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商銀行一正兩副齊辭職:護送銀行回A 曾降薪百萬

  護送這家銀行回A的高管開始更替,「一正兩副」齊辭職,他們曾降薪百萬

  來源:時代周報

  浙商銀行高管迎來「大換血」。

  6月8日晚間,浙商銀行(601926.SH)公告稱,董事會收到徐仁艷提交的辭職報告,其因工作安排需要辭去該公司執行董事、行長、戰略委員會委員及普惠金融發展委員會委員職務,該等辭任自辭職報告送達董事會時生效。

  公告還表示,在委任新任行長前,該公司指定副行長張榮森代為履行行長職務。

  同時,浙商銀行兩位副行長也遞交了辭職報告。公告中稱,徐蔓萱因工作安排需要辭去副行長職務,劉貴山因工作安排需要辭去副行長及首席風險官職務,上述辭任自辭職報告送達董事會時生效。

  時代財經了解到,徐仁艷於2004年加入浙商銀行任副行長,在該行任職已有17年,2018年接替劉曉春擔任行長。

  徐蔓萱2002年加入該行,2016年起擔任副行長、黨委委員;劉貴山則在2007年加入該行,2018年5月起擔任首席風險官,去年3月起擔任副行長。

  高管近年薪酬普降

  時代財經獲悉,徐仁艷自2018年7月起在浙商銀行擔任行長,任期到今年6月止。徐仁艷辭職後,浙商銀行暫時指定副行長張榮森代為履行行長職務。

  浙商銀行一位相關人士向時代財經表示,高管人事變動需提交董事會或股東大會審議,還需經監管審批等法定程序通過,一切以正式公告為準。該人士還稱,目前行內正在在積極推進相關人員的補選工作。

  據時代財經了解,徐仁艷現年56歲,尚未到退休年齡。自2004年5月加入浙商銀行以來,其在該行任職已有17年。2018年4月,時任副行長的徐仁艷接替原行長劉曉春擔任行長一職,後者當時在即將任期屆滿之前「突然」辭去副董事長、行長等一切職務。

  有銀行人士透露,6月7日下午,浙商銀行內部召開領導幹部會議,浙江省委組織部、省國資委代表省委省政府宣布了該行新一屆領導班子人選。

  浙商銀行黨委委員、副行長兼北京分行黨委書記、行長張榮森任黨委副書記,提名出任董事、行長;提議徐仁艷不再擔任董事、行長職務,免去其黨委副書記職務;浙商銀行副行長兼杭州分行黨委書記、行長陳海強提任黨委委員、提名出任董事。上述任職尚需提交董事會或股東大會審議,及銀保監會審核等法定程序通過。

  6月9日上午,時代財經就上述消息向一名接近浙商銀行的人士進行求證,該人士稱屬實。

  時代財經注意到,根據2020年財報,浙商銀行領導班子薪酬出現普降趨勢。

  徐仁艷自2018年任職行長以來,薪酬從555萬元/年降至259萬元/年,三年降近300萬元,降幅達到53%。

  而本次辭職的副行長徐蔓萱的薪酬也由2018年的513萬元降至2020年的213萬元,降幅高達60%;另一副行長、首席風險官劉貴山2020年的薪酬為214萬元,相比2019年下降47萬元,不過較2018年有所增長。此外,浙商銀行其餘3名副行長吳建偉、劉龍、張榮森2020年薪酬都較2019年大幅下降,降幅超50%。

  截至2021年一季度末,浙商銀行資產規模為2.06萬億元,以該項指標進行對比,同期寧波銀行、江蘇銀行的資產規模分別為1.72萬億元、2.5萬億元。對應的薪酬方面,三家銀行中以寧波銀行較為穩定。

  財報顯示,寧波銀行副董事長、行長羅孟波2020年薪酬為290萬元,3名副行長薪酬均為261萬元,與2018年相比基本持平;江蘇銀行薪酬最高的為兩名行長助理王衛兵、李敏,分別達到342萬元、231萬元,均比上年有所增加,該行執行董事、行長季明2020年的薪酬為88萬元,與另外兩名副行長相差無幾,不過較2017年的194萬元降幅超過50%。

  香頌資本董事長沈萌向時代財經分析稱,高管薪酬普降和銀行的整體表現有關。「雖然業績波動不大,但是銀行的潛在風險管理,特別是資產安全性較為外界所關注」,沈萌說道,「另一方面,此前部分國有股份銀行的薪酬體制與國企薪酬管理體制也存在一定程度的錯配。」

  回A以來兩次發佈穩股價措施

  值得關注的是,浙商銀行近年在業績上發展較為順利,領導班子薪酬何以出現大幅下降?

  最新財報顯示,浙商銀行今年一季度實現營收130億元,同比下降3.43%;實現凈利潤46.57億元,同比增長1.04%。截至目前,該行資產規模達到2.06萬億元,比上年末增長12.73%。不過一季度該行的經營活動現金凈流量為-701億元。

  時代財經了解到,2019年11月,浙商銀行從港股回A上市,以每股4.94元價格募得資金125億元,扣除發行費用後凈募資124億元,全部用於補充核心一級資本。不過在11月26日上市首日,浙商銀行股價表現低迷,盤中出現短暫破發。

  而從2020年財報也可瞥見該行回A一年的業績成色。

  2020年全年,浙商銀行實現營收477億元,比上年增長2.89%;實現歸屬於股東凈利潤123.09億元,比上年下降4.76%。業務來看,該行去年利息凈收入370.95億元,比上年增增長7.02%;非利息凈收入106.08億元,比上年下降9.35%。

  資本充足率方面,浙商銀行2020年的資本充足率、一級資本充足率以及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分別為12.93%、9.88%、8.75%,均處於合理區間。

  另一方面,該行2020年不良貸款為170.45億元,比上年末有所增加,不良貸款率1.42%,較2019年的1.37%增加0.05個百分點,較2018年的1.2%增加0.22個百分點。撥備覆蓋率方面,該行2020年撥備覆蓋率為191.01%,較2019年的220.80%減少29.79個百分點,較2018年的270.37%減少79.36個百分點。

  時代財經注意到,截至目前,A股38家上市銀行中,有30家銀行處於破凈狀態,佔比高達78.95%,其中也包括浙商銀行。而今年以來,郵儲銀行、民生銀行、浙商銀行、紫金銀行、青島農商行、渝農商行、蘇農商行、西安銀行、長沙銀行等多家上市銀行均發佈穩股價方案。

  興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華福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魯政委認為,市凈率走低反映了市場和投資者對於銀行的理解,至少在凈利潤增速方面沒有更大的想像空間。未來,銀行業還面臨息差收窄壓力和業務轉型的挑戰。

  值得注意的是,浙商銀行回A上市以來,已經兩次觸發穩定股價措施啟動條件,分別是2019年12月和2021年1月。

  據時代財經梳理,2021年1月4日至2021年1月29日,浙商銀行A股股票連續20個交易日收盤價低於最近一期經審計每股凈資產4.99元,達到觸發穩定股價措施啟動條件;2019年11月27日至2019年12月24日,該股連續20個交易日收盤價低於最近一期經審計的每股凈資產4.94元,達到觸發穩定股價措施啟動條件。

  該公司分別在2019年12月31日和今年2月8日發佈穩股價措施公告,該行11名高級管理人員將以不少於上一年度自本公司領取薪酬(稅後)15%的自有資金增持該公司A股股份,增持金額合計不低於1200萬元、470.07萬元。

  同時,該行監事長於建強和擬任首席審計官姜戎將自願以不少於上一年度自該公司領取薪酬(稅後)15%的自有資金增持公司A股股份。

  截至6月9日收盤,浙商銀行A股報4.01元,微跌0.25%,總市值853億元;港股報收3.87港元,漲幅4.59%,總市值176億港元。自2019年11月掛牌A股至今,浙商銀行跌幅14.76%。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