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象流浪,是為了找到更好吃的「東西」

亞洲象的保護區並不少,實際上可能只是適宜大象生存的空間相對減少了。

全文2750字,閱讀約需5.5分鐘 

▲小象擠在大象中間睡覺。圖源/新京報網

文/張田勘(專欄作者)編輯 馬小龍 實習生 葉可慧 校對 陳狄雁

引發持續關注的象群北遷事件有了新動態。據當地消息,北遷象群於6月8日23時15分進入玉溪市易門縣十街鄉,省級專家組已轉場易門現場指揮部。

截至6月9日11時,象群在玉溪市易門縣十街鄉休息。離群獨象目前位於昆明安寧市的林地內,距離象群直線距離12公里。目前,人象平安。

象群為何要「出走」?

不要問象群要到哪裡去,象群或許自身也沒有搞明白,當然人類也無法獲得肯定的答案。圍繞這個象群的遷徙,近一段時間各方專家都談了看法,提供了觀點、分析和證據,而且還有一些科學報告發表。

北京師範大學全球共同發展研究院的一個團隊於2020年6月、8月兩次赴雲南開展調研寫成了一份比較全面的報告,指出亞洲象的「出走」是人類過度活動與過分干預造成的。棲息地破壞,經濟林擴張,基礎設施建設加快與食物源工程的發展,使得亞洲象活動的「孤島」效應加劇,60%以上的亞洲象長期「流浪」在外。

雖然這是一份實地調查報告,而且總結的原因比較全面,但也並非得到完全認可,而且有不同意見。歸結起來,亞洲象流浪到底是因為棲息地減少了,還是亞洲象增多了,以致原有的棲息地不能滿足它們的生存,都值得繼續探討。

大象對生存環境是有較大的適應性的,如果以其活動範圍來定義其棲息地,全球大部分地方都可能是它們故鄉。非洲象覓食一年要行走16000多千米,換算下來,每天要行走44千米。亞洲象差一些,每天也要行走10多千米覓食。

因此,從廣義上或絕對的棲息地而言,地球大部分陸地都應當是大象的棲息地。由此看來,各方專家提出的亞洲象的「棲息地減少了」只是「相對棲息地減少了」。

有專家稱,近20年間,中國野生亞洲象的棲息地面積縮小了40%以上。但為了保護亞洲象,從1958年至今,中國在亞洲象分布區或潛在分布區建立了11處自然保護區,形成以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為主,地方級自然保護區為補充的亞洲象自然保護地網路。

因此在中國,亞洲象的保護區並不少,實際上可能只是適宜大象生存的空間相對減少了。

象群需要什麼樣的生存環境?

大象生存需要豐富的自然水和植被資源,還有休息和嬉戲玩耍的地方。對亞洲象而言,具體的生存要素是,森林、植被、泥潭、硝塘。

大象在密林中休息;從植被中獲取它們喜愛的食物,如野芭蕉、粽葉蘆;在河流和泥潭中洗澡;從硝塘中獲取食鹽,缺一不可。但現在大象還喜歡取食人類種植的莊稼,這顯然也是亞洲象遷徙的一個重要的新變數。

如果以前四者為亞洲象的傳統生存需求,就涉及棲息地的相對不足。根據北師大王宏新教授團隊的調查,從1975年-2014年,亞洲象分布區的天然林面積從69.31%減少到57.81%,農田面積從21.13%減少到6.45%,但是橡膠林擴大23.4倍,分別在1975年和2014年占亞洲象分布區面積的0.52%和12.71%;茶園面積擴大2.5倍,從8.77%增加到22.01%。

橡膠林的擴大導致灌木、竹闊混交林覆蓋的平整山谷及海拔1000米以下的山腳等亞洲象適宜棲息地急劇減少,當前面積已不足1975年的1/3。

因此,表面上看,橡膠林擴大了綠色植被,但是只能生長橡膠樹單一植物,適合於亞洲象的植被和食物相應減少,因此橡膠林有一個外號叫綠色沙漠。

但也有西雙版納當地人並不認同這種觀點。1949年前,大量野象遷往西雙版納,但西雙版納土地面積僅為2.7萬多平方千里。即使如此,野象也從當時的幾十頭繁衍到了現如今的約300頭。

歷史上西雙版納種橡膠樹最早是20世紀50年代,此後70年代知識青年到西雙版納,擴大了種植面積。到了21世紀初,當地農民脫貧致富種植橡膠樹,但這幾十 年時間,野象也未北遷過。

有專家把亞洲象北遷或四處遷徙的另一個原因歸結為大象保護區內種植的另一種經濟作物——砂仁,它既是中藥,也可以做香料。

從20世紀90年代開始,除了保護區,西雙版納很多有熱帶雨林的地方都種植了砂仁。為了種砂仁,需要把林下的幼樹草本植物全部清除掉,以免它們跟砂仁競爭陽光和養料。由此既導致熱帶雨林無法更新和棲息地質量變化,也造成大象所喜愛的植物減少。

但即便如此,也還沒有砂仁和茶樹種植過多直接導致亞洲象食物減少的研究結果。因此,這也只是一種假說。

另一個需要關注的情況是,雲南當地不只是要保護大象,還要保護其瀕危珍稀動物,如綠孔雀、長臂猿和其他小動物。因此,即便是當地保護區適宜大象生存的相對棲息地減少了,也需要全盤考慮,未來完善保護區不只是考慮大象的生存。

人力致象群棲息地碎片化

不過,唯一一個沒有異議的意見是,適合於亞洲象的棲息地碎片化,難以讓它們在舒適區中覓食,才不得不走出保護區。

例如,水電站的建設淹沒了亞洲象遷徙通道。從2007年開始,瀾滄江上建瀾滄景洪水電站,水位上升,導致象群的遷徙通道被淹沒。它們原來的生活區域被阻隔,只能在西雙版納州勐海縣與普洱市瀾滄縣境內活動,因此被命名為「瀾滄勐海象群」。

當地保護區的象群分佈不均也造成了一些亞洲象生存空間的相對逼仄。當地觀察員曾觀察到,西雙版納自然保護區的勐養最多一天有80頭亞洲象,尚勇有50頭,勐臘有38頭,其他大概有20多頭。

而且,有森林的地方不一定有大象,如勐侖、易武、布龍、納板河自然保護區和幾個新建的保護區(納板河、布龍和易武)均沒有大象分佈。因此,如果能讓大象能均勻分佈於保護區,也是擴大其生存空間的有效方式。

由於自然遷徙通道被阻隔,也造成亞洲象向人類種植的田地和居住地移動,逐漸與當地居民「親密接觸」。這樣一來又產生了一個假說,導致亞洲象的口味提升,食性改變。

大象可以食用的植物和果實有100多種。但嘗到了農田中好吃的玉米、水稻和番木瓜等,它們也不願意再吃口味不好又難咀嚼的芭蕉葉、竹葉。

在西雙版納植物園內有一個南遷的「缺耳朵」亞洲象家族,就奉行新的生活方式:早上進入有水潭的地方,在水潭周圍密林中躲避陽光,晚上出來有序成片地吃農民種的玉米,連續10多天都如此。

所以,大象流浪是為了找到更好吃的莊稼,而且大象在旱季(10月到來年4月)食物相對匱乏時,都會外出森林找吃的。勐養保護區的象群會向東南西北幾個方向向外遷徙,不是只向北流浪。

了解了這些情況,其實我們也對亞洲象的歸宿有了一定的概念。當然,還需要科學研究作為根據,一步一步地調整人與大象相處的策略——雲南當地的保護區是否夠大象棲息之用,如果不夠該如何擴展?同時,如果棲息地夠用,如何在保護區內擴大種植大象愛吃的植物,都需要調研才能找到解決辦法。

而在維持亞洲象野性的同時,也要保障人的生存需求,達到人、象和環境多贏。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