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券商突現94年「炒幣大神」賬戶盈虧超5億!公司回應:查無此人

  導讀:馬斯克開了個「好頭」,現在有人冒充券商分析師炒羊駝幣了......

  來   源丨21世紀經濟報導(ID:jjbd21)

  記   者丨王媛媛

  編   輯丨朱益民 黎雨桐

  陽光底下沒有新鮮事物。

  最近一波數字貨幣炒作狂歡過後,有人總結,這一次馬斯克的做法和幾年前的孫宇晨幾乎沒有差別,都是先買入持有,再通過名人效應/「買犯炒作」把數字貨幣價格喊起來,然後再出貨。

  這一手法中包含著影響輿論,以及打造人設等一系列技巧和問題。現在,有人已經開始了模仿,打造了一個「低配版」幣圈精英。

  炒幣動輒幾億人民幣的盈虧!

  幣圈驚現年輕大V,個人微信被諮詢到崩潰

  最近,有幣圈朋友發現一個年輕有為的大V「本金殺手」。這位「本金殺手」不僅玩得一手好幣,還是知名券商的分析師,於是,幣圈朋友發來詢問,表示特別想知道這位青年才俊是哪家分析師。

  從「本金殺手」微博上的內容來看,這是一名1994年出生、2018年畢業進入券商工作,目前就職於東吳證券研究所的傳媒組分析師,姓名叫「高靖澤」,2020年5月剛辦完婚禮。

  不知道算不算財務自由、但是動輒幾億人民幣的盈虧。

  據微博描述,過去一年他致力於向傳統金融從業者科普區塊鏈和數字貨幣等技術,並在上個月由於金融機構從業者不斷向其提問狗幣還能不能買、導致其微信無法接收新消息。

  業內人士:不知道圈內有這麼「優秀」的人

  東吳證券內部人員回應

  對這樣一個年輕有為的青年才俊,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向幾位基金和券商朋友了解情況,被採訪到的業內人士紛紛表示,不知道圈內還有這麼個「優秀」的人。

  眾所周知,證券從業人員、尤其是券商分析師這樣的核心從業人員,都可以在證券業協會官方網站上查到其證券從業資格。但在協會官網上,「高靖澤」卻是查無此人。

  那麼,這位高姓分析師是不是還沒來得及備案,且其人不被業內廣泛知曉?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進一步向東吳證券求證,東吳證券研究所的人也不知道還有這麼一位分析師存在。

  值得注意的是,「本金殺手」曾在微博中曬出過東吳證券的工作證:

  當記者把這張截圖給東吳證券的人看,東吳證券的人都驚呆了,這的確是其2021年春季策略會的工作證。不過,由於券商策略會往往能有多種渠道參加,且「拿到」工作證拍照也不難,所以這張圖片並不能完全證明其實東吳證券研究所的人。

  目前,東吳證券傳媒組一共四個人,分別是:傳媒首席張良衛、資深分析師周良玖、研究助理張飛鵬、研究助理李賽。篩選性別、年齡之後,只有張飛鵬和「高靖澤」的年紀相仿,不過從證券業協會上備案的照片來看,兩個人長得挺不像的,基本排除是分析師換了個「馬甲」上陣。

  而在百度上搜索,這位高姓分析師還頂著東吳證券傳媒互聯網組分析師的名號,參加過小型分享會,發表過有關NFT、DeFi的觀點。

  「這就更離譜了,都沒看到過有這個人或者有相關研報。基金、券商的投研人員,要公開發表觀點,都要先走合規,尤其是券商分析師,要先有入庫研報。」有買方人士稱。

  所以基本可以確定的是,這位看起來非常優秀的青年才俊「本金殺手」,其券商分析師的人設是冒充的。

  更有大V「高仿」中金公司研究員

  除了高姓分析師冒充券商從業人員,與其在社交媒體上互動的另一位微博認證大V「丹華CFA」,似乎也在打證券從業者的擦邊球。

  「丹華CFA」微博認證為「上海中金投資(集團)有限公司證券投資事業部高級研究員」。

  而據天眼查,這個中金投資(集團)的股東是4家分別來自江浙滬地區的民企,和公眾認知中那個高大上、攜帶有外資基因的國內一流大投行中金公司,沒有一點關係。

  儘管「丹華」在某媒體上接受過採訪,並自稱「2017年的時候,我還是持有CFA證書,想要努力拿下『三年金牛獎』的一名A股基金經理」,但其並未明確自己當年就職於哪家基金公司。此外,從基金經理到高級研究員,這位持有CFA證書的「丹華」,出現了令人費解的跳槽降級。

  另外,在「丹華CFA」的社交媒體上,對上述高姓分析師的講座進行了公告。不過,他們的互動,像極了穿著金融從業者衣服抱團普及數字貨幣,更像極了同一家MCN機構下的多名網紅之間的互動。

  為了推廣「羊駝幣」而冒充券商分析師?

  那麼,高姓「分析師」為什麼要冒充券商分析師的人設?有幣圈投資者稱,可能是為了模仿馬斯克和孫宇晨。

  從「本金殺手」的社交媒體來看,這位「高姓分析師」除了關注DeFi、比特幣、狗狗幣等圈外人都耳熟能詳的話題外,還是羊駝幣的擁躉。

  有幣圈投資者稱,高靖澤是「羊駝大戶」,意即持有不少羊駝幣。

  而羊駝幣,目前只是幣圈投資者知道的投資品,尚未像比特幣、以太坊、狗狗幣這些名詞一樣「成功出圈」。

  「羊駝幣的英文是『Alpaca』,它是幣安交易所孵化出來的一個平台項目,這個平台項目叫『Alpha Finance Lab』。簡單來說,在這一波數字貨幣熱潮中,技術上出現了創新,也就是出現了DeFi這種去中心化金融的盈利模式、或者說邏輯。這個模式的開創者是另一個平台,而Alpha Finance Lab是後續眾多模仿者之一。」有區塊鏈研究者稱。

  Alpha Finance Lab的功能概括來說,就是一個去中心化的借貸平台,它沒有主控人,只有智能合約,所有人都能在這裏抵押自己的數字資產、並換出其它類型的數字資產。

  「未來這一項目在區塊鏈世界能否走出來,要看其運營,但談不上有多大的創新或者技術更新。並且其業務模式在中國很容易被認為是非法。」上述區塊鏈研究者稱。

  不過,羊駝幣的持有者們正在通過不同的方式獲取影響力、試圖讓這個幣成功出圈。

  例如上面的高姓分析師,冒充券商分析師的人設,並稱自己2021年的主要工作方向就是向基金公司、保險公司等傳統金融機構普及數字貨幣和DeFi的相關知識,儼然一個向金融行業普及DeFi和數字貨幣的「傳教士」。

  這樣也許讓他看起來更具專業性和話語權,或許他持有的數字貨幣也會被其他追隨而來的投資者認為是更有投資價值,從而加入市場、抬高羊駝幣的價格。

  但是,聰明的投資者應該知道,中國金融機構如何推進數字貨幣,從來都不是一個券商分析師能夠推動的,這是中國人民銀行早已有規劃的戰略。

  至於DeFi,也許大型基金公司、保險公司會對相關技術進行研究。但如果這些金融機構真的要選一個「橋樑」,國盛證券研究所所長助理、區塊鏈研究院院長宋嘉吉,可能是更合適的人選。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