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康:不能認為土地出讓金划轉和土地財政調整、房地產稅直接有關

  華夏新供給經濟學研究院院長賈康。攝影/新京報記者 吉喆

  6月4日,多個部門聯合發佈了《關於將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收入、礦產資源專項收入、海域使用金、無居民海島使用金四項政府非稅收入划轉稅務部門徵收有關問題的通知》的具體內容,決定將由自然資源部門徵收的上述四項非稅收入,全部划轉給稅務部門負責徵收。

  如何看待四項非稅收轉入征管划轉稅務部門,這一政策是否會對房地產市場帶來影響?在2021年亞布力中國企業家論壇第二十一屆年會期間,新京報圍繞這些問題採訪了華夏新供給經濟學研究院院長賈康。在賈康看來,僅從現有可得信息看,還不能認為四項非稅收入划轉給稅務部門徵收,就表示土地財政將有調整,這樣的猜測只是反映問題的敏感與公眾中部分人的聯想,需注意看未來有關部門是否有後續舉措。

  也有觀點把土地出讓收入征管的划轉和房地產稅聯繫起來,賈康認為,不能簡單地下這一結論。「客觀上講,有必要在一些房價過熱的城市進行房地產稅的擴大試點,但是否會出台措施,還有待觀察。從出讓金徵收權的變化還看不出來」,賈康說。

  還值得關注的是,近期國家統計局公佈了七普數據,從人口數據看,中國房地產市場未來如何走?對此,賈康認為,中國城鎮化高速發展還有相當大的空間,未來一二十 年全國一些中心區域城市的房價可能繼續會呈現上揚曲線的基本模樣。「當然,在有些資源枯竭、人口凈流出的城市,房地產市場會走下坡路。」賈康補充。

  華夏新供給經濟學研究院院長賈康。攝影/新京報記者 吉喆

  「現在還不能認為土地出讓收入徵收划轉和土地財政將調整、房地產稅有直接關係」

  新京報:這一稅務徵收政策引發各界關注,你如何看這一政策?

  賈康:這個事情引發了各方的高度關注,但事情本身其實很簡單,就是非稅收入在陸續歸稅務部門管。比如,在這個事情之前的2018年,有關部門發佈文件,城鄉居民基本養老保險征繳職能由人社部門轉到稅務部門,這次四項非稅收入划轉給稅務部門徵收,和2018年的模式是一樣的。為何要歸稅務部門徵收呢?我覺得從直接作用看,可以提高繳費的規範性,稅務部門執法權更踏實、更有力道。從管理成本上看,稅務部門徵收工作的固定成本早已支付出去,划轉後雖然增加了稅務部門的業務量,但是實際增加的成本有限,同時又一勞永逸地抹去了原來部門辦理征繳的固定成本。整體看,這一舉措實際降低了公共部門的管理成本。

  很多人聯想或者發議論說,歸稅務部門徵收以後是不是後面的體制要調,土地財政以後會不會有一些調整?這有待於有關部門給出更多的信息。我覺得這麼猜的意義不大,先不要急於下這個結論,咱們等等看未來有關部門有沒有後續的舉措。

  新京報:還有很多人把這次的土地出讓金稅務征管政策和房地產稅改革聯繫到一起。

  賈康:還不能輕易下這個結論。房地產稅已經討論了很多年了,前段時間多個部門召開房地產稅改革試點工作座談會,聽取部分城市及部分專家學者對房地產稅改革試點工作的意見。那這次會議傳達出什麼樣的信號?比如,是不是意味著有關部門在考慮房地產稅在稅收法定軌道上推進不理想、房地產稅遲遲無法有動作的背景下,能不能發掘一下房地產稅此前在重慶上海兩地的制度創新的潛力,會不會有新的地區加入試點城市行列?我覺得對於這些,我們可以拭目以待。

  新京報:據你的判斷,在未來幾年會不會在一些房價過熱的城市進行房地產稅的擴大試點?

  賈康:我覺得,客觀上講,有必要在一些房價過熱的城市進行房地產稅的擴大試點,但是有關部門是否會出台措施,還有待觀察。所以,雖然我認為有必要擴大房地產稅的試點,但是現在還不能輕易下結論說未來幾年會在熱點城市進行房地產稅的擴大試點。

  新京報:十四五期間,房地產稅會不會有一些實質性的推進?

  賈康:應按照本屆人大的說法來兌現,我認為應該啟動房地產稅的立法。

  「未來一二十 年中心城市要準備好接待幾億人從農村區域流入」

  新京報:近期國家統計局公佈了七普數據,從人口數據看,你對中國房地產市場的判斷是怎樣的?

  賈康:人口和房地產市場是有關係的,比如家庭結構、人口結構、人口的流入流出都會對市場帶來影響。目前很多省會城市的人口還是流入的,中國已經有了十幾個千萬人口規模以上的中心城市,我覺得這次中心城市代表著中心區擴張趨勢還沒有走完。

  我的基本判斷是,中國當前真實的城鎮化水平也就是50%,還有20個點的高速發展階段的上升空間,如果城鎮化率一年上升一個點,那也得走20年。可以說,中國城鎮化高速發展還有相當大的空間,房地產業在這個過程中還會繼續成為中國經濟的支柱產業。未來一二十 年城市要準備好接待幾億人從農村區域流入,特別是中心城市,這都會給不動產的需求與供給帶來影響。如果在未來一二十 年城鎮化的發展過程中,不出現特別大的問題,比如戰爭等問題,全國一些中心區域城市的房價仍會呈現上揚曲線的基本模樣。最典型的,比如北上廣深這些城市的住房均價,在未來10年至20年間仍會走成上揚曲線。

  當然,在某些地方的城市,在資源枯竭以後,其經濟景氣水平一落再落,隨著人口的凈流出,空置房子越來越多,房價是下滑的。在有些人口凈流出的城市,房地產市場是走下坡路的。不過,這樣的情況在全國不具有廣泛代表性,更多的地方對住房的需求會是繼續上升的,全國更多地方的房地產市場仍會較高速地發展。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侯潤芳 攝影/新京報記者 吉喆 編輯 岳彩周 校對 盧茜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