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坤資產迷局:投資項目和所涉訴訟被疑虛假,巨額投資流向成謎

原標題:弘坤資產迷局:投資項目和所涉訴訟被疑虛假,巨額投資流向成謎

私募機構弘坤資產正在經歷一場風波。

弘坤資本此前通過債權的形式參與到高能系的資本局與潤恆物流IPO的財務運作當中,先後將高能系旗下三板掛牌公司高能時代、智勝化工和智核科技納為己有,並掌握了潤恆物流的部分股權。

當兌付承壓,資金池運作出現裂隙,弘坤資本債轉股未全部完成,又被質疑掏空掛牌公司高能時代募集資金而陷入虛假訴訟風波,近日更是被爆料人和投資人指出涉嫌虛構投資項目,漩渦中的弘坤資產何以解局?

投資項目被質疑係虛構,超7.6億元資金流向不明

近日有爆料人向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反映,弘坤資產募資過程中出示給投資者的募投項目並不准確,有虛構之嫌。

爆料人提供的基金情況材料中,弘坤-匯聚2號二期基金募集的基金規模為2.29億元,年化收益率在9%-9.5%之間,本期基金主要投資於華夏幸福嘉善新城項目公司的建設開發等。資金閑置期間可以投資理財產品。

位於嘉興市嘉善縣南部的嘉善產業新城,是華夏幸福布局長三角最早進入的區域之一。不過,經記者通過華夏幸福方面經辦層與公司層面多方交叉驗證,弘坤資產並未參與到華夏幸福嘉善新城項目。5月17日,華夏幸福方面對記者表示,負責華夏幸福嘉善新城項目的多位領導均不知曉弘坤資產與華夏幸福嘉善新城項目有資金往來。

除了弘坤-匯聚2號二期基金,弘坤-金鼎1號基金也有類似疑惑。該產品的存續期為2019年12月28日-2020年4月11日,募集資金的規模為2.77億元,主要投資於新余盛海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的有限合夥份額,最終投資於上海圻塏實業發展有限公司的股權,後者將收購珠海招商地產持有的Wall瑪珠海前山店物業資產,退出方式為珠海招商地產或指定方受讓股權。

珠海招商地產目前已經更名為珠海市正勝物業管理有限公司,深圳招商房地產有限公司於2019年11月25日退出了股東之列,上海圻塏實業發展有限公司未曾出現在股權變更的名單上。5月18日,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致電珠海市正勝物業管理有限公司,其負責人表示,自己從頭到尾一直負責該公司項目,從未聽說過上海圻塏實業發展有限公司,也未曾接受其股權投資。

弘坤-平湖1號的投資人也對自己投資的資金流向產生了疑問。弘坤資本先後通過弘坤-平湖1號項目募集資金超2.56億元,基金主要用於認購新余盛雲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的有限合夥份額,最終投資於張江平湖科技園內基礎設施項目。

工商資料顯示,2017年12月14日,新余盛雲與張江科技園發展有限公司共同成立了平湖創弘實業有限公司,各持股50%,法定代表人為俞中華,註冊資本為5億元。至今雙方股東實繳出資額均為0元,平湖創弘也未存在相關的社保信息。有私募人士對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表示,從上述信息來看,存在著虛假項目的可能,雙方持股50%的情況下,該公司正常經營的過程中可能出現無掌權者的狀態。

5月23日,上海市張江科技園發展有限公司方面對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表示,雙方確實一起成立了平湖創弘實業有限公司,但由於新余盛雲方面的資金並沒有到位,便終止了相關的合作,平湖創弘實業有限公司也一直擱置,沒有相應的業務運行。

目前,弘坤-平湖1號項目仍未清算,大部分投資者的資金也未及時兌付。

弘坤資產的實際控制人林轅對虛構投資項目堅決否認,並對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表示,以上三個項目系擬投項目,或者說只是宣傳材料上的擬投項目。林轅表示弘坤資產經營產品系主動管理型產品,合約上有明確的約定。就平湖聯合項目來講,平湖聯合是一個投資範圍,其範圍是很廣泛,與園區相關的項目,包括招商引資的相關項目都在其投資範圍內,上述其他兩個基金也存在類似情況。

但張江科技園發展有限公司方面對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表示,由於第一次合作沒有達成,張江科技園發展有限公司也和弘坤資本方面沒有進行其他相關的合作。

有弘坤-匯聚2號投資人提供給記者的合約顯示,該基金的投資範圍為商業銀行理財產品、銀行存款(包括定期存款、協議存款和其他銀行存款)、信託計劃、基金子公司特定客戶資產管理計劃、於基金業協會官方網站公示已登記的私募基金管理人發行的私募基金。對此,私募行業內人士告訴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推介項目為地產項目,而弘坤-匯聚2號的基金池投向的是金融項目,與推介時的情況相違背,已經是違規行為。

將高能系旗下高能時代和智勝化工納為己有,高能時代恢復上市夢碎

始創於1971年的智勝化工已有50餘年歷史,2001年,智勝化工經歷了國企改制,變更為股份制企業。2011年,智勝化工引入了新股東高能控股有限公司(下稱「高能控股」),2017年完成增資擴股之後,高能控股持有智勝化工52.4827%的股權,高能控股的實際控制人王清忠也成為智勝化工的法定代表人。

2018年,高能控股的資金危局蔓延開來,智勝化工也被捲入其中。

同是王清忠控制下的公司高能財富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下稱「高能資管」)是新三板掛牌公司高能時代的控股股東,高能時代的前身是*ST炎黃,2013年3月,*ST炎黃作為A股市場首批退市公司進入老三板,2015年,已經完成更名的高能時代以1.76億元的價格收購華友世紀等8家公司100%股權,重新上市的意圖明顯。但2018年8月,隨著高能時代半年報難產,高能時代及高能控股的危機浮出水面。

同樣在2018年8月,時任智勝化工的監事吳文欽向永安市公安局報案,案由為王清忠之子王雲實際控制智勝化工,通過偽造合約的方式以公司名義從銀行套取貸款,違法侵佔資金,並違約擔保,將資金引入高能集團體系內循環,掏空智勝化工等。

吳文欽在報案書中表示,2015年5月29日,王雲通過其實際控制的安勝化學哈密合成新材料有限公司向中國銀行哈密市分行借款6500萬元,在其他股東及董事完全不知情,未經股東大會決議和董事會決議的情況下,擅自以智勝化工名義為該筆借款提供連帶擔保。

2018年5月,中國銀行哈密市分行將安勝化學哈密合成新材料有限公司、高能控股有限公司、高能順興實業股份有限公司、智勝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王清忠、王雲、袁霞一齊告上法庭,申請了財產保全。

吳文欽在報案書中表示,為確保公司正常運營,智勝化工不得不與中國銀行哈密市分行達成和解協議,履行擔保義務還款,並承諾還款計劃。王雲等人的行為給智勝化工造成了巨額的財產損失。

不過,接近高能集團的知情人士對新京報記者道出了不同說法,王雲並沒有掏空智勝化工,相反智勝化工是一個非常好的企業,在當時王雲的管理下才有這樣的成績。

但在2018年,高能集團體系公司的借款方爭先保全資產。其中,弘坤資產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下稱「弘坤資產」)首當其衝。

2016年7月,弘坤資產與高能順興實業集團有限公司(下稱「高能順興」)簽署了編號為「HKGNJK201601」的《借款合約》,由弘坤資產向高能順興提供預計為不超過4億元的借款。根據《借款合約》,首筆借款合約應高於或等於3.2億元,2016年7月29日,弘坤資產向高能順興發放了3.2億元的借款,借款期限為18個月,各項借款前12個月的借款利率為年化單率12%,後6個月的借款利率為年化單率18%。

值得注意的是,弘坤資產借款給高能順興之後,與高能順行關聯方高能財富簽訂了兩份《股份出質合約》。

2016年7月10日,弘坤資產與高能財富公司簽訂《股票出質合約》,約定為確保《借款合約》的履行,高能財富將其持有的江蘇高能時代在線股份有限公司1億股股票及其派生權益質押給弘坤資產。

2017年6月17日,弘坤資產與高能財富公司簽訂《股份出質合約》,約定高能財富將其持有的智勝化工2.36億股股份及其派生權益質押給弘坤資產。

接近高能集團的知情人士對新京報記者表示,弘坤資產與高能財富從明面上看是借貸關係,但是實際的話只是一個商業經營手段而已,名債實股,弘坤資產以借款形式借錢給高能財富,雙方一起促使高能時代恢復上市,之後弘坤資產將其化作股權,補充智勝化工的股權質押,是考慮到高能時代的大股東股權一旦被質押,恢復上市將受阻。

弘坤資產法定代表人林轅對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表示,弘坤資產與高能順興之間的兩份《股份出質合約》是同時簽訂但不同時間辦理的(股權質押),與高能時代的恢復上市無關。

在高能順興沒有歸還借款的情況下,弘坤資產向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並申請凍結高能財富持有的智勝化工2.36億股股份。

2018年8月2日,弘坤資產向永安市人民政府發送了《關於請求政府支持和保護智勝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穩健經營、抵制資產流失的函》,函件中表示,目前高能財富的實際控制人王雲已經涉及刑事案件被限制人身自由,據知,已有跡象表明原股東高能財富及其代表之前已經採取造假等明顯違反刑法、公司法的手段,惡意變更公司董事人員名單,並騙取智勝化工的擔保,已給智勝化工造成巨額損失。

弘坤資產表示,公司有意願通過以股抵債的方式獲得智勝化工上述質押股權並在必要時追加投資,同時,弘坤資產在公司介紹中稱,公司是以直接投資或間接投資為手段,通過中期、長期運作,促使目標企業上市或兼并重組為目的,最終實現目標企業增值。

2020年5月19日,王清忠等人已經退出智勝化工的董事名單,林轅等人入主董事會,智勝化工的法定代表人由王清忠變更為林辰生。知情人士對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表示,林辰生系林轅的父親。

出借給高能順興的資金金額巨大,弘坤資產的資金哪裡來?裁判文書網顯示,弘坤資產在質證意見中表示,其出借的資金來源合法,其中部分資金系小投資者委託弘坤公司代為理財。但林轅卻對其資金來源有小投資者委託弘坤公司代為理財的說法表示了否認,並表示一切以裁判文書網披露為準。

作為一家私募機構,弘坤資產是否能夠為投資者代為理財,北京德恆律師事務所劉安邦律師對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表示,私募機構是沒有放貸資質的,且面臨監管部門嚴格的債權投資限制和行政監管。

2019年7月16日,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針對高能財富持有的智勝化工2.36億股股份發佈了司法拍賣競買公告。同年12月12日,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下發執行裁定書,上海弘鈦網路科技合夥企業(有限合夥)(以下簡稱「弘鈦網路」)以14483萬元的最高價競得。高能財富持有的智勝化工2.36億股股份的所有權及相應的權利歸弘鈦網路所有。

企查查數據顯示,弘鈦網路成立於2016年6月21日,成立之初,弘坤資產持股99%,為其最大股東,半年之後,弘坤資產退出。數次增資擴股後,弘鈦網路股東有九家,其中弘坤資產通過第二大股東上海弘耀信息科技中心(有限合夥)和新余盛可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合計持有弘鈦網路25%左右的股權,其餘股東也均與弘坤資產關係密切。

弘坤資產為何又會在智勝化工股權拍賣時通過弘鈦網路接手呢?上述接近高能集團的知情人士表示,這也反證了智勝化工的資產是優質的。林轅對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表示,當時弘坤資產接手智勝化工的時候,智勝化工是一家歷史悠久的企業,運行一直比較平穩。

但在弘坤資產接盤智勝化工之後,智勝化工的經營狀況似乎並不算好,2021年4月1日,智勝化工再次因民間借貸糾紛被列為被執行人,執行法院為哈密墾區人民法院,執行標的為1511.18萬元。

高能時代的情況也並不算好,弘坤資產的進入引起了控制權的不穩定,5月7日,高能時代公告顯示,公司無法按期披露2020年年度報告及2021年第一季度報告。除前述事項,截至本風險提示性公告發佈之日,公司未披露2018半年度報告、2018年第三季度報告、2018 年度報告、2019年第一季度報告、2019半年度報告、2019年第三季度報告、2019年度報告、2020半年度報告、2020年第三季度報告。高能時代恢復上市夢難圓。

是放貸還是明股實債?弘坤資產參與潤恆物流IPO資金來源成謎

在弘坤資產接手高能系資產的過程中,多位與高能系相關的知情人士對於弘坤資產的資金來源表示了質疑,同樣的質疑也出現在江蘇潤恆物流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潤恆物流」)與弘坤資產的債務糾紛中。

潤恆物流的創始人為畢國祥,其為人熟知的另一個身份系雨潤集團的創始人之一,後離開雨潤集團。工商信息顯示,2007年1月24日,潤恆物流成立,註冊資本為88192萬元。目前,畢國祥通過其前期成立的南京國寧投資管理有限公司間接持有潤恆物流43.24%的股權,為潤恆物流的實際控制人。

潤恆物流官網顯示,潤恆物流總部位於南京,是以冷鏈為核心,集線上、線下深度融合的現代農產品流通平台運營商。截至2017年,集團總資產逾300億元,線上線下交易平台累計完成交易量超2000萬噸,年交易額突破3000億元;全國已運營及在建冷庫容量達380萬噸,位居中國冷鏈百強企業前列。

潤恆物流發展壯大之後,開始謀求上市。在潤恆物流擬上市的過程中,不得不提到一個人—劉響東。企查查信息顯示,劉響東為尚信資本管理有限公司的實際控制人,間接持股23.44%,

據媒體此前報導,2010年之秋,畢國祥與劉響東相識於長江商學院CEO班,又有著共同的家鄉情誼。「想當初他說幫助我的企業去上市,去走資本發展之路。2015年起他拉著一幫所謂的資本高手、金融專家過來,做策劃、搭架構、搞盡調、請中介。前後折騰1年有餘,但後來卻無疾而終。」畢國祥當時接受採訪時說。

在潤恆物流擬上市的過程中,2014年12月到2015年8月期間,江蘇潤恆旗下企業向弘坤資產以及劉響東控制的尚信資本分10次借款本金共計4.57億元,使用資金期限分別為7天至7個月不等。上述知情人士對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表示,弘坤資產是通過劉響東的介紹參與到潤恆物流上市的。公開資料顯示,彼時,弘坤資產的法定代表人為庄科明,庄科明與劉響東共同在蒙水股份任職。弘坤資產官網顯示,2017年9月30日,劉響東現身弘坤資產五周年慶典上。

巧合的是,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官網顯示,2014年9月21日、2015年1月11日和2016年11月24日,弘坤資產先後發行了弘坤物流發展基金1期專項資產管理計劃、弘坤物流發展基金2期專項資產管理計劃和弘坤物流發展基金4期專項資產管理計劃,目前三隻基金均已清算。

弘坤資產官網顯示,2014年9月21日,弘坤資產成功發行首只契約型私募產品—"弘坤物流發展基金1期"。本基金募集規模6000萬元,主要投資於江蘇潤恆物流發展有限公司在寧夏銀川建設的"寧夏潤恆農副產品冷鏈物流產業園"項目。

2015年1月11日,「弘坤物流發展基金2期」發行,募集規模10500萬元,主要投資於江蘇潤恆物流發展有限公司在寧夏銀川建設的"寧夏潤恆農副產品冷鏈物流產業園"項目。該項目總投資50億,佔地面積2500畝,預計分三期建設,建成後將成為西北地區首屈一指的農副產品交易市場及冷鏈物流基地。

據經濟觀察報此前報導,前述借款合約顯示,10次借款中,8份借款合約的出借方為弘坤資產,合計金額約為4億元,且均為一年期以內的短期借款,借入的貸款用於「寧夏潤恆農副產品冷鏈物流產業園」項目工程建設等。

林轅表示,弘坤資產發行的前兩期基金弘坤物流發展基金1期專項資產管理計劃、弘坤物流發展基金2期專項資產管理計劃(合計募集規模為16500萬元)為純債權產品,後續產品為股權投資。據林轅所說,前兩期基金募集規模與4億元的借款金額相去甚遠。

企查查信息顯示,2015年1月12日,弘坤資產出現在銀川置業的股東名單之中,出資金額為1500萬元,占股75%,實繳出資0元;2016年1月5日,弘坤資產退出。

北京德恆律師事務所劉安邦律師對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表示,投資之後的股權變更一般有兩種形式,一種是增資式的增加股東,需要增加註冊資本金,還有一種是老股東轉讓自己的股權增加新的股東,如果是股權轉讓的話,不需要增加註冊資本。一般情況下,私募公司的股權投資會採用第一種增資擴股的方式。

顯然,弘坤資產採取了股權轉讓的方式,並沒有增加註冊資本金。熟悉私募行業的相關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在私募基金的操作過程中,為了規避私募機構不能進行債權投資的風險,不少私募機構在操作中以股權轉讓的形式完成新股東進入,並把該部分轉讓的股權作為質押,實則進行債權投資。

具有多年從業經驗的會計師對新京報記者表示,在會計操作上,股權投資應記入實收資本和資本公積科目,債權應記入短期借款或長期借款科目,股權投資的情況下,弘坤資產是作為股東身份出現,銀川置業沒有償還義務,沒有約定的利息,債權有約定的利息,銀川置業需要盡償還義務。

2018年1月12日,為促進私募投資基金回歸投資本源,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在資產管理業務報送平台發佈《私募投資基金備案須知》,明確提出私募基金的投資不應是借貸活動,明確表明不再辦理不屬於私募投資基金範圍的產品備案。

如今,潤恆物流處在債務危機之中,名下多項資產處在凍結狀態,弘坤資產背後的資金流向仍是待解的謎團。北京德恆律師事務所劉安邦律師對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表示,私募機構是沒有放貸資質的,且面臨監管部門嚴格的債權投資限制和行政監管。

至於是否屬於明股實債的情況,劉安邦說,由於現行法律法規並未確定「明股實債」的構成要件,是否可以被認定為「明股實債」,司法實踐中多以是否以交易合約中存在「固定收益承諾」和「到期無條件回購」的類似條款為核心要件,是否有規避監管目的、固定收益率的高低,投資方是否實際參與公司管理等因素為依據綜合考量。

原告被告均與弘坤資產有關,涉及高能時代的訴訟是假的?

弘坤資產成立於2012年9月,註冊資本為10億元,登記編碼為P1002601,機構類型為私募股權、創業投資基金管理人,基金業協會網站信息顯示,弘坤資產正在運作的基金有28隻,11隻基金已提前清算,6隻基金正常清算。

弘坤資產官網顯示,旗下的基金共分為14個系列,分別為物流發展系列、匯聚系列、尊享系列、金融股權系列、城市更新系列、高能系列、創新發展系列、穩健系列、成長系列、匯智系列、金鼎系列、長金長嘉系列、金鑫系列和平湖聯合系列。

據投資人統計,弘坤基金目前募集的基金總額共計17.25億元,部分完成了轉股,未兌付的金額為10.20億元。

曾經高能系的資產中多處夾雜著弘坤資產的身影,弘坤資產的兌付出現壓力之後,弘坤資產將目光再次投向曾為高能系資產的高能時代。

2020年6月30日,高能時代發佈了重大訴訟進展公告,高能時代作為被告出現,但原被告雙方與弘坤資產都有著直接關係。

高能時代公告顯示,杭州睿程汽車租賃有限公司(下稱「杭州睿程」)稱,與被告高能時代及第三人杭州睿弘融資租賃有限公司(下稱「杭州睿弘)於2020年1月21日在福建省福州市簽訂《股權轉讓協議》,該協議明確被告高能時代擬以16000萬元的價格收購杭州睿程持有的杭州睿弘75%的股權,根據協議約定,高能時代應在2020年2月28日前向杭州睿程支付首筆股權轉讓款12000萬元,2020年6月30日前支付股權轉讓尾款4000萬元。截至目前,杭州睿程遲遲未收到高能時代支付的首筆股權轉讓款。目標公司杭州睿弘註冊資本為30000萬元,主營業務為汽車融資租賃業務,目前擁有在租運營車輛1000餘台。

企查查信息顯示,原告方杭州睿程成立於2017年4月27日,註冊資本為5000萬元,法定代表人為鄭東,弘坤資產通過匯弘融資租賃(上海)有限公司間接持有杭州睿程75%的股權,註冊在香 港的凱基資本有限公司間接持有杭州睿程另外25%的股權。

被告方高能時代的第二大股東北京中企華盛投資有限公司(下稱「中企華盛」)在2016年10月完成了股權變更,股東由高能財富變更為弘坤資產旗下的上海比鈦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和上海弘胤企業管理中心(有限合夥),2019年3月20日,中企華盛的法定代表人變更為季奕行。2020年8月17日,高能時代的法定代表人也從王儀變更為季奕行。

原被告雙方均與弘坤資產關係密切的情況下,高能時代公告顯示,杭州睿程向法院提交了訴狀、《股權轉讓協議》和2020年1月19日由其自稱為公司副董事長、總裁關曉磊主持,上海弘鈦網路科技合夥企業(有限合夥)和北京中企華盛投資有限公司兩家公司參加的臨時股東大會決議以及相關授權文件。

高能時代於2020年6月13日發佈的公告顯示,《股權轉讓協議》條款顯示該協議於2020年1月21日簽署於福建省福州市。真實情況是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長王儀剛收到福州中級人民法院發來的有關民事訴訟信息,公司董事毛瀾波、獨立董事張華山和王玉亭對涉及的股權轉讓事項毫不知情,公司及法定代表人沒有授權和委託任何人與原告杭州睿程有過任何接觸,亦從未簽訂《股權轉讓協議》,公司1月19日並未召開任何臨時股東大會,公司庭審前並未收到任何此案訴訟信息和傳票,沒有授權和委託任何人參與此次的庭審。

在庭審當日,2020年5月13日上午,季奕行持未經公司董事長簽署的授權書代表公司出庭,完全承認原告訴請,庭審僅歷時29分鐘。5月15日,公司通過公開信息得知此事後,公司法定代表人王儀女士及公司法律顧問第一時間已經致電法院並提交公司並未簽署該合約、並未召開1月19日臨時股東大會和並未委託季奕行出庭的情況說明。

弘坤資產的內部人士劉洋(化名)告訴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高能時代與杭州睿程之間的糾紛系虛假訴訟,是弘坤資產的實際控制人林轅操作的,季奕行是在開庭前一兩天收到法官電話才去往福州出席庭審。

接近高能時代方面人士對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表示,本次決議並未依照公司法與公司章程進行公告召開股東大會進行表決,高能時代方面管理公章的負責人也並未蓋章,時任高能時代董事長及下屬員工並不知曉此事。

5月23日,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致電杭州睿程的法定代表人鄭東,鄭東表示,由於時間久遠,自己行程繁忙,不記得是否於1月底到達福州簽署了該股權轉讓協議,自己並未現身庭審現場,由代理律師出庭。至於是否會有相關的資本運作,鄭東表示,杭州睿程的股東方與高能時代有一些互動或者運作,自己對此並不知情。而林轅在接受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採訪時也表示,對雙方簽訂股權轉讓協議的情況不清楚。

高能時代為何要收購杭州睿程,此次交易是否公允?高能時代在公告中提出了質疑。公告顯示,《股權轉讓協議》條款顯示原告將持有的杭州睿弘75%的股權以16000萬元人民幣轉讓給被告,杭州睿弘運營車輛1000餘台,每台折算平均價超過10萬,對於運營多年的普通車輛,轉讓價格明顯虛高,未經評估,有失公允性。林轅表示,在收購之前,對相關的資產的清點、盤點、評估、審計,都有相關過程。

也有傳言指出,杭州睿程處在破產邊緣。對此,鄭東在接受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採訪時並未直接否認。他表示,公司從2017年開始開展融資租賃業務,三年周期,後續沒有資金投入,存量業務已經結束,由於行業原因及經濟形勢原因,杭州睿程可能也不會再去做增量業務,公司就會沒有業務支撐正常的運行,至於公司會不會破產或者正在申請破產自己並不清楚。鄭東強調,但目前公司還是有業務的。

上述接近高能時代方面人士對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表示,高能時代賬戶有一筆募集資金,出現私募基金兌付危機的弘坤資產想要通過虛假訴訟的方式將高能時代的資金掏出上市公司兌付給投資者,而高能時代作為一家公眾公司,募集資金有相關的使用規範,弘坤資產只能通過收購杭州睿程這種合法的方式轉移到自己的賬戶中。

林轅對此表示了否認。他說,這肯定不是虛假訴訟,一個三板公司(高能時代)要買一塊資產,怎麼是虛假訴訟?虛假訴訟首先要虛構債權,第二點流水也是假的。此次股權轉讓不構成虛假訴訟。

對於虛假訴訟的定義,北京德恆律師事務所劉安邦律師對新京報記者表示,採取偽造證據、虛假陳述等手段,捏造民事法律關係,虛構民事糾紛,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的,應當認定為刑法規定的虛假訴訟犯罪行為。

債轉股押注智核科技,資金流向關聯方,弘坤資產兌付難題是否有解?

據劉洋介紹,從2018年開始,弘坤資產的資金鏈就非常緊張了。2019年弘坤資產部分到期應兌付的資金出現了無法兌付的情況。2019年5月,弘坤資產的法定代表人林轅被警方留置。留置通知書顯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監察法》相關規定,被調查人林轅因涉嫌行賄,經第八師石河子市監察委員會決定以師監留(2019)9號留置決定書對其自2019年5月9日14時起進行執行留置,落款單位為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八師石河子市監察委員會。林轅留置的消息引起了弘坤資本投資人的惶恐。

2019年8月9日,弘坤資產出具了由法定代表人林轅簽字的《弘坤債權和股權清單以及現金迴流情況》。其中,林轅表示,已經同意拿出智核天朗團隊激勵股權4000萬股,二年,2億,用於轉股客戶13億。

目前弘坤資產待解的兌付危機中,重中之重的項目就是智核環保,劉洋對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表示,弘坤資產在與投資者協調的過程中,曾多次提及智核環保項目。

官網顯示,智核環保於2014年在中國天津成立,生產AERIFY蜂窩陶瓷過濾器,並向內燃機行業提供過濾器載體和解決方案。智核環保曾用名為高能智核環保科技有限公司,目前智核科技的法定代表人為季曉彤,多位知情人士表示季曉彤與林轅關係匪淺。

至於智核環保目前的經營情況,林轅告訴新京報記者,智核環保向工信部報批的設計產能是500萬噸,要完全達到設計產能還有一個過程。現在每個月的產能按套算,一個月大概1000套-2000套,這是根據汽車廠的訂單來的。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日前實地探訪了智核環保,智核環保園區位於天津市濱海科技園,距離天津站約五十分鐘車程,記者來到後發現,園區分衛智核環保的廠區和辦公樓,走在智核環保園區內,看到的員工人數並不多,第三方公司正在為智核環保大型生產線安裝一個配套鍋爐,現場員工介紹,約7、8月投產,投產後產能能從目前每五天生產100套上升到每五天生產約300-400套。

劉洋表示,雖然智核環保實際產生的效益並不多,但每年會有政府補助。據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就拿到的資料進行不完全統計,2019年間,弘坤資產通過上海弘術投資管理合夥企業(有限合夥)、新余盛雲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平潭弘茂投資管理合夥企業(有限合夥)、西藏弘域科技有限公司及弘坤資產的銀行賬戶合計向智核環保投資30361萬元。

押注靠政府補助生存下去的智核科技,弘坤資產到底打著什麼算盤?劉洋告訴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弘坤資產一直在推進債轉股,如果債權轉行化為股權就變成了股權糾紛,弘坤資產也就完成了退出,甚至在2019年,林轅試圖把弘坤資產這一主體註銷掉,經投資人的堅決反對才沒有達成。

林轅對此表示,「不存在什麼債轉股,我們是做了(智核科技股權的)份額轉讓,相當於是跟客戶做了一部分確權。」

目前壓在弘坤資產身上的最大負擔就是錢的問題,在弘坤資產的賬目上,仍有部分資金流向了林轅的親屬方,2019年1月23日及2019年1月30日,弘坤資產及西藏弘域科技有限公司合計向林轅的父親林辰生轉賬1481.6億元,摘要中備註還款;2019年間,弘坤資產向季曉彤轉賬合計為6534萬元;2019年間,弘坤資產通過上海正礎投資管理中心(有限合夥)、弘坤資產及西藏弘域科技有限公司向岳父裴長根轉賬10231萬元,其中3000萬元備註為借款,其餘備註均為還款;僅在2019年4月17日當天,上海弘耀信息科技中心(有限合夥)便向和庄科明有著親屬關係的庄汝佳賬戶上轉賬1億元,備註為投資款。

對此,林轅表示,關聯交易本身不違規違法的,股權投資中,對關聯方也進行投資,對基金產品也進行投資,不管是一起進行投資,還是關聯方賣給基金產品,還是基金產品賣給關聯方,都是不違法的,也都按照相關準則進行了披露。

新京報貝殼記者 張妍頔 編輯 趙澤 校對 李世輝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