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歲父親與60歲兒子,終於相認了

澎湃新聞記者 邵克

58年了,再次見到親生父親,「羅亞軍」都已經當爺爺了。

6月8日下午,在公安部組織的認親活動上,「羅亞軍」跑步沖向已白髮蒼蒼的父親羅鳳坤,兩人抱在一起,積壓已久的感情瞬間爆發。90歲的父親,當年熱切地想聽兩歲兒子叫的一聲「爸爸」,時隔58年,終於清晰明亮地聽到了。

1737名,這是今年1月「團圓」行動開展以來公安機關已找回的失蹤被拐兒童數目,「羅亞軍」是他們其中之一。

當下,盜搶拐賣兒童犯罪少發且基本實現快偵快破,但仍有一些多年以前失蹤的被拐兒童尚未找回,孩子和父母承受骨肉分離、家庭破碎的痛苦和煎熬。

公安部刑偵局局長劉忠義說:「歷史的東西擺在那,你不能視而不見,不能迴避,必須得正視這個問題,到什麼時候刑偵幹警都不會放棄的」。

6月1日兒童節當天,公安部刑偵局全面公佈了3000多個公安機關免費采血點信息,公安部刑偵局副局長童碧山呼籲,尚未采血的失蹤被拐兒童父母、疑似被拐人員和身源不明人員,儘快選擇附近的采血點接受免費採集,相信科技尋親力量,離散親人團圓就差「一滴血」的距離。

6月8日,90歲的羅鳳坤與失散58年的兒子相認。

被拐

羅鳳坤身體還算硬朗,不過他的妻子在10年前就已去世。妻子去世後,他自己住在村子的老屋裡,紅瓦灰牆,自己照料著自己的衣食。

他在院子養滿了花花草草,院牆邊的花壇里有,牆角也有,只留了中間的過道。羅鳳坤說,兒子被拐以後,他常年想念,「擺花心裏好受點」。

1963年1月,家住棗莊的羅鳳坤和妻子帶著孩子探親,夜宿薛城火車站。大人和孩子都睡著了,兩歲的兒子「羅亞軍」放在了椅子上。

大概到了凌晨兩點多鍾,「羅亞軍」不見了。「一直到天明了也沒有找著,也報當地派出所了」,現如今回憶起當時的情景,羅鳳坤說自己「哭得不行,好長時間都不想吃飯」。為了找孩子,他還到濟南、徐州等地登報找過,但都杳無音訊。

那時候羅鳳坤的小兒子羅濤還沒有出生。羅濤告訴澎湃新聞,自己小的時候就經常聽父母說起這件事,二老逢年過節就傷心。母親去世的時候還很遺憾,叮囑子女們,不管到什麼時間,一定不要放棄尋找這個被拐的兒子。

另一邊,在濟寧市微山縣,男孩「付貴林」有兩個姐姐,在父母的疼愛下長大。十幾歲的時候,「付貴林」聽到鄰居無意中說自己不是父母親生的,當時他沒敢相信。但聽到的次數多了,他自己也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被父母遺棄了。

21歲時「付貴林」結了婚,接下來有了孩子。家庭的重擔壓在身上,他必須在外奔波養家糊口。

「付貴林」說,1993年的時候,自己去了礦上打工,非常累。困難無助的時候,會想到要找到親生父母,找到家。但當時上有老下有小,要靠他掙錢,他只能強迫自己把這個想法壓在心底。

再過兩年,養父母相繼去世,臨終的時候也沒有說起「付貴林」的身世。因為養父養母對自己很好,他也沒有去問他們,怕傷養父母的心。就這樣,這個心病就一直就留在心裏。

團圓

2015年,羅濤在電視上看到,通過采血做DNA比對,可以幫助找到失蹤被拐的親人。他帶著父親來到棗莊市公安局報案,警方採集了羅鳳坤的血樣。

棗莊市公安局刑偵支隊副支隊長叢四新告訴澎湃新聞,因為案件案發時間太長,加上被拐兒童母親已經去世,通過打拐基因庫進行單親比對,獲取的數據非常龐大,不具有可研判的條件,因而沒有獲得有效線索。

2000年時,DNA技術就被應用於打拐。公安部物證鑒定中心信息化處處長劉冰介紹,當時,DNA資料庫還未聯網,技術能檢測的基因座,也就是代表一個人生物特徵的點還比較少。21年來,DNA技術經過幾次迭代升級,公安機關建立了聯網的打拐基因資料庫,同時由於儀器靈敏度上升,檢測試劑也在更新,可以檢測到的特徵點越來越多,整個識別的準確率也就變得更高。

事實上,因為中國DNA檢驗技術及資料庫建設處於世界先進水平,檢驗方法穩定可靠,個體識別精準高效,已成為查找認定親緣身份最準確的方法。

2021年1月起,公安部部署全國公安機關開展 「團圓」行動,要求全國公安機關依託「打拐DNA系統」,通過積極完善父母尋找失蹤被拐兒童信息、廣泛採集疑似被拐人員數據、及時組織技術比對核查、紮實開展積案攻堅等工作,全力偵破一批拐賣兒童積案,全力緝捕一批拐賣兒童犯罪嫌疑人,全面查找一批失蹤被拐的兒童。

公安部從全國抽調六十多名刑事技術和情報研判專家,集中力量和各種資源手段,開展「團圓」行動技術比對會戰。

專家組成員、公安部特邀刑偵專家劉峰介紹,專家組在研究羅鳳坤一案的過程中發現,老人雖然妻子已經去世多年,但還有四名子女。專家組提出對四名子女的信息進行採集,結合老人的DNA信息,倒推出母親DNA信息,從而跟老人的DNA信息組成雙親DNA信息,在打拐資料庫中進行比對。

一名高度疑似人員就這樣出現了。打拐民警迅速行動,6月1日,經複核確定「付貴林」就是當年羅鳳坤被拐的兒子「羅亞軍」。

6月8日下午,相認後,羅鳳坤雙手攥著兒子的手久久不願撒開,幾個兄弟和姐姐拉著家常,盤算找個日子,讓這個失散的兄弟,帶上家人,回到棗莊,擺一次家宴。

本期編輯 周玉華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