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硬核投研丨蘋果產業鏈中國供應商的進與退

原標題:21硬核投研丨蘋果產業鏈中國供應商的進與退

近日,蘋果公司公佈了最新的200家供應商名單,中國供應商的變化引起市場廣泛關注。

儘管此前歐菲光被剔除果鏈引發了市場對果鏈標的穩定性的擔憂,但名單顯示,中國大陸(包括香 港)企業在200家中佔了51家,首次躍居首位。

這是一個耐人尋味的信號。這意味著蘋果公司不僅依賴中國市場,更依賴中國製造。

那麼,在此形勢下,市場對果鏈標的的擔憂是否就隨之消散了呢?從二級市場的表現來看,似乎並沒那麼簡單。

蘋果公司中國供應商的「進退」之間,21世紀資本研究院帶來投研5問:

1、蘋果公司2020年供應商名單增加了哪些公司?

2、這種變化透露出哪些信號?

3、如何看待蘋果的多元化供應鏈的策略?

4、影響蘋果在中國供應鏈布局的因素有哪些?

5、為什麼A股果鏈標的仍表現低迷?

 ..............................

01、中國供應商「進與退」

 21世紀資本研究院統計發現,2020年蘋果最新供應商名單中,中國公司共101家,其中中國大陸(包括香 港供貨商10家)53家,中國台灣48家;來自其他主要國家的有:美國公司32家、日本公司34家、韓國公司13家。

從地區劃分來看,與2019年的名單相比較,中國大陸地區新納入11家廠商,是新增企業數量最多的區域,包括南平鋁業、富馳高科、精研科技、新綸科技、長盈精密、得潤電子、勝利精密、蘇州鑫捷順五金機電、深天馬微電子股份有限公司、廣州眾山金屬科技、兆易創新。

其中,精研科技(300709.SZ)、長盈精密(300115.SZ)、新綸科技(002341.SZ)、得潤電子(002055.SZ)、勝利精密(002426.SZ)、深天馬A(000050)、兆易創新(603986.SH)等均是A股上市公司。

具體來看,精研科技是一家金屬粉末注射成型(MIM)產品生產商和解決方案提供商,為消費電子領域和汽車領域大批量提供定製化MIM核心零部件產品;長盈精密以精密模具為主業,產品包括手機機構配套件,LED精密支架;新綸科技是一家新材料廠商,主要供應軟包鋁塑膜、功能膠帶、潔凈產品;勝利精密以平板電視結構模組為主營業務;得潤電子主要經營和消費類電子、相關電子連接器和精密組件和相關技術;兆易創新致力於各類存儲器、控制器及周邊產品的設計研發,主要產品為NOR Flash、NAND Flash及MCU;天馬微電子主要生產液晶顯示器。

從業務範圍來看,新增的蘋果供應商以材料為主,亦包括面板、晶元行業。

其中,也有幾家此前並不為大眾熟知的大陸系供應商進入蘋果供應鏈系統。

比如上海富馳高科技有限公司,公司是金屬粉末注射成型(MIM)產品專業製造商,致力於運用MIM技術生產小型、三維形狀複雜的高性能結構零部件,該公司其實是上市公司東睦股份(600114)的子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富馳高科與精研科技的業務範圍類似,二者在行業內均處於龍頭地位。21世紀資本研究院認為,當前摺疊屏手機鉸鏈使用MIM工藝,兩家公司均新進入蘋果TOP200供應商,顯示蘋果公司對MIM產業重視程度提升。

南平鋁業主導產品為鋁型材、鋁加工及精深加工。需要指出的,主營工業鋁型材的利源精製被蘋果剔除TOP200供應商名單之列,該公司涉嫌財務造假被立案調查,從業務上看,南平鋁業或是替代利源精製的選擇。

此外,眾山金屬科技是一家研發及生產高精度金屬異型材、異型棒材的企業,憑藉在手機結構件中的開發經驗及生產技術,把異型材應用到電視機及電子產品中。鑫捷順是一家集電腦、手機周邊及各類螺絲、螺母、鉚釘、鉚柱、塑料埋置銅釘、各類軸套和非標準件等五金零部件生產於一身的精密五金零件生產企業。 

02、大陸供應商進一步集中

此前,歐菲光被剔除果鏈的消息,讓市場對大陸果鏈標的的穩定性產生擔憂。不過,從最新的形勢來看,大陸供應商仍然是蘋果的重要合作夥伴。

台灣調查企業以賽亞研究(Isaiah Research)的首席分析師曾銳賢(Eric Tseng)指出,並未看到蘋果因地緣政治緊張和因素而減少從中國大陸供貨商採購與合作這一明確跡象。其表示,蘋果基本上根據是根據成本及技術考慮來選擇供貨商。

與中國台灣對比,過去10年,台灣供應商一直在蘋果供應鏈中保持首位度,2020年為48家供貨商,從事代工的鴻海精密工業與和碩聯合科技等依然是重要供貨商。不過,台灣近年來越來越面臨來自中國大陸企業的競爭,大陸供應商增長到43家,可謂是後起直追。

從近年來蘋果供應商布局的變化,不難看出中國大陸市場地位的崛起。

眾誠智庫研究總監江晶晶在受訪時表示,「蘋果的供應商布局變化遵循了一定的規律,近年來,蘋果的供應商中的中國廠商數量是逐年增的,因此新增中國大陸供應商是意料之中的;其次,中國大陸供應商一向注重技術與產量的保障;再次,雖與華為是競爭關係,但是對於其供應商來說,反而有利於形成產業集群,最終形成成本優勢;最後,原材料與生產具有聚攏效應。」

此外,江晶晶表示,疫情特殊時期,蘋果增加中國廠商作為其供應商,說明其在面對疫情等突發事件時能夠採取有效的應對措施,極富韌性和敏捷性,具備穩定的供應能力。

除了疫情的特殊影響和成本考量,Witdisplay首席分析師林芝認為,蘋果增加中國大陸供應鏈體系,是未來的大趨勢。「中國是蘋果的第二大市場,對蘋果整體營收和利潤都很重要。為了穩固蘋果市場地位,不讓小米、OV搶佔市場,這是蘋果要增加本土供應的重要考量。」

儘管大陸供應商的重要性不斷顯現,但還是無法忽視蘋果供應鏈向東南亞、南亞國家轉移的現象。

21世紀資本研究院此前在報導中指出,蘋果產能的轉移有其客觀原因,一方面是中國勞動力成本快速上升,而印度仍舊擁有大量廉價勞動力。另一方面,印度市場是潛力巨大的新興市場,本土製造可降低iPhone在當地的價格。除了這些市場因素以外,從供應鏈多樣化的角度,蘋果公司或也希望擺脫對中國製造業的依賴,減少國際形勢對生產的影響。

林芝分析,從蘋果的供應鏈布局策略來看,一直遵循著中國大陸供應鏈、非中國大陸供應鏈兩套體系獨立運轉,以實現完全相互替代,只是目前還沒有實現這個目標。

21世紀資本研究院認為,印度當前的疫情現狀,使得蘋果想在印度複製中國模式難度激增,從長遠角度來看,未必對中國供應鏈不是益事。

03、二級市場死水微瀾

在二級市場上,以往有關蘋果的每一次風吹草動,都能引起資本異動,但此番蘋果供應商名單調整,儘管發出了向大陸供應商傾斜集中的明確信號,卻也未令蘋果板塊掀起大的市場波瀾。

林芝認為,「二級市場是炒作預期的,蘋果目前的產品主要是基於原有的做一些改良和升級,沒有一個讓投資人有超預期概念,所以在投資者看來,回報率沒有想像中那麼高。而且還要面臨貿易摩擦的不確定性,與其把錢放在風險企業,不如放在白酒等穩妥的資產上。」

江晶晶也認為,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果鏈概念都是基金的重倉股,但是隨著蘋果產品的滲透率難以突破,果鏈也難以達到超出市場預期的業績表現,當然,原材料價格以及匯率的不穩定本身也影響了業績,而且歐菲光從果鏈退出、低效供應商的加入也從二級市場收到了跌價的反應。

「根據有效市場假說,果鏈標的的二級市場價格早已體現了其意料之中的業績表現,同時,由於二級市場的供求關係是其價格的直接決定因素,因此缺少意料之外的驚喜表現自然也降低了二級市場的需求,價格也就隨之走低了。」江晶晶說。

那麼,就業績預期來看,當下5G換機潮的到來能否激活蘋果手機熱潮?

對於這個問題的回答,仁者見仁智者見智。

中信建投指出,2021年iPhone份額將進一步提高,全年出貨有望達到2.2-2.3億,同比增長約15%。由於2020年上半年的低基數,蘋果下季度仍將迎來較好增長趨勢。

而林芝認為,5G換機熱潮並非真正來臨,「此前的換機階段都有核心應用帶動,但現在5G沒有核心應用帶動產業升級,還處在概念階段。」

綜合來看,21世紀資本研究院認為,未來要想提振果鏈板塊,要麼蘋果開發出驚艷的產品;要麼果鏈標的佔據核心技術,在供應鏈中能起到舉足輕重的作用。

(作者:張賽男 編輯:朱益民)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