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辦公室資產配置「搖擺式」頻率加強:遠離加密數字資產,還是 重回黃金懷抱?

原標題:家族辦公室資產配置「搖擺式」頻率加強:遠離加密數字資產,還是 重回黃金懷抱?

「來得快,去得更快。」一位歐美富豪家族辦公室管理人趙誠(化名)向記者透露。

隨著比特幣跌至3.4萬美元/枚附近,較歷史高點大幅回落約50%,本周以來,多位歐美富豪已要求他清倉家族辦公室里的加密數字資產。

在一家全球大型家族辦公室資產配置部主管看來,歐美富豪的態度驟變,主要受到三大因素影響:一是近日美國司法部成功追回5月發生的美國科洛尼爾輸油管道公司(Colonial Pipeline)遭黑客襲擊及勒索案件中的「大部分贖金」(主要是約63個比特幣),令加密數字資產的匿名性與去中心化優勢驟降,不少富豪意識到配置加密數字資產是無法隱藏財富的;二是美國國稅局(IRS)要求國會給予法定授權,以便前者收集價值超過1萬美元的加密貨幣轉賬信息,令富豪們預感到加密數字資產交易將面臨巨額稅收,相應的投資回報率大降;三是比特幣等加密數字資產價格大跌,令他們預感到這波牛市行情已宣告結束。

在撤離加密數字資產之際,越來越多歐美富豪紛紛重投傳統抗通脹品種——黃金的懷抱。

「近期不少歐美富豪建議我們將黃金的配置比例,從低配改成標配。」趙誠指出,這背後,一是在通脹壓力升溫情況下,黃金成為受益者,二是此前黃金價格漲幅遠遠低於其他金融品種,令這些富豪「相信」金價被低估。

「但是,僅靠增持黃金未必能解決富豪們的新收益要求。」上述全球大型家族辦公室資產配置部主管指出。隨著通脹壓力升溫,不少歐美富豪更看中家族辦公室資產配置的實際投資回報率(即名義收益率-通脹率),並希望年化實際回報率能達到4%-5%。

這意味著在通脹壓力下,家族辦公室資產配置的名義回報率需超過10%才能達標。

 比特幣被視為「風險資產」

近期一系列趨嚴監管措施,正令越來越多歐美富豪對比特幣等加密數字資產的認知出現180度大轉變。

此前,多數歐美富豪都將比特幣視為獲利豐厚的投資品種,如今他們則將比特幣視為「風險資產」。尤其是美國司法部成功追回5月發生的美國科洛尼爾輸油管道公司(Colonial Pipeline)遭黑客襲擊及勒索案件中的「大部分贖金」,更讓他們通過持有加密數字資產隱藏財富的希望「破滅」。

記者多方了解到,此前部分歐美富豪之所以強烈要求配置加密數字資產,主要是看中其匿名性與去中心化優勢,從而隱藏自己的部分財富。如今隨著各國加大對加密數字資產交易流向的密切追蹤,這條隱藏財富路徑已漸行漸難,導致他們乾脆清倉加密數字資產。

前述全球大型家族辦公室資產配置部主管則認為,相比監管趨嚴,促使富豪離場的最根本原因,還是加密數字資產的賺錢效應消失。

「儘管我們看到部分富豪仍在抄底比特幣,但買入力度較年初明顯下降,因為他們不再指望靠加密數字資產博取短期翻番回報。」他表示。此外這些富豪已不同意動用家族辦公室資產投資比特幣,避免後者價格大跌導致家族辦公室財富縮水,影響未來的財富傳承分配安排。

 重投黃金懷抱遭遇收益挑戰

記者多方了解到,在遠離加密數字資產之際,越來越多富豪開始重拾傳統抗通脹資產——黃金的投資熱情。

「近日在下半年資產配置策略解讀會議上,眾多歐美富豪都認可將黃金持倉從原先的低配調升到標配,甚至個別富豪直接提出若通脹壓力快速上升,可以採取超配黃金策略。」趙誠指出。這驅動不少家族辦公室開始增加黃金的資產配置。

世界黃金協會發佈的最新報告顯示,5月,全球黃金ETF總持倉增加61.3噸(約合34億美元),扭轉此前連續三個月的凈流出趨勢。其中,北美與歐洲的資金凈流入相當高。其中,北美地區黃金ETF持倉增加34.5噸(約合21億美元),歐洲黃金ETF的持倉增加31.2噸(約合16億美元)。

「究其原因,是越來越多歐美富豪意識到全球通脹壓力正在升溫,在新興抗通脹品種——比特幣等加密數字資產價格暴跌情況下,他們轉而選擇黃金對沖通脹風險。」他表示。

記者獲悉,為了儘可能提升資產組合回報率以跑贏通脹並滿足富豪的新收益要求,眾多家族辦公室主要配置美國低成本黃金ETF,令這類黃金基金資金凈流入額大增。

世界黃金協會的數據顯示,5月美國低成本黃金ETF實現8.3噸凈流入,占當月全球黃金ETF凈流入總量的13%。目前,低成本黃金ETF的黃金總持倉達到181噸,約佔全球黃金ETF市場總量的5%,一年前這個數字還不到3%。

所謂低成本黃金ETF,主要是指在美國設立、交易,且年度管理費率及其他費用(如固定成本)不超過20個基點的黃金ETF開放式基金。

(作者:陳植 編輯:李伊琳)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