方有沒有破壞黑土地、盜挖草炭土的現象發生?

記者隨機走訪了吉林省梨樹縣和黑龍江省海倫市,在採訪專家、當地政府工作人員和村民過程中,大家一致表示,沒有見到也沒聽說過當地有類似事情發生。一位研究了幾十 年黑土的專家告訴記者,「破壞黑土地盜挖草炭土現象還是少數」。

事實上,不是所有的黑土地都能挖出草炭土。「梨樹縣和海倫市是典型的黑土區域,地勢平坦,無河湖低洼地及山間谷地,不具備形成草炭土的環境和地形條件。」隋躍宇說。

據記者了解,草炭土的形成離不開水,多分佈於冷濕地區的低洼地,在東北地區相較其他黑土類型分佈較少。在中國,泥炭的埋藏量約為270億噸,黑龍江省最多,其次為四川、吉林及遼寧等省。

非法盜挖草炭土事件漸漸平息。然而,這一案件卻為黑土地保護敲響了警鐘。「草炭土不僅能夠起到氣候調節作用,同時也有水文調節功能,在中國是一種重要的礦產資源。一旦被破壞掉,就徹底消失了。」隋躍宇強調。在業內人士看來,盜採草炭土將會使黑土層進一步變薄、水土流失加劇,從而導致土壤肥力下降,糧食產量降低。

「黑土地如此珍貴,但目前在國家層面尚未針對黑土地保護出台專門的法律法規。」隋躍宇認為,更好保護和利用黑土地,當務之急是要儘快推動相關立法,摸清中國黑土地保護現狀,構建黑土地資源清單,對黑土地數量和質量實施動態監測。

與此同時,隋躍宇建議根據黑土地退化程度和退化類型,制定合理的保護區劃,科學保護和利用黑土地;以縣為單位建立黑土地保護利用監測網路,對黑土層厚度、土壤性質、地形地貌、水土流失以及退化污染等情況及時監測;批准建築用地時要求開發商將剝離的表層黑土儲存起來,以便日後用於土地復墾、用作育苗床土等;建立一套合理的獎懲體系,大力表彰黑土地保護利用先進集體和個人,對肆意破壞黑土地的行為加大處罰力度。

(原題為《這裏為何賣土不種糧》)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