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興「板兒爺」車隊:接送上班族、老街坊,發展空間待拓展

原標題:大興「板兒爺」車隊:接送上班族、老街坊,發展空間待拓展

「您去哪兒?坐車嗎?」在北京市大興區黃村西大街地鐵口,每到上下班高峰時段,都有幾輛人力三輪車在這裏趴活兒。這個三輪車車隊由大興區三輪車管理站統一管理,車輛有統一的外觀和運營起步價,車工需要持證上崗。

多年來,車工們都有自己的熟客,有的乘客套用以前老北京的叫法,稱呼車工為「板兒爺」。他們也成為京城為數不多、不以遊客為主要客源的「板兒爺」車隊。

大興「板兒爺」車隊的歷史可以追溯到上世紀90年代,但隨著時代發展和人們出行方式的改變,「板兒爺」的生意不再火爆,運營隊伍也僅剩20多人。如何拓寬發展空間的難題,已經擺在車隊管理者面前。

「板兒爺」持證上崗,車輛必須「人力腳踏」

每天下午5點半,車工楊松琪就會用礦泉水瓶裝上兩瓶涼白開,蹬上三輪車出車。儘管已經當了爺爺,但楊松琪就是閑不住,「這個點兒,兒子下班回家了,我出來轉一轉,蹬到晚上九、十點,也能掙點兒錢。」

楊松琪的三輪車已經蹬了16年,外觀已經不鮮亮,但好在他經常給車上油、保養,騎起來也算輕快。

大興「板兒爺」楊松琪。新京報記者 王飛 攝

統一車身、統一藍色運營車牌、統一投訴電話……這是大興「板兒爺」三輪車的標準配置。據大興區三輪車管理站相關負責人介紹,這個車隊成立於上個世紀90年代,鼎盛時期曾有上百人的規模。

對於車工上崗和車輛運營管理,管理站有著明確的要求。車工趙開朝隨身帶著兩份「上崗證」,一個是「大興區人力三輪車管理站客運證」,上面印有車工姓名、客運標誌牌和車輛行駛證號;另一個是由北京市大興區交通局核發的「人力三輪車運輸營運證」,上面印有車輛類型為「客運」,座位數2人,以及行駛車牌號等信息。

每年6月15日,管理站會根據當年車工是否安全行駛車輛換髮這兩個「上崗證」。除了「上崗證」,管理站還要求車工不能違規行駛,一旦發現就要罰分。

最需要注意的是,不能改裝車輛,也就是說必須是人力腳踏車。「裝上發動機,車走起來是快了,但這屬於違規車輛,有安全隱患。」楊松琪說,一旦被發現改裝車輛,管理站就會立即收回三輪車。

正說著,一輛電動三輪車停進了趴活兒的三輪車隊伍里,看到這輛車,楊松琪、趙開朝都表示,但凡是電動三輪車,無論外觀和正規人力三輪車是否一樣,都是「黑三輪」。

3公里內統一10元,「板兒爺」月收入不到兩千

黃村西大街地鐵站口是車工們常趴活兒的地方,從家騎到這裏,楊松琪花了十多分鐘。每次來趴活兒,楊松琪都會將車子推到工友們車輛的後面排隊,並往道路內側挪挪,這樣就不會擋住出入地鐵口的行人。

說起楊松琪,車工們無人不知,因為他的車輛運營編號為17號,便都稱呼他為「17號,老楊」。楊松琪算得上車隊的老人,當年和他一同進車隊的車工有的轉行當了快遞員、有的尋了其他工作,還有的因為上了年紀離開了,可老楊卻蹬到了現在。

車工張師傅挺羡慕楊松琪,說他比自己更自由,「老楊有退休薪資,蹬三輪是他的兼職,我不行,還得接著干。」張師傅蹬車的年頭跟楊松琪差不多,但因為家裡經濟負擔大一些,所以出車時間更長。去年疫情嚴重時,張師傅也堅持出車,「那會兒乘客不多,很多老主顧出了站都找不到車。我想那就出車吧,既方便他們上下班,我也能有些收入。」

車工們出車有固定的起步價,3公里內統一為10元,即使車上坐了兩名乘客,3公里以內也是10元。路程超過3公里,車工與乘客商量費用,「我們頂多就三公里,要是再遠一點兒,乘客也會跟我們談價,雙方商量好了就行,一般就是十五六塊錢。」張師傅說。

多位車工告訴記者,現在他們一個月的收入大約為1500-1600元,好的時候能接近2000元,跟多年前相比有所降低。「以前乘客多,現在坐計程車、騎共享單車的多了,坐三輪車的少了。」

此外,每個月每名車工還要給管理站交300元「份兒錢」。「平均一天差不多交10元,壓力不大,這些年『份兒錢』沒漲過,不過車輛維護還得自己負責。」楊松琪說。

對此,管理站負責人也表示,如今人力三輪車的生意不如以前紅火,所以管理站沒想過漲「份兒錢」,這樣能讓車工減輕些經濟壓力。

車工正在給車胎打氣。新京報記者 吳婷婷 攝

堅持出車,也因牽掛老街坊

除了收入,不少人也是圖個念想。

當了16年「板兒爺」,楊松琪不僅有了一份貼補家用的收入,還認識了不少老街坊。大約六年前,楊松琪在大興一家醫院門口拉一位剛做完透析的老人回家,並貼心地把老人家扶上樓,「老爺子當時就跟我說,楊師傅,今後我做透析就請您來拉我過去吧。」從那天開始,每到老人做透析的頭一天,楊松琪一定會接到老人家的電話。第二天,他便提前來到老人的小區,上樓把老人扶下來,然後蹬著三輪車把老人送到醫院。

老人做透析一般要兩三個小時,趁這個工夫楊松琪會出去接活兒,看時間差不多了又趕回醫院,送老人回家。

去年秋天,老人病逝,楊松琪第一時間得到了這個消息。「心裏挺難受的,這麼多年了,和老爺子有感情了。每次他去商店買什麼東西,哪怕只是一個麵包,都會給我帶一份。」回憶起這些,楊松琪至今都有些傷感。在他看來,之所以堅持出車,除了那份不算很多的收入,更是因為他牽掛著那些老街坊。

不僅是楊松琪,「板兒爺」車隊裡不少車工都有熟客。記者採訪時,車工王師傅正忙著給車輪胎打氣,這時他的電話響了,只聽他接起來說:「好嘞,我這就過去啊!」隨後他便對其他人說:「我得去接人了,人打電話過來了。」

車隊考慮升級,專家建議借鑒衚衕游

北京「板兒爺」的歷史可以追溯到很久以前。「以前既拉貨,後來也載人,曾經規模很大,僅西城區就曾擁有過千余輛人力三輪車。但隨著時代的發展,不管是拉貨還是載人的三輪車,都逐漸被淘汰。」「老北京網」創辦人、北京民俗專家張巍介紹。

而說起京城的人力三輪車,上個世紀90年代,攝影師徐勇突破重重障礙,推出後海衚衕游,被公認為人力三輪車衚衕游的第一代特許經營者。1990年,他拍攝的《衚衕101像》出版發行,讓外國遊客關注到了北京衚衕文化。

徐勇告訴記者,當年他開辦的衚衕游最輝煌的時候年接待遊客量達到20萬人次,柯林頓、比爾·蓋茨等都坐他的三輪車逛過京城。「那時,我們的車都重新設計過,黑色的車身、紅色的飄布,我們還專門從水鄉烏鎮那裡學來船工的裝扮,讓車工戴烏氈帽,而不是瓜皮小帽。我們的車一出去,浩浩蕩蕩好幾十輛,特別壯觀。」

據他回憶,整個上世紀90年代,衚衕游的主要客源是外國遊客。中國遊客熱衷遊覽衚衕是從2000年以後開始的,尤其以北京奧運會前後,最為火爆。

目前,京城叫得響的人力三輪車品牌是什剎海的「衚衕游」,並且推出了「後海八爺」「後海小八爺」等新一代的車工。

不過在張巍看來,要讓具有北京特色的「板兒爺」文化發展下去,不僅需要推陳出新,還需要從運營價位、車工經驗等方面改進。「首先是車工,我認為老北京車工說起京城的歷史掌故,會更加得心應手。另外,從價位上來看,現在什剎海的衚衕游價格還是偏高,而且以接待團隊游為主,客戶組成有一定局限性。」

具體到大興「板兒爺」的發展時,張巍坦言,如果單純以上班族為主要客運對象,將面臨非常大的發展困境。他建議,調整運營線路,借鑒衚衕游的方式,研發適合在大興發展的人力三輪車運營線路,「如果完全取消『板兒爺』,有些遺憾,但是現在確實遇到了不小的發展問題,所以可以調整方向,結合大興特色,發展人力三輪車線路。」

與張巍的建議不謀而合,記者從大興區三輪車管理站相關負責人處了解到,目前,正考慮將運營的人力三輪車進行升級,並已與相關部門開展溝通。

新京報記者 吳婷婷 攝影記者 王飛

編輯 白爽 校對 李立軍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