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7協議將終結「避稅天堂」?中國企業「走出去」要防範這些風險

原標題:G7協議將終結「避稅天堂」?中國企業「走出去」要防範這些風險

文|新京智庫特約撰稿 木丁(稅務工作者)

近日,七國集團(G7)就跨國公司納稅規則達成協議,同意向跨國公司徵收至少15%的企業稅。G7為何要對跨國公司徵收至少15%的稅率呢,這是否意味著讓跨國公司不再擁有「避稅天堂」?對於正在走出去或者已經走出去的中國跨國企業來說,有何影響?

跨國公司利用「避稅天堂」少交了多少稅?

所謂「避稅天堂」,主要是指一些國家或地區通過出台一些低稅率甚至零稅率政策,來吸引一些外國資本前來註冊公司或者成立分公司、子公司。

一些跨國公司則通過在「避稅天堂」設立空殼公司和中間持股公司的方式來達到免繳或少繳稅款的目的。

這些「避稅天堂」大多是較小的沿海國家和內陸小國,甚至是很小的島嶼或「飛地」,比如英屬維爾京群島、開曼群島、巴拿馬、盧森堡等。

跨國公司通過「避稅天堂」少交了多少稅呢?從各方透露的數據來看,這個數目確實不小。

據聯合國估計,跨國公司轉移利潤導致各國政府每年損失的稅收高達5000億-6000億美元。根據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的統計,全球每年約4%-10%的企業所得稅因跨境避稅流失,每年損失約1000億至2400億美元。

同時,2015 年OECD公佈的《稅基侵蝕和利潤轉移第 11 項行動計劃》顯示,《財富》500強中的367家公司在「避稅天堂」設有分支機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經濟學家祖克曼等人指出,2017年全球跨國公司賺取的利潤中,約40%(超7000億美元)被藏在「避稅天堂」。

從跨國公司個案情況看,據英國媒體報導,微軟的愛爾蘭子公司2020年的利潤近乎3150億美元(約2萬億元人民幣),但卻沒有繳納企業所得稅,因為該公司被註冊成「百慕大稅收居民」,而百慕大不徵收公司稅。該報導指出,微軟、亞馬遜、Facebook、谷歌母公司Alphabet、Netflix以及蘋果公司被指控在過去10年裡少繳了960億美元的稅款。

「避稅天堂」也出台了應對措施

跨國公司利用「避稅天堂」逃避稅款的行為,引起國際社會的重視,並且採取了相應行動。

2009年4月,在倫敦召開的G20倫敦峰會上,「避稅天堂」成為首腦們研究的重要內容。在之後的多個國際會議上,協調出台了防止跨國公司利用「避稅天堂」逃稅的諸多制度安排。

一是2013年6月OECD發佈防止稅基侵蝕和利潤轉移(簡稱為「BEPS」)行動計劃,並於當年9月在G20聖彼得堡峰會上得到各國領導人的認可。BEPS的每一項行動計劃都是針對現行規則或法規中的薄弱環節,就國際規則和各國國內立法的調整提出建議,以便各國一致應對稅基侵蝕和利潤轉移問題。

二是簽訂《多邊稅收征管互助公約》。目前全球已有113個國家和地區加入《多邊稅收征管互助公約》,其中包括15個非獨立主權管轄區(如開曼群島、英屬澤西島、英屬維爾京群島等)。該《公約》主要規定了稅收征管互助方式包括情報交換、稅款追繳和文書送達等。

三是加強涉稅信息數據交換。2010 年,美國批准《海外賬戶稅收遵從法案》,明確所有金融機構必須向美國國內收入局提供美國客戶(機構或個人)的全球金融信息,否則就會受到相應的處罰。2014年OECD發佈了《金融賬戶涉稅信息自動交換標準》。截至2017年6月30 日,包括中國在內的 100多個國家或地區承諾實施金融賬戶涉稅信息自動交換標準,96個國家簽署交換協議。

四是迫於國際社會壓力,一些被稱為「避稅天堂」的國家或地區出台了應對措施。比如2018 年底,英屬維爾京群島、開曼群島、根西島、百慕大等司法管轄區紛紛公佈新的經濟實質法案,對區域內註冊或經營的企業提出「經濟實質」相關要求(即指有實際經營活動,而不是空殼公司)。2019年2月開曼群島公佈了《開曼經濟實質實施指引》,要求2019年之前已在此地註冊的公司必須在 2019年7月1日前滿足經濟實質要求;2019年1月1日後成立的公司,應在1年內滿足經濟實質要求。對於那些不能滿足經濟實質要求的空殼公司,將被處以罰款、強制註銷,或者將信息直接交換給相關政府稅務機關;虛假申報或誤導陳述的,將被處以罰款或由責任者承擔刑事責任等。

15%的企業稅率紅線,「避稅天堂」恐要涼了

這次G7集團立場一致,支持把全球最低企業稅率設為15%,對於「避稅天堂」來說,打擊力度的確不小,而且隨著反避稅合作機制的進一步健全,「避稅天堂」恐會加速變「涼」。

首先,根據稅收基金會的數據,2020年,法國、德國、義大利、日本、英國的企業稅率分別為32%、29.9%、27.8%、29.7%和19%。因此,對於G7成員國來說,支持建立15%最低企業稅率紅線,對於G7成員國影響不大。但G7成員國的目的是讓更多國家或地區,特別是具有「避稅天堂」之稱的一些低稅率國家或地區(絕大部分「避稅天堂」免征企業所得稅、資本利得稅和個人所得稅等)提高企業稅率,防止跨國公司利用「避稅天堂」規避稅款、侵蝕本國財政收入。

特別是,G7成員國會利用經濟規則制定方面的權力和經濟上的影響力,通過G20、OECD等組織,推動全球其它經濟體修改國內法,實現提高稅率的目的。

其次,由於全球主要經濟體有反對跨國公司利用「避稅天堂」逃避稅款的共同意願,所以15%的企業稅率紅線容易得到全球主要經濟體的支持,能夠成為全球行動。

資料圖。 圖片來源:Unsplash

作為「避稅天堂」的低稅率國家和地區,會成為發達經濟體施壓的主要對象,前者會被倒逼提高國內稅率,加強稅收征管。目前,英屬維爾京群島、開曼群島、根西島、百慕大等司法管轄區紛紛公佈新的經濟實質法案就是信號。

再次,除了15%的最低稅率紅線之外,還有「BEPS」行動計劃和《多邊稅收征管互助公約》、《金融賬戶涉稅信息自動交換標準》等制度安排,形成了打擊跨國公司利用「避稅天堂」避稅的組合拳。

隨著這些政策的協同發力,從稅收政策到征管層面形成反避稅合力,會讓「避稅天堂」失去政策窪地優勢。

中國公司「走出去」要防範稅收財務風險

近年來,中國對外投資增長幅度較快。

據中國商務部《對外直接投資公報》提供的數據顯示,2020年中國對外直接投資1329.4億美元,同比增長3.3%。其中商務部公佈2015年跨國公司對外投資數據中,中國對外投資流向荷蘭、開曼群島、英屬維爾京群島、百慕大群島的投資共計1164. 4億美元,占當年流量總額的 79.7%。

對於中國的跨國公司來說,在走出去的過程中,要結合國際上反避稅的有關共識和制度性安排做好稅務風險防控。特別是,跨國企業選擇「避稅天堂」設立公司「走出去」,需要考慮這些地區稅收制度以及是否接受或者簽訂了「BEPS」行動計劃和《多邊稅收征管互助公約》等,避免因不清楚國際稅收規則或者重要稅收改革共識而給企業帶來不必要的財務稅收成本。

中國一些跨國企業通過「避稅天堂」實施「走出去」經營戰略,恐面臨較大稅收財務風險。一是一些跨國企業很難達到近年來「避稅天堂」國家和地區出台的一些稅收經濟政策,比如經濟實質要求(就是要求有實際經營活動)等。

二是一些「避稅天堂」迫於國際反避稅壓力,簽署遵守或者實施國際稅收監管規則和《金融賬戶涉稅信息自動交換標準》等協議,跨國企業的所有涉稅信息實際上「交換」給有投資經營活動的其它國家或者地區,一旦被這些國家或地區的稅務部門實施反避稅調查,跨國企業將面臨補稅和罰款的稅務風險。

三是隨著國際反避稅規則和制度的完善,利用「避稅天堂」避稅,或許能夠僥倖降低企業經營成本,但也伴隨巨大稅收財務風險。

對於中國的一些跨國企業來說,唯有積極創新、提升管理效率、合規經營,才是高質量發展之道。

編輯:張笑緣 校對:王心

投稿、合作、聯繫我們:futurecity@xjbsmartcity.com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