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不配合疫情防控將受罰 重大突發事件立法修法已啟動

原標題:拒不配合疫情防控將受罰 重大突發事件立法修法已啟動

高考結束,疫情防控也不能鬆懈。6月9日,廣東省教育廳發布通知,要求做好高考後師生服務管理工作。

通知要求,考生家庭居住地在封閉、封控區域外的,5月31日後,師生在校住宿封閉管理連續計算達14天、連續四次核酸檢測陰性(原則上1、4、7、14天,最後一次應為鼻咽拭子核酸檢測)的,可採用嚴格的點對點方式從學校轉運回家,按屬地防疫要求,嚴格居家隔離觀察7天。

任何疫情防控安排都需要納入法治軌道,尤其是需要對個人自由適當限縮之時。除了「14+7」的隔離觀察舉措,全員核酸檢測亦是疫情防控中摸索出的重要經驗,需要得到公眾的配合。

對於擾亂疫情防控秩序的行為,我國《刑法》《傳染病防治法》《突發事件應對法》《突發公共衛生應急條例》等明確規定了相應的法律責任。

當然,在處置重大突發事件中應該同步推進法治政府建設,相應的立法修法工作已經啟動。

拒不配合疫情防控將被處罰

疫情防控過程中,接受流行病學調查是重要的防控舉措。

但在6月8日廣州市疫情防控新聞發布會上,廣州市司法局副局長張建山介紹,出現了少數人不配合流行病調查等情況,違反了我國相關法律法規。

《傳染病防治法》第十二條規定: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域內的一切單位和個人,必須接受疾病預防控制機構、醫療機構有關傳染病的調查、檢驗、採集樣本、隔離治療等預防、控制措施,如實提供有關情況。

6月6日下午,廣州市從化區防疫工作人員,擬對城郊街新城西路某旅館的住客肖某進行現場核酸檢測。經過一個多小時的勸說,肖某仍然拒絕開門配合。此後在準備檢測時,肖某手持鐵叉暴力攻擊現場執法民警,被民警制服並將其傳喚回派出所接受調查。目前,肖某因涉嫌襲警,已被公安機關依法刑事拘留。

「對拒不配合疫情防控的,依法給予處罰。」張建山提到,主要涉及妨害執行公務行為、散布謠言等擾亂公共秩序行為、危害公共安全行為、妨害傳染病防治行為。

配合檢測體溫、出示健康碼、提供核酸檢測證明,這些都是疫情防控的常規動作,卻沒有具體寫入法律,是否人人都應嚴格執行?

答案是肯定的。一名行政法學者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疫情防控需要依法執政、依法行政,但法律規定是原則性的,一般是制定正當程序,將合法性舉措授權給有關部門行使。

張建山在新聞發布會上提到,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后,廣州市及時出台《廣州市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依法全力做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決定》,授權市、區人民政府和市、區防控新冠肺炎疫情工作指揮部根據疫情防控需要,規定臨時性應急行政管理措施或者發布決定、命令、通告等,並報市、區人大常委會備案。

防控舉措要與權益保護相適應

隔離觀察治療同樣是疫情防控的關鍵舉措。「甚至是傳染病防控最直接、最有效、最核心的方法,因此也最需要依法進行。」上述行政法學者說。

《傳染病防治法》第三十九條規定:醫療機構發現甲類傳染病時,應當及時採取下列措施:(一)對病人、病原攜帶者,予以隔離治療,隔離期限根據醫學檢查結果確定;(二)對疑似病人,確診前在指定場所單獨隔離治療;(三)對醫療機構內的病人、病原攜帶者、疑似病人的密切接觸者,在指定場所進行醫學觀察和採取其他必要的預防措施。

廣東省教育廳6月9日發布通知,對學校在封閉區域(含中高風險地區)、封控區域(含中風險地區)內的住校師生,實行精準分類,服務到位。

其中,家庭居住地和學校在同一封閉、封控區域的,各地要協調安排專人專車點對點將師生轉運回家,按所在區域疫情防控工作要求管理。

家庭居住地和學校分屬不同封閉、封控區域的,原則上參照第一種情況處理,點對點轉運時,應加強疫情防控管理,避免中途停留。

因此對於大考結束的高三學子來說,真正的自由需要再耐心等待一段時間,否則需要承擔相應責任。

6月7日上午,廣州市荔灣區民警在巡邏中發現,轄內海南村有3名男子違反居家隔離防疫要求,在海南村2隊魚塘釣魚。經查,這3人違反廣州市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第15號通告中「嚴格居家,足不出戶,執行封閉管理」的規定,被予以治安處罰。

同接受調查、檢驗、採集樣本相比,隔離治療觀察更為限縮個人自由,因此需要保持個人權利和公共利益的平衡。

上述行政法學者認為,相關部門執法時需要秉持比例原則。某種防疫措施的實施是否具有合理性,不僅取決於是否有效,還取決於該措施是否對隔離對象損害最小。《突發事件應對法》 就對此有相關規定。

「只要涉及公共衛生,就會出現公共利益與個人權利的矛盾。在應對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時,對於傳染病病人、疑似病人和與病人密切接觸者所採用的措施在性質、方法和程度上都有不同,因而一定要嚴格按照法律規定採取相應的措施。」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王晨光說。

推動制定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對法

運用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開展疫情防控工作,在處置重大突發事件中推進法治政府建設,已成為我國公共衛生法治體系建設的應有之義。

專家認為,結合此次疫情防控經驗,應將實踐摸索出的防控舉措寫入法律,取得法律依據,同時完善相關法律程序,確保防控舉措科學合理。

王晨光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現行法律規定的應急措施並不完善,因此應吸取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中的有益經驗和教訓,增加並完善應急防控措施,如「居家隔離」「封閉式管理」「閉環管理」等新措施,在法律層面上為這些措施提供依據。

當前,國家衛健委正積極推動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對法的制定,此外,2020年10月,《傳染病防治法(修訂草案徵求意見稿)》發布。

徵求意見稿增加了多項內容,比如,規定居民委員會、 村民委員會應當發揮自治作用, 協助相關部門落實相關防控措施等,從而為社區採取隔離措施提供了法律依據。

再以隔離為例,徵求意見稿作出了多項改變。首先,在隔離治療之外增加規定可以進行醫學觀察;其次,隔離期限由根據「醫學檢查結果」確定改為根據「疫情防控要求」確定;再次,增加了被隔離者的法律義務,即應當主動接受和配合醫學檢查、檢疫、醫學觀察或隔離治療等措施。

「在重大公共衛生事件的緊急情況下,行政執法效率將大大提升。」上述行政法學者說。

(作者:王峰 編輯:林虹)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