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動物會相互擁抱嗎?

美媒:動物會相互擁抱嗎?

參考消息網6月9日報導 動物會相互擁抱嗎?美國趣味科學網站5月29日發表的一篇報導試圖解答這個有趣的問題,全文摘編如下:

新冠病毒打斷了人們在生活中最熟悉的一種行為:帶來溫暖、包容和安慰的擁抱。新冠疫情教會了我們許多事,其中一些比其他的更重要——但有一點是,我們中的許多人有多需要依靠擁抱來獲得安慰和平靜。

我們已深刻意識到這種簡單行為在人類生活中的重要性。但在動物王國中的其他地方也存在擁抱嗎?有沒有會像人類一樣擁抱的其他物種呢?

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首先要準確定義「擁抱」。當然,從人類的主觀角度來看,一個人用手臂環繞別人就是擁抱。這自然就把擁抱限制在有上肢的動物中,且以像我們這樣的靈長目動物為主。事實表明,儘管我們可能將擁抱視為人類獨有的特徵,但實際上擁抱在人類以外的靈長目動物的生活中同樣重要。

尋求安慰

以倭黑猩猩為例,它們常被稱為靈長目世界中愛好和平的嬉皮士。英國杜倫大學比較與發展心理學家、靈長目動物學家讚娜·克萊畢生都在研究這些靈長目動物。克萊研究了倭黑猩猩之間的社交互動,她的大部分觀察工作是在剛果民主共和國的一個倭黑猩猩保護區完成的。在這個保護區裡,人們經常看到成群的幼年倭黑猩猩在走動時親熱地依偎在一起。

克萊告訴趣味科學網站記者:「有相當多失去父母的幼年倭黑猩猩需要獲得大量安慰,它們的某種行為被我們稱為『抱著走』,即抱在一起、排成一列行走。」

克萊說,雖然這種行為在保護區比在野外更常見(可能是因為保護區裡的倭黑猩猩也能接觸到人類照顧者的擁抱),但仍會出現在野生倭黑猩猩的生活中。事實上,這種行為很可能源自雌性倭黑猩猩的母性行為,它們會將幼崽抱在懷裡。

研究人員觀察到,這種擁抱行為在幼年倭黑猩猩中最為常見,且通常發生在遇到衝突或承受壓力之後。遇到這些情況後,難過的倭黑猩猩通常會擺出懇求的姿勢、伸出胳膊,而另一隻倭黑猩猩則會沖向尖叫的幼崽,將其緊緊抱在懷中。

克萊說:「倭黑猩猩可能會索要(擁抱),它們會找同伴求助,或者尋找可能會給它們擁抱的同伴。」

我們很難判斷動物的情緒,但有證據表明,擁抱或許能像安撫人類一樣安撫這些靈長目動物。有趣的是,在克萊之前進行的一些研究中,她和同事發現,與由母親撫養的倭黑猩猩幼崽相比,失去父母的倭黑猩猩充滿同情地擁抱難過的同伴的可能性較低。克萊說,這可能表明,父母的關懷有助於為靈長目動物的這種社交姿態奠定基礎。

倭黑猩猩可能特別喜歡擁抱,但這種擁抱的母性根源使這種行為在其他許多靈長目動物中也很常見。其中很多物種的雌性會長久地緊緊抱著幼崽。

例如,倭黑猩猩的近親黑猩猩也以愛擁抱而聞名。克萊說,這在「巡視領地」等緊張情況下尤其明顯。黑猩猩在「巡視領地」時會四處走動以凸顯自己的存在和保護領地。

克萊說:「如果它們聽到捕食者、其他黑猩猩群體或某種可怕的東西發出的聲音,你就能看到它們撫摸和擁抱對方。」克萊還說,擁抱似乎在它們面臨危險時起到了安撫作用——這是另一種與人類相似的特徵,人類通常會在害怕時靠近彼此。

表達善意

對生活在印度尼西亞的黑冠獼猴而言,擁抱還伴隨著另一個動作:它們會通過大聲咂嘴來索要擁抱——這種邀請不只是面向家庭成員,而是慷慨地面向猴群中的其他成員。

此外,研究人員觀察到,幼年紅毛猩猩在遇到蛇時會爭相擁抱。這凸顯出,擁抱在它們承受壓力或心生恐懼時顯然能起到安撫作用。研究人員還發現,在通金獼猴中,打鬥後的安慰性擁抱很常見——甚至可能還會伴以親吻。

大多數關於靈長目動物擁抱行為的研究重點關注這種行為在安撫和慰藉方面所起的作用——這是有道理的,因為這能反映擁抱對人類的意義。但是,對蜘蛛猴生活展開的研究揭示了靈長目動物做出此類看似深情的行為的另一個原因。

動物行為學家菲利波·奧雷利同時供職於墨西哥韋拉克魯薩納大學和英國利物浦約翰·穆爾斯大學。他的研究主題是,蜘蛛猴如何利用擁抱來預防衝突,而不是將擁抱當作衝突後的恢復手段。在對墨西哥尤卡坦半島熱帶森林中的蜘蛛猴進行了長達數周的觀察研究後,他發現,在緊張局勢可能發展為衝突時(例如,兩個猴群在分開很久後相遇,繼而融合成一個更大的群體),這些靈長目動物會相互靠近,更多地擁抱彼此。

奧雷利曾是一本有關動物如何解決衝突的書的編輯,他說:「會擁抱的是關係不睦的個體。它們可能需要待在一起,可能需要合作——但它們並非好朋友。因此,擁抱是一種傳遞信號、實打實地處理不睦關係的方式。」他解釋稱,由於擁抱涉及高度的脆弱性——畢竟一方會將身體完全暴露在另一方面前,這有助於表明,「嘿,我是帶著善意來的」。

其他靈長目動物也可能把擁抱當作一種主動控制損失的手段。奧雷利說,目前蜘蛛猴在這方面的行為得到了最充分的研究。他形容它們的擁抱是「事先調停」。他的研究甚至表明,在如何處理衝突方面,人類可以從這種謹慎的生物身上學到一兩樣東西。奧雷利說:「預防比修復要好得多。」

形式多樣

人類的擁抱與其他靈長目動物相比又怎麼樣呢?克萊說:「說到底,我們也是靈長目動物,親密關係是我們社會生活極其重要的組成部分。」

和人類以外的靈長目動物一樣,擁抱在我們的生活中起到了安撫和寬慰的作用,我們在嬰兒期被父母擁抱就是在為實現這一點做準備。克萊說,我們的擁抱與我們靈長目近親的擁抱存在一個顯著區別,那就是人類似乎賦予了擁抱更多的社會象徵含義。克萊說:「我覺得區別在於,對人類而言,擁抱已成為一種常規問候或告別動作。猿則沒有這種傾向。」

當然,我們必須注意,不要以為其他物種的擁抱與人類的擁抱看上去是一樣的。靈長目動物的擁抱很容易辨認,因為它們的擁抱看起來與我們人類的擁抱相似,但其他物種的擁抱可能看起來就不同了。

奧雷利說:「如果我們能確定擁抱的作用,那麼擁抱的形式實際上可能截然不同。這對我們人類來說可能不那麼有趣,因為這樣一來我們就無法辨認了,但有些動作基本上可以發揮相同的作用。」

有關靈長目動物的研究表明,擁抱能起到團結、安撫、寬慰和調停的作用,但其他動物可能有無數與擁抱類似的行為。例如,馬會相互梳毛,且研究顯示,這種活動能降低它們的心率——這是舒適和平靜的標誌。研究人員觀察到,如果一隻草原田鼠發現配偶有痛苦的跡象,它會跑過去、迅速開始為配偶梳理毛髮;研究人員認為這可能是一種安慰行為。成對的鳥類相互用嘴整理羽毛被認為能強化社會關係。

獅子會相互磨蹭頭部和鼻子,據信這能增強它們之間的社會聯繫。數以百計的其他哺乳動物會彼此倚靠、依偎和擁抱,以帶來安慰和溫暖,或形成對抗危險的統一戰線——這些行為發揮的作用可能與我們在靈長目動物身上看到的擁抱類似。與此同時,海豚似乎會做出某種帶有安慰性質的調停行為。研究顯示,這種鯨目動物在衝突後進行調解活動的可能性較高,例如,它們會用鰭狀肢相互摩擦,或在水中輕輕拖拽對方。

在經歷過新冠疫情造成的分離和壓力後,得知動物可能有許多與人類所知的擁抱類似的行為或許能讓我們振作起來。世界各地的許多動物會做出微小的安撫和寬慰行為,以緩和彼此間的緊張氛圍。這種想法幾乎和大大的擁抱一樣讓人感到寬慰。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