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一個人的26歲:羅翔反思羅翔

原標題:【社論】一個人的26歲:羅翔反思羅翔

#26歲的羅翔#這個奇怪的話題標籤火了。

中國政法大學的教授羅翔,在一檔談話節目里講了這麼一樁小事:2003年還是博士生的羅翔,偶遇一位衣衫襤褸的老太太,找不到附近的援助中心,羅翔見狀提出打車送她,老人竟然一把跪下了,老人的一句話讓他羞愧至今:「你就不用陪我上去了,別影響你的前途。」羅翔說:「我當時已經考過律師資格證了,但自始至終沒說出身份,說白了我怕惹麻煩。」這件事也讓他認識到,真正的知識要從法律走向現實。

事情不大,頗有魯迅筆下《一件小事》的意蘊,也是一個知識分子的自我精神剖析:有一腔正義的熱情,卻在現實面前有各種患得患失。26歲的羅翔是「懦弱」的,沒有施展一個法律人的本領去幫助一位處於社會邊緣的老人,今天的羅翔也是勇敢的,勇敢地面對當年「懦弱」的自己。

在跟評里,有很多網友提到了電視劇《沉默的真相》里的檢察官江陽「以身祭燈求夜明」的悲劇。其實,理想主義不必與悲劇畫上等號,更不等同於稍一受挫之後自怨自艾的悲觀。26歲的羅翔讓這麼多人觸動,因為大家從中看見了自己的影子:有理想,更有無奈。

六月驕陽,萬物生長,高考剛剛結束,大學等來了驪歌唱別的時節,年輕人又一次來到人生的十字路口,或是奔向社會,接受歷練,或者是奔向新的學習平台。年輕人的豐滿理想,也註定和世界的骨感、堅硬有一場較量。人,需要在歷練中成熟,但是,成熟不同於圓滑、油膩。不必用虛無主義偽裝高深,不必用犬儒精神自我欺騙,不必用精緻利己主義置換最初的衝勁。

這個時代里,年輕人生活得不易,「打工人」「社畜」「躺平」一個個標籤,被年輕人輪流貼在身上,自我解嘲。是六便士還是月亮?是口袋裡的麵包還是詩和遠方?

今年浙江高考作文題拋給考生一個話題:得與失是結果,還是過程?什麼是「得」,什麼是「失」?「得」不能被狹義地界定為高薪、名譽、職位、香車、豪宅等等,「得」還在於自我價值的實現,還在於自我確信的那份理想一絲一縷地照進現實,點點滴滴地改善世界的樣子。

今天,河南大學程民生教授在畢業典禮上的金句火了:「純真辟油膩,善良辟什麼呢?善良辟邪!」「累了可以躺平歇會,可不敢一直躺平!」

從善從心,不忘自己年輕時的樣子,不忘自己從事這份工作最初的感動所在,不把工作純然矮化成謀生手段,能感受他人的苦難,也能明白自己手中的力量,相信明天會更好,有一份光就發一份熱。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