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高食安侵權違法成本

原標題:提高食安侵權違法成本

秦丹

「舌尖上」的安全不容挑戰。近日,最高檢、最高法、農業農村部、海關總署、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國家糧食和物資儲備局、中國消費者協會等七部門印發《探索建立食品安全民事公益訴訟懲罰性賠償制度座談會會議紀要》(下稱《紀要》),就深化實踐探索、推動制度構建相關問題達成共識。

食品安全的民事追責太需要共識了,構建民事公益訴訟懲罰性賠償制度,這意味著一旦發生食品安全事故或出現相關風險,特定的群體將受到保護並有可能獲得賠償。在類似案例中,公益訴訟主體為消費者協會或者檢察機關,而不是消費者個人。比如,浙江省松陽縣曾發生一起有毒有害食物案件,影響惡劣。松陽縣檢察機關有針對性地提出了10倍賠償金的訴訟請求,得到當地人民法院支持。

其實,相關部門一直在探索,今日之共識,是多年探索實踐之結果。據最高檢有關負責人介紹,2017至2019年,全國檢察機關在食品安全民事公益訴訟中共提起懲罰性賠償公益訴訟800餘件,共提出懲罰性賠償金訴訟請求11億余元。食品安全是重大民生問題,也是重大的公共安全問題,只有提高食安侵權違法成本,才可能真正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如何在制度設計中準確把握懲罰性賠償制度的懲罰、遏制和預防功能,是個大難題,也考驗著相關部門的智慧。食品安全方面嚴重不法行為的追責,以定性為前提。侵權人主觀過錯程度、違法次數和持續時間、受害人數、損害類型、經營狀況、獲利情況、財產狀況、行政處罰和刑事處罰等,都應該是綜合考慮的因素,然後根據制度提出「懲罰性賠償」。說到底,食品安全侵權的定損,還真是個「技術活」。

在網購發達的今天,食品安全侵權人繞開監管謀利的可能性更大。有了「懲罰性賠償」,即便食品安全問題未造成實質損害,對「有重大損害風險」的,也可以結合鑒定意見、專家意見、行政執法機關檢驗檢測報告等予以認定,也更容易追責。「懲罰性加重賠償」對被告侵權行為造成的損失可以彌補,更可以提高食安侵權違法成本,這對侵權人將產生長效震懾與警示作用。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