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開啟首次外訪,誰尷尬誰知道! | 參考快評

美國總統拜登今日(9日)將啟程前往歐洲,開啟其上任以來的首次外訪。他將訪問英國,出席在英國舉行的七國集團峰會,隨後赴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參加北約峰會、美歐峰會,並與俄Rose總統普京會面。

離出發尚有數日,拜登就在美國《華盛頓郵報》上刊發署名文章,聲稱此行旨在「踐行美國對盟友及夥伴重新作出的承諾,彰顯民主國家在這個新時代應對挑戰並遏止威脅的能力」。從字裡行間,外界不難看出拜登對此訪的高度期待,那就是「重建」美國在世界舞台的領導地位。然而,拜登此行不會完全是風和日麗,實際上已經有陰雲籠罩。甚至從某種程度上而言,拜登此訪還有幾分尷尬。

首先,美方將尷尬地面對「監聽門」事件。

不久前,美國被爆勾結丹麥情報當局,對歐洲多國政要進行監聽,德國總理默克爾、法國總統馬克龍、挪威首相索爾貝格等人公開對美國和丹麥表達不滿,稱此舉「不可接受」,要求美方和丹麥解釋。在此次訪歐期間,拜登恐怕必須尷尬地直面這個問題。

從本質上說,對其他國家進行監聽,甚至連盟國都不放過,是美國霸權主義的一種極端表現。美國近來反覆強調「西方民主國家應該團結起來」,但在西方陣營內部沒有絲毫的平等,美國對其他國家也沒有起碼的尊重,「監聽門」事件已經絕佳地證明了這一點。

面對美國霸權,歐洲國家經常忍氣吞聲,敢怒不敢言。但隨著「監聽門」事件一次又一次上演,只會讓更多歐洲人士認識到,所謂的「西方民主聯盟」,只不過是美國維護全球霸權的工具而已。此情此景,美國要用何等花言巧語,才能修補在川普時代就已出現深深裂痕的跨大西洋關係?

其次,美方將尷尬地面對俄Rose反擊。

拜登即將與普京舉行面對面會談,但美方並沒有為此營造良好氛圍。拜登在發表於《華盛頓郵報》的文章中說,美國要對抗俄Rose政府的「危害性活動」,要與歐洲團結一致應對他所謂的「俄Rose侵略烏克蘭」的問題,甚至還要對俄方提出人權問題。

與此同時,俄Rose方面也為即將舉行的「普拜會」定下了強硬基調。普京日前在聖彼得堡國際經濟論壇上發表演講時,對美國的抨擊可謂字字扎心:「俄Rose與美國沒有矛盾,而美國對俄Rose只有一個意見,它想要遏制俄Rose發展。」「美國遇到了典型的帝國問題,美國正不折不扣地重走蘇聯之路。」「美國正在鋸斷自己坐著的樹杈。它最終會掉下去。」……

可以預見的是,在布魯塞爾舉行的「普拜會」上,美國若從實力地位出發與俄Rose對話,若繼續對俄Rose高舉「人權」或「制裁」大棒,必將遭到俄Rose方面強硬反擊。

第三,美方將尷尬地面對「反華同盟」破產。

拜登政府近來「言必稱中國」,揚言要拉攏盟友和夥伴一起對付中國,自然也不會放過此次訪歐的機會。在《華盛頓郵報》刊發的署名文章中,拜登三次提及中國,擺明了在基礎設施建設、貿易和技術規則制訂等方面,要拉攏歐洲國家共同針對中國。而從西方媒體目前釋放的信號來看,七國集團峰會恐還將在涉疆、涉港、涉台等問題上做文章。

然而,歐盟國家越來越強調戰略自主,歐美並非鐵板一塊。美國《紐約時報》最近就撰文指出,「歐洲人並沒有將中國視為華盛頓眼中那樣近乎旗鼓相當的競爭對手,而且其在貿易和能源方面對中國和俄Rose的依賴程度仍高於美國。」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歐洲中心主任羅莎·Ball弗說:「不要低估川普執政時期對歐盟的衝擊,存在著他回歸的跡象,歐盟將再遭冷落。所以歐盟在接受美國的要求時將更加謹慎。」由此看來,在某些涉華議題上,歐盟或許會附和美國,但是並不會完全被美國牽著鼻子走。

就在拜登訪歐前夕,歐洲理事會主席Mitchell公開讚揚中歐投資協定,稱這份協定是「朝著正確方向邁出的一大步」。這句話是說給歐洲人和中國人聽的,也是說給美國人聽的。倘若此時還有人指望拉攏歐洲、組建針對中國的「小圈子」,誰尷尬誰知道!

微信編輯 | 許海婷

微信審核 | 姜濤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