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今年已為215個家庭尋回失蹤被拐兒童,失散最長50年

澎湃新聞記者 庄岸

團圓現場 警方供圖

6月8日,四川遂寧,「團圓•我們在行動」 聯動認親直播四川分會場傳來陣陣哭泣聲,這不是悲傷,而是來自綿陽、樂山、遂寧三個失散多年家庭喜極而泣的聲音。這日思夜想的團圓,他們等了30多年,盼了1萬多個日日夜夜。

澎湃新聞從四川省公安廳處獲悉,按照公安部和省委省政府統一部署,全省公安機關深入推進打擊拐賣兒童犯罪「團圓」行動,今年以來,已成功為215個家庭找回失蹤被拐兒童,實現了「團圓夢」。其中失蹤被拐20年以上的155人,最長的時間為50年。

在「團圓」行動中,四川公安機關深入開展基礎信息核查,積極部署全省公安機關廣泛採集被拐人員相關信息。今年5月13日,經過夜以繼日的比對工作,樂山市公安局入庫的盧某、范某某DNA信息和重慶市公安局入庫的付某某(男,32歲,現住河北省保定市)DNA信息比中。

從事打拐工作的民警深知,如果不能及時找回孩子,被害人家庭的傷痛永遠都無法愈合。因此,樂山市公安局「打拐辦」一刻也不敢耽誤,立即通過河北保定警方聯繫付某某,再次採集血樣,進一步檢驗複核。經複核,最終確認了付某某即是盧某、范某某失蹤30年的兒子。

團圓現場 警方供圖

「恩重如山。」時隔30年,終於和日日夜夜思念的兒子團聚了,年過半百的范某某對民警頗為感激。遺憾的是,父親盧某因痛失愛子傷心欲絕,長期精神恍惚,已於2021年初病故,未能見到這團圓的一刻。

1990年3月,遂寧市射洪縣於某某、何某某之子於某某(3歲)被人偷抱走。案發後,遂寧市公安局立即組織精幹力量全力調查,因受限於線索較少、偵查手段落後,經大量現場勘查、走訪調查均無結果。

「團圓行動」開始後,四川公安機關對所有疑似被拐兒童進行了再次梳理並開展網上DNA比對。今年5月,射洪市公安局接三台縣公安局協查:通過DNA新技術比對,初步確認九十 年代被拐的男子胡某某為射洪轄區人氏,請協助排查。經細緻的調查核實,證實胡某某就是1990年射洪縣失蹤的「於某某」。

6月8日,在省市縣三級公安機關的共同努力和見證下,與家人分別31年的於某某終於和父母團聚。見到了日夜思念的兒子,父母臉上難掩激動之情,和久別重逢的兒子長久擁抱,彷彿再也不想鬆開雙手,當時的情景感動了在場每一個人。

1984年12月20日,綿陽安縣村民安某某帶2歲的兒子安某到河清鎮趕集賣雞,安某在父親賣完雞,轉身與人換零錢時失蹤。37年來,安某某夫婦與綿陽市區兩級公安機關想盡各種辦法尋找孩子的蹤跡,但一直沒有有價值的線索。

「團圓」行動中,四川公安機關強化信息採集,全面查找失蹤被拐兒童。今年5月20日,通過公安部DNA打拐資料庫盲比,安某某的血樣與綿陽市公安局刑偵支隊採集的河南省獲嘉縣人劉某某血樣所檢遺傳標記符合遺傳規律,確認具有親緣關係。至此,失蹤37年的安縣河清鎮兒童安某被綿陽市公安機關成功找回。認親現場,父親老安緊緊握著民警的手,一個勁地表示感謝。

「每一個孩子背後都承載著一個家庭的希望,親人是人們永遠的思念和牽掛,打擊拐賣,防範走失,關乎千家萬戶的幸福。」四川省公安廳相關人士表示,四川公安機關將不斷強化打拐反拐各項工作,以最堅決的態度、最有力的措施持續加大拐賣兒童積案攻堅,全力推進「團圓」行動深入開展。

澎湃新聞注意到,6月8日當天,除了四川遂寧,公安部還在山東濟南、江蘇徐州、河南平頂山部署開展了「團圓」行動認親活動,四地共有11組失散家庭實現團圓。

責任編輯:湯宇兵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