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要把英語驅逐出歐盟會議?背後有個不可避免的大趨勢

原標題:法國要把英語驅逐出歐盟會議?背後有個不可避免的大趨勢

▲資料圖。圖片來源:新京報網。

▲資料圖。圖片來源:新京報網。

6月7日,英國《每日電訊報》率先刊出一篇標題驚悚的文章《法國計劃從歐盟會議中驅逐英語》,隨後《太陽報》《快報》等英國媒體也紛紛跟進。

這些報導援引「一位歐盟外交官」的話稱,法國總統馬克龍計劃利用2022年法國接任歐盟輪值主席國的便利,在歐盟理事會的重要會議和工作組討論中主要使用法語作為工作語言,並且減少為與會者提供翻譯。

《每日電訊報》宣稱,他們為核實這一消息向歐盟有關機構用英語提交了一份信函,迄今並未得到答覆。媒體致電詢問時,一位歐盟官員用法語回答「我們正等待這封信的法語譯本」。

這家英國媒體還引述消息人士的話稱,未來法國政府將撥出專款並提供師資,幫助歐盟各國與會者「補習法語」,以便適應今後歐盟各種會議和工作場合法語越來越多、英語越來越少的新環境。

▲資料圖。圖片來源:新京報網。

▲資料圖。圖片來源:新京報網。

再見英語?

法語曾經是歐洲最流行的工作語言和全球最權威的外交工作語言。國際奧委會、國際足聯等國際機構的章程至今仍規定本組織工作文件以法語文本為準,後者(FIFA)的譯名縮寫也是法語的。

歐盟的前身歐共體(CEE)最初創始國有三個國家,一開始就以法語為官方語言。直到1973年英國和愛爾蘭加入,才有了英語的一席之地。在這一背景下,歐盟的行政中心(比利時布魯塞爾)和立法中心(法國斯特拉斯堡)都設在法語城市,法語也長期壟斷著歐盟第一工作語言的地位。

但這一局面自2004年開始發生重大變化。

自這年起,歐盟開始大舉東擴,大量中東歐國家加盟。這些國家當然都有各自的官方語言,但它們的官方語言在歐洲範圍內都較為「小眾」,而且這些國家已習慣在國際外交場合使用英語作為「第二語言」,這刺激了英語的應用。

不僅如此,隨著網路時代的到來,英語在全球範圍內、尤其是在「新知識」領域的地位與日俱升,而法語和其他「國際語言」的地位一度下降。

然而,英國的「脫歐」讓一切變得撲朔迷離起來。如今的歐盟27國中,僅有馬爾他、愛爾蘭兩個小國使用英語作為常用涉外工作語言,而愛爾蘭實際上也有自己的母語,真正以英語為母語的國家只剩下馬爾他。相較之下,歐盟另兩種工作語言法語和德語,則分別有4個和3個國家。繼續沿用英語作為首選工作語言,似乎有些說不過去。

關鍵在於,如今似乎有了在歐盟工作場合說「Au revoir,l`anglais」(法語「再見英語」)的可行性。

中東歐國家加入歐盟之初,的確對原有的「法語第一」工作氛圍感到陌生,寧願說英語。但這些國家實際上並不缺乏「法語外交」的傳統。隨著對歐盟工作的日益熟悉,這些國家的工作人員使用法語而非英語進行在歐盟內進行交流,已不再是什麼難事。

英國的「脫歐」則讓這些中東歐國家的「歐盟內部去英語化」更少了一些心理負擔。正如一些活躍在布魯塞爾的中東歐人士所坦言,如今在布魯塞爾和斯特拉斯堡使用法語顯然更方便,且用法語和來自其他歐盟國家的同事交流顯得更有檔次,最重要的是更「不見外」。

英國小報或許是在危言聳聽

不過話說回來,不排除英國小報是在危言聳聽。

歐盟是世界上規定官方語言最多的重要國際組織,官方語言多達24種,幾乎每一個成員國的主要母語和本國官方語言都在列,英語也仍然躋身其中,並未因英國的「脫歐」而有任何改變(這是因為以英語為母語和官方語言的馬爾他仍是歐盟成員國)。而英語也仍然位列歐盟三大工作語言之一,並沒有真的被馬克龍和法國「踢出去」。

當然,未來歐盟工作場合的「法進英退」恐是大勢所趨,這也是歐陸和歐盟內部一個緩慢但鮮明的走向。

或許,作為局外人,都應對英法這對「老冤家」諸如此類的「官司」看開些。整天譏諷「英國鄉巴佬」的法國人照樣向英吉利海峽對岸的鄰居傾銷Bol多葡萄酒,而威斯敏斯特宮也沒人提議把英國國徽上的古法語(Honi soit qui mal y pense,「心懷歹念者必會蒙羞」)置換為英文。

□陶短房(專欄作家)

編輯:丁慧 實習生:葉可慧 校對:劉軍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