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振華:此輪PPI價格上漲很難向CPI傳導

  6月9日下午,2021年亞布力中國企業家論壇「宏觀經濟論壇:經濟復甦與通脹隱憂」舉行。中誠信集團創始人、董事長,中國人民大學經濟研究所所長毛振華進行了分享。

  「關於通脹的問題,除了傳統的CPI之外,現在很大的原因,或者是現在很需要正視的就是PPI價格的上漲,上揚的步伐非常快。這麼多年以來,不僅是中國,在全世界範圍之內都有所表現,因為現在的價格都是國際價格。我們有一些困惑,核心的原因是什麼?跟國際上的局勢劇烈波動是有關係的。」毛振華說。

  毛振華指出,現在關注的問題有兩個,一個是PPI的上升是怎麼產生的,第二是它到底能不能在中國向CPI傳導?給整個經濟運行,甚至是給我們國家的居民的社會生活到底帶來多大的影響,這才是最後要關注的問題。

  「大宗商品本身在全世界來看都是過剩的東西,鐵礦石、油、煤都是那些國家想推銷的,包括糧食,糧食在全世界也是過剩的。這些物資在全世界的生產國本來是過剩的物資,為什麼在其它條件變化不大的情況下忽然相約價格能夠上揚?這裏一個重要的原因,以前上升的邏輯差不多在上一個金融危機到來之前也上升過一次,大家說是中國因素。」毛振華說。

  毛振華表示,在中國來看,現在全世界總的消費量並沒有上升,相對而言中國的產能也沒有恢復到以前歷史最高水平。為什麼有很多專家講預計這次大宗商品價格的上漲不會是長期行為,這是一個總的判斷。但是不會長期,到底多長叫長期?今年之內是不是就是叫中期?這又是另外一個判斷。

  「今年年內會怎麼樣?大家認為今年之內這一波上漲儘管被關注之後,大家在分析,也找各種機會來解決,但是在今年之內可能還會比較高的位置。再往上上到多少去,不是經濟問題,那是另外一個大的問題。我們要做更底線的思維,出現比較極端的情況。」毛振華說。

  毛振華指出,國際上這些過剩的商品,因為中國對外有嚴重的依賴,包括鐵礦石、石油、糧食,但是即便是國際上由於中國的需要,也有可能出現極端情況,不僅僅是價格問題,是不是賣給你的問題都會出現。而這在其他領域已經發生了,高端的晶元賣給我們,也沒那麼多人要,但是也還是可以不賣給你,這種情況下要做更底線的思維。

  「從這個意義上講這是一個疑問的話,這個疑問最終的結論就是它有很大的不確定性,常規情況下根本不應該那麼高,根本也不應該持久,但是在另外一種特殊情況下考量,可能又會成為未來的某一種情況下的常態。並且作為一種底線思維,我們既然遇到了,應該是要認真對待。」毛振華說。

  到底能不能向CPI傳導?在毛振華看來,還是很難的,因為現在這些產品並沒有在價格上體現很大的漲。

  「現在都是企業在消化,企業倍感壓力,這種情況下有人預計產品的價格也會大規模上升。我認為這種可能性並不是很大。一個是中國的產能其實還是在過去去產能的過程中形成一個基本格局,中國的產能還是巨大,跟需求比,我們的產能還是很大的。所以,供求關係沒有根本的改變。並且由於我們復工復產的力度比較大。」毛振華說。

  毛振華表示,我們原來叫「去庫存」,後來我們叫「補庫存」,復工復產的力度比較大,主要是供給側發力,實際上很多地方增加了產品的庫存,很多領域里的庫存是增加的。庫存增加、供給過剩的情況下,最終產品不會出現供求關係的變化,市場競爭是客觀存在的。

  「宏觀面關注的問題是貨幣的供給量大對CPI有什麼影響?傳統貨幣理論告訴我們更多的貨幣追逐同樣多的商品,一定會導致通貨膨脹。不是今天我們回答這個問題,2008年以來我們都回答這個問題,這個傳統的理論實際上不能驗證現在經濟的實證,傳統貨幣理論已經不生效了,更多的貨幣投放並沒有帶來通貨膨脹,這是全球性的現象。在這一點上來講,我們也是可以做一個思考。中國是一個很容忍的有限的量化寬鬆,在這個意義上我們沒有其它國家更高的CPI通貨膨脹的更多的理由。」毛振華說。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