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美25名頂級富豪實際稅率公之於眾 0-15%大大低於普通民眾

  原標題:全美25名頂級富豪實際稅率公之於眾 0-15%大大低於普通民眾

  世界扁平而極化。拜登此前的「富人稅」似乎也是雷聲大雨點小。

  當地時間6月8日,調查權力濫用的非盈利新聞機構ProPublica據其獲得的美國國稅局(IRS)大量數據,一封「訴狀」將全美頂級25名富豪釘在了「漏交稅收榜」。媒體的表述稱:世界首富貝佐斯(Jeff Bezos)在2007年未繳納分毫聯邦所得稅,2011年又故技重施,成功避開稅單;2018年,馬斯克(Elon Musk)不僅緊隨貝佐斯成為第二富豪,同樣也複製了後者的避稅邏輯;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與索Rose(George Soros)也均有此操作。

  即便上述富豪通過使用完全合法之策略避開收稅,此事的透明與公開遠遠超過是否合理且合法的討論。而此前擲下一陣波瀾的富人稅,至少到目前看,也還只停留在來自拜登的口頭表態。

秘密稅務數據的披露,正值疫情下財富收入不平等加劇的時期,由此更受關注。視覺中國

  對上述情況,白宮新聞發言人Jen Psaki表示聯邦當局正在調查私人稅務信息的披露,如成立,或將構成刑事犯罪。

  ProPublica官網稱,其獲得的機密稅務信息顯示,美國富人階層正在支付比普通人更低的稅,最為富有的25名美國人平均只繳納了占調整後總收入的15.8%的稅收。如索Rose、扎克伯格、巴菲特等聞名於世的頂級富豪,更是能經由合法渠道將其聯邦稅單縮減到零或無限趨近於零。億萬富翁投資者伊坎(Carl Icahn)兩次如此,而索Rose已連續三年未曾繳納聯邦所得稅。

  「稅務信息是聯邦政府保守得最嚴密的秘密之一,很少有關於個人的細節出現在公共場合」,ProPublica稱,「但我們決定披露一些美國富豪的個人稅務信息,因為只有看到具體數字,公眾才能了解如今美國稅收體系的現實。」

  涉及美國數千名最富有之人逾15年機密納稅申報單里,其中收入、稅收、投資、股票交易、賭博所得,甚至是審計結果均涵蓋其中。也正因如此,輕而易舉得以窺見的是:貧富差距正在擴大,且是加速度的。

  ProPublica指出,美國的億萬富翁採用的避稅策略遠超普通人的能力所及。「前者的財富來自於股票與房地產等資產價值的飆升,然而,根據美國法律,除非他們出售資產,否則這些收益並不在納稅區間內。」

  因此,捕捉美國最富人群的財務狀況,只需要將最富有的25位美國人每年繳納稅款與福布斯估測其財富增長相比較。

  2007年,貝佐斯聯邦所得稅記錄為0,這一年,亞馬遜股價上漲約一倍,貝佐斯個人身家躍升超38億美元。「根據機密稅單,貝佐斯與當時的夫人Scott(MacKenzie Scott)共同申報納稅,前者申報的收入僅為區區4600萬美元,主要為外部投資的利息及股息派利。而他足以從側面投資和各種扣除額中損失的每一分錢來抵消他賺來的每一分錢,比如債務的利息支出和模糊籠統的其他支出類別。」ProPublica稱。

  同樣類似的是,時至2011年,福布斯全球財富榜顯示,貝佐斯個人財富保持在180億美元,但機密報告顯示,貝佐斯卻交了一份虧損納稅申報表,證明其當年投資損失超過收入。根據稅法,因其所賺之少,貝佐斯甚至為自己的孩子申請並獲得了4000美元的稅收抵免。

  在ProPublica 2006年至2018年期間的完整數據中,貝佐斯個人財富增加了1270億美元,但總收入卻為65億美元,而他所支付14億美元的個人聯邦稅也僅僅相當於其財富增長的1.1%(實際稅率)。

  可避稅方面,25位富豪中,公開支持增設富人稅的巴菲特,其「避稅能力」卻在貝佐斯之上。2014年至2018年,巴菲特個人財富增加約243億美元,而他僅繳納了2370萬美元的稅款,真實稅率為0.1%,為富人最低。布隆伯格和馬斯克繳稅分別以1.3%和3.27%的實際稅率位列其後。

  「許多美國民眾靠薪水生活,積累很少的財富」,ProPublica稱,「若他們賺得更多,就把收入的一部分支付於聯邦政府。近年來,美國中等家庭年收入約為70000美元,繳納了14%的聯邦稅。而在2021年,收入超過628300美元的夫妻所得稅率最高,達至37%。」

  對比如此鮮明。按照福布斯榜單計算,2014年到2018年間,25位全美頂級富豪的身家累計增長4010億美元,而美國國稅局的數據顯示,他們於這五年間共繳納了136億美元的聯邦所得稅,實際稅率只有3.4%。

  「我們對最富有的25位美國人稅收數據的分析,量化了如此不公平的稅收體系」,ProPublica表示,「截至2018年底,25位的富豪聯邦稅單為9億美元,對應的25家公司市值達1.1萬億美元。相比之下,若聚集等量財富,需要1430萬普通美國工薪階層的努力。但2014年到2018年,工薪家庭稅後凈資產平均增加約6.5萬美元,而他們的稅單幾乎也一樣多,接近6.2萬美元。」

  面對ProPublica的質問,索Rose發言人聲稱,2016年至2018年期間,索Rose投資出現了虧損,因此沒有繳納聯邦所得稅。貝佐斯及公司代表拒絕接受詢問,Scott尚未回復,馬斯克則是用一個「?」回應最初置評請求,而後再無任何表態。

  ProPublica聲稱,在接下來的幾個月里,將利用其獲得數據,詳細研究超級富豪如何逃稅及逃避聯邦審計機構的審查。

  秘密稅務數據的披露,正值疫情下財富收入不平等加劇的時期,由此更受關注。

  以美國為例,2020年福布斯美國富豪榜前20%富豪總身家達2萬億美元,占上榜人總財富63%。如此極化,以至於拜登政府,一改前任川普政府作風,對稅率的態度硬了起來。

  當地時間4月28日,拜登發表國會演講時表態稱,將向美國收入前1%的富豪加稅,為其大規模基建計劃籌集資金。此計劃下,高收入群體將大幅增稅。

  上述口頭性表態即刻引發漣漪。稅收基金會測算,上述政策一旦落地,美國加州的資本利得稅率將提升至56.7%,紐約州將提升至58.2%,美國資本利得稅水平將成為全球最高。

  時間流逝,上述承諾至此似乎尚停留在口頭上。

  「向富豪增稅」是拜登參加競選以來的口號,而經過如此長的時間,富豪群體自然有所準備。公開資料顯示,從2020年末開始,就有大量美國富豪開始轉移資產或進行重新配置,或填補稅務漏洞,以應對拜登可能實施的加稅政策。紐約威爾明頓信託基金首席財富策略師就曾聲稱,其客戶正在越來越多出售資產和股票,甚至考慮增加慈善捐款。

  此外,稅收基金會預測,若在「新稅」制度下,美國長期GDP增速將減少0.8%,15.9萬個工作崗位將受縮減,平均薪資同時下降約0.7%。更為不公平的是,加稅的成本最終還是由工人承擔。「加稅計劃實施後,收入前1%的富豪稅後收入將下降1.5%,低收入工人的稅後收入將下滑0.5%,中等收入工人對應數值為0.4%。」

  富豪薪資總是可以自由隨性調節。巴菲特一直秉持著低收入習慣,微軟(Microsoft)、甲骨文(Oracle)等公司也不支付股息,谷歌、Facebook、亞馬遜和特斯拉也從不參與分紅。

  然而,根據美國國稅局數據,2018年最富有的25位美國人的薪資為1.58億美元,僅為其在納稅申報表中申報總收入的1.1%,剩餘大體量財富來自股息、股票、債券與其他投資,稅率均低於薪資。

  在一份長達23頁詳細的書面回復中,基於迴避ProPublica的真實稅率計算基礎上,巴菲特為自己辯護稱,「我仍然認為,稅法應該進行實質性的改變,巨大的世襲財富體系不適合我們的社會。」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