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上風口的寵物小鎮:「環保風暴」過後 掘金狗咬膠

  原標題:站上風口的寵物小鎮:「環保風暴」過後,金塊狗咬膠

  早上7點左右,水頭鎮馬路上一輛輛工廠大巴魚貫而行,不時出現在人們視線。

  車內乘客都是鎮上寵物用品生產工廠員工,她們大多家住附近。大巴如同公交車,按照設定路線繞一圈,定點接上人,也為小鎮一天的工作按下開始鍵。

  蔡阿姨每日早8點到晚5點,亦復如往常的狗咬膠產品包裝工作,已經做了十幾年。

  狗咬膠,是這個浙江溫州平陽縣小鎮的支柱產業,曾經遍布超過一千家製革企業,盛極一時。如今,一系列騰籠換鳥措施下,水頭鎮打造出全國知名寵物小鎮,從最早的狗咬膠產品衍生出眾多寵物用品、食品的生產銷售,遠銷海外。

  近期,新京報記者走訪水頭「寵物小鎮」看到,除了不少寵物食用品企業興起,周邊鄉鎮在寵物經濟輻射下已然成為產業鏈上的一環。水頭寵物小鎮,正在成為一個全國性的產業聚集地。

  出海

  皮革邊角料變廢為寶,一年45億產值

  勤豐寵物營養科技有限公司內,一輛滿載狗咬膠成品貨物的卡車整裝待發,即將開往上海碼頭,這些貨物也將漂洋過海前往歐洲。

  狗咬膠出海,只是小鎮上的一個掠影。工作人員介紹,廠里產品主要是出口,每個月出口量大概四十個集裝箱。

  「這個產品在Wall瑪的銷量是同類產品里最高的」,工作人員指著一款代加工的狗咬膠對記者說,工廠生產線一直比較忙,一年總產值接近3億元。

  狗咬膠是專門為寵物狗設計開發而成的一類零食,也是用於清潔口腔的「玩具類食物」。平陽結緣狗咬膠,還要追溯到幾十 年前。

  上世紀90年代,溫州平陽皮革產業十分發達。當地廣為流傳的故事里,庄明禮老先生曾經意外得知狗咬膠用品可以用廢舊皮革製成,便開始將皮革邊角料粉碎,重新壓製成為狗咬膠,並將業務拓展至海外。

  一位業內人士告訴記者,水頭鎮早期發展起來的寵物用品加工廠,幾乎都是「親戚帶親戚」,不斷有人從事狗咬膠生意。

  1996年,朱招寵機緣巧合踏入寵物用品行業。

  「我們這裡有製革基地,從前有很多泰國和中國台灣的客商詢問我們豬皮、牛皮的下腳料,後來得知他們是用來做狗咬膠。」

  朱招寵從中看到機會,經過向當地開山鼻祖一番請教,當機立斷成立了一家皮件製品廠。按照他的說法,這是溫州人善於發現商機的特性。

  「我們了解到狗咬膠在美國的市場非常大,他們的寵物是美國人口的1.3倍,是我們這個行業的最大市場。」

  那時候的企業,尚沒有自主進出口權,朱招寵帶著工廠生產的狗咬膠前往廣交會,頻繁接觸外貿公司,再去尋找海外訂單。

  朱招寵告訴記者,直到2000年左右,企業逐漸享有獨立進出口權,狗咬膠也開始自主走出國門。「去美國、歐洲、日本參加寵物展,才可以找到一些訂單」,朱招寵不斷跟老外打交道。

  從小訂單到大訂單,朱招寵的工廠有了起色。目前公司在歐美的大客戶有幾十個,「有過硬的產品質量、按時交付、有好的價格,我們水頭的工廠在世界上都享有盛譽。說起寵物咬膠產品,老外都要給我們豎大拇指。」

  談起寵物用品,業內總會提起「中國平陽」。企查查數據顯示,平陽縣內與寵物用品相關的在業狀態企業超過1600家,其中,水頭鎮已經從狗咬膠發展出寵物肉類產品系列、寵物玩具、寵物服裝、狗帶、牽狗繩、狗窩等幾十個系列、上千個品種產品,遠銷美國、歐盟、澳大利亞、韓國、日本等30多個國家和地區。

  記者自平陽寵物小鎮獲悉,目前水頭鎮上的寵物咬膠食品出口額佔全國同類產品總量的60%以上,去年產值超過45億元。

  作為寵物用品上市第一股的佩蒂股份,是這裏的龍頭企業。

  佩蒂股份董事會秘書唐照波告訴新京報記者,目前公司主要有兩大業務,分別為自主品牌的產銷和ODM加工業務,後者主要針對國外市場。

  「水頭以前有一定量的皮革加工工廠,我們的產品與屠宰加工相關聯,因此在這裏形成了寵物咬膠產業」,談及寵物產業發展歷史,唐照波表示,水頭鎮在國內已經具有一定領先性,「未來還是有比較大的發展空間。」

  佩蒂股份已經是水頭鎮最大的寵物食用品生產企業,2020年度營業收入達到13億元,其中85%來自於國外銷售。

  輻射

  狗咬膠產業鏈:村頭曬生皮,村裡代加工

  水頭鎮的寵物產業輻射到周邊鄉鎮,甚至是整個平陽縣,小加工點應運而生。

  新京報記者在水頭鎮麻園產業園區看到,廠房裡兩側一個個碩大的圓柱體木箱咯吱咯吱轉動。木箱猶如一台巨型洗衣機,上午放入的新鮮生皮正在「清洗」。

  這樣的生皮很多會運到鳳巢村,晾曬後成為狗咬膠製品原料。

  正午時分,距離水頭鎮十幾公里的鳳巢村陽光剛剛好。溫風習習,一張張白色牛皮被竹竿撐起蒸發水分,這是曬制生皮最基礎的步驟。

  老劉將一摞摞僵直的生皮搬運到三輪車上。他看起來精神奕奕,聊天間始終不肯透露年紀,只說自己已經年過60,在這裏每個月三千多的薪資能「混口飯吃」。

  楊麗華工廠里的員工很多是像老劉一樣的周邊村民。原本從事童鞋零售的她,2012年下半年開始做起了狗咬膠半成品生產生意,並專門供應給佩蒂股份等大型生產商。

  2013年,楊麗華工廠擴容,次年買下鳳巢村裡的小工廠。目前,年產值已經超過4000萬。

  鳳巢村位於平陽縣騰蛟鄉,一條河貫穿,兩側分佈著大大小小的加工廠或小作坊。新京報記者注意到,生皮產業在這裏十分集中,沿河岸兩側,掛在柱攔上晾曬的白色生皮格外顯眼。

  楊麗華告訴記者,鳳巢村一些居民也會從山東、河南等地購買濕皮,晾曬完成後再賣給加工廠。

  平陽大大小小的寵物用品加工廠里,不少成品生皮都出自鳳巢,齊平寵物營養科技有限公司就是其中之一。廠房倉Curry,皮革氣味濃重,一樓兩個切割機便是操作台,兩名工人拿著近乎半透明的牛皮,切割成寬度不過幾厘米的長條形狀。

  狗咬膠加工並不複雜,至今仍保留著粗放的加工方式,也成了勞動密集型產業。切割後的牛皮會再次經過發泡處理,有的需要手工編成麻花狀的「骨頭」,烘乾消毒後便成為一根狗用咬膠。

  這樣一個工廠,每天耗費1噸左右牛皮和豬皮。工作人員介紹,齊平寵物營養科技有限公司工廠面積有一萬三千平方米,每年用掉的干豬皮和牛皮原材料要有三百噸。整個工廠有三百多名員工,平均薪資可達到四五千。

  平陽縣作坊式的企業很多。朱招寵表示,小企業主要是負責流水線上的配套環節,「我們有些外包、工藝類的產品,都可以讓一些小工廠做,還可以依託農村富餘勞動力,增加他們的收入。」

  「小企業2000年以後陸陸續續增加,年產值能做到幾百萬上千萬的比較多。」他說。

  換新

  颳起環保風暴,「寵物狗把這張皮給咬了」

  又開始一天忙碌的工作。

  洗手、換裝、消毒一系列流程後,蔡招弟到佩蒂股份的包裝車間領取一天所需的包裝材料和狗咬膠半成品。包裝材料分發給工人,還要進行一系列打箱、裝櫃,大部分產品最終銷往歐美,部分於國內市場售賣。

  80後蔡招弟已經在寵物用品行業工作5年。家住平陽縣水頭鎮的她,此前,輾轉於浙江工廠打工,與孩子和丈夫聚少離多。水頭本地的寵物用品行業吸引她回家賺錢養家。

  目前,蔡招弟丈夫在當地從事汽車行業工作,她工作之餘還能學習寵物行業相關知識。「我的理想是能夠干到退休」,蔡招弟笑著,暢想著未來。

  採訪當天,新京報記者走在水頭鎮不時能看到各個工廠掛出的招聘信息。其中,源飛股份大門口招聘信息顯示,該公司長期招聘生產車間和包裝車間員工,福利待遇包括「五險一金、節日及生日福利、提供食宿(宿舍有空調、熱水器)、外來在溫員工提供外宿補貼,報銷過年往返補貼等。

  實際上,水頭鎮的製革產業早在上世紀80年代末就開始發展,到了2002年擁有製革企業1290家,成為平陽縣主要財政收入來源。

  不過,集中的製革產業也讓水頭鎮經受了嚴重污染問題。2003年,水頭製革基地污染案件被國家環保局列為全國十大最新環境違法典型案件和省九大環境違法案件之一,2004年當地掀起一輪又一輪環境整治。

  除舊迎新,水頭鎮寵物用品產業迎來發展機會。

  「製革行業在我們這污染嚴重,壯士斷腕砍掉製革行業的同時,作為食品的寵物咬膠保留了下來」。浙江省進出口寵物食品用品行業協會常務副會長朱招寵對記者說,按皮革老闆們調侃的說法,「我們的寵物狗把這張皮給咬了」。

  2012年,平陽縣對水頭鎮上製革產業重點進行改造提升。2016年,水頭鎮上拆除了225家廠房。

  也是在這一年,平陽縣提出將水頭鎮打造成「寵物小鎮」,以原水頭皮革基地為主體,規劃總面積約3.3平方公里,其中核心建設區1平方公里。

  寵物小鎮工作人員表示,寵物小鎮計劃打造全寵物鏈、全產業鏈,主要包括寵物玩具、寵物食品、寵物服飾等二產工業品以及寵物育種、寵物培良等涵蓋一產和三產的特色產業,並由此延伸出寵物民宿、寵物醫院、寵物學院等三產服務業,創新發展寵物特色旅遊產業。

  按照唐照波的說法,整個寵物產業從全球規模看已經有2000億-3000億的市場空間,「寵物小鎮是國內最早做小鎮的概念,打造區域性的品牌,未來寵物有很大的擴展空間。我們不僅可以從產品上,也可以從服務上得到很多發展。」

  記者注意到,水頭鎮的一些大企業也在讓工廠「走出去」,除對生皮需求較高的狗咬膠外,植物咬膠整體的產能也在不斷增加。此外,寵物用品公司也已經崛起。

  以行業內龍頭企業佩蒂股份為例。唐照波告訴記者,目前佩蒂股份在平陽縣有兩大生產基地,同時在江蘇泰州也有工廠布局。

  水頭鎮上的另一家公司源飛股份,將主要目標放到了「寵物時尚」領域。

  在源飛股份的牽引帶生產車間,縫紉機噠噠作響,流水線上人們給花花綠綠的寵物牽引帶縫上金屬扣、蝴蝶結,成為樣式流行的寵物牽引帶。

  源飛股份董事長庄明允對記者表示,公司最早的業務同樣集中在狗咬膠上,而現在,經營目標是要覆蓋寵物的「衣食住行」,公司也已經開始上市輔導,計劃衝刺IPO。

  「我們這裏20年前就是最大的出口人用皮帶生產基地,皮帶也是下腳料。而人用皮帶的下腳料皮革可以做寵物帶,我們論重量去拿這些下腳料,最後論條賣寵物帶。這個量不是很大,產品簡單,但是利潤是最高的。」

  如今,源飛股份的寵物帶多種多樣,從最早的皮革類,衍生出布質、絨質等品類。源飛股份官網顯示,目前公司年產700萬公斤的狗咬膠,5000萬條寵物牽引帶。

  陣痛

  52億目標未完成,小鎮建設待加速

  手機提示音不斷響起,朱招寵收到了5月份寵物小鎮活動的策劃案。

  每一年,寵物小鎮上都會舉辦一些特色寵物主題活動,也被稱為「愛寵日」。今年的「愛寵日」活動已在5月底舉行,持續三天時間,主人們帶著萌寵來此遊玩,只是其中一項。

  朱招寵介紹,寵物小鎮打造目標是要成為「全國寵物企業總部高地、全國寵物聖地、時尚旅遊目的地」。

  不過,從建設上看,水頭鎮的寵物小鎮也曾進入瓶頸期。

  根據溫州市人民政府官網2017年寵物小鎮規劃,「在『十三五』期間,平陽寵物小鎮將建設15個項目,總投資達52億元。」「十三五」已經收官,寵物小鎮的預期建設尚需繼續前進。

  記者注意到,也就是在2017年,浙江省發改委發佈對2016年度特色小鎮考核結果,被降格的5個特色小鎮中包括平陽寵物小鎮。

  截至今年5月底水頭鎮政府披露的數據顯示,「小鎮建設如火如荼,完成投資28.3億元,盤活土地3580畝,核心區和規劃區發展空間全面打開,寵物小鎮客廳、寵物小微園、眾創城等一批項目相繼落地」。

  水頭鎮的溪心半島,正是寵物小鎮的核心規劃位置。4月底,記者走訪溪心村,當地村民表示,這裏原本遍布一些製革工廠,在環境污染治理後已被拆除。

  記者注意到,溪心村整體建設進展緩慢,相關位置的規劃道路尚在建設中。記者在標記為「寵物小鎮規劃1號地」看到,內部仍被藍色擋板隔斷,尚無集中建設痕迹。

  6月8日,新京報記者從寵物小鎮方面獲悉,2021年平陽寵物小鎮啟動創建規劃調整。根據新規劃,總用地面積約3.31平方公里,核心區面積約1平方公里,重點培育寵物用品產業和寵物休閑旅遊產業兩大主導產業。目前寵物小鎮市政道路上溪大道一期已順利通車,「市政道路管網二期工程順利推進,搭建出園區總框架。」。

  記者在平陽縣人民政府公開信息看到,今年4月,平陽縣水頭鎮眾創城二期市政配套的4條道路建設公開招標成功。目前,寵物小鎮的一些項目也開始招商。根據今年5月平陽縣發佈的招商引資方案,涉及寵物小鎮的項目有3個。其中,「寵物小鎮寵物用品生產加工項目」投資10億元,佔地面積約170畝,現在屬於「土地已成熟,正尋找合適投資方」階段。

  寵物小鎮方面表示,小鎮配套的眾創城項目計劃建設11棟獨門小院廠房,3棟h型按需分割廠房,可引入上百家寵物用品、皮革皮件等行業上下游企業。「目前招商形勢可喜,已與多家寵物企業簽訂入園協議。」

  記者了解到,目前寵物小鎮「規劃期為2021-2025年,大部分建設指標還未落實」。

  這個歷經變革的小鎮,改變依然在繼續。

  記者手記

  水頭鎮因寵物而變

  從溫州機場一路出發,我不斷跟接觸到的人聊當地寵物產業,最初收穫並不大。畢竟,在水頭鎮之外的溫州,可做的生意太多了。至於寵物產業,溫州乃至浙江省都已有不少規模化的企業。憑藉狗咬膠產業,水頭鎮拿下了浙江建設寵物小鎮的名號。

  剛到水頭鎮時,我第一眼注意到工廠門口外放著的招聘廣告,有人專門值守並答疑解惑。幾乎不會加班、車接車送的福利條件,在當地看來不失為打工的好選擇。

  近年來,一股寵物熱潮正悄然興起。寵物小鎮也因此有了光環。寵物小鎮提出已有五年時間,不少項目仍處於建設或待建設中。改變已然因寵物而生。2016年,寵物小鎮的概念提出後,位於水頭鎮上的平陽縣第二職業中學誕生了一個新專業:寵物養護與護理。平陽縣第二職業中學校長葉楊才透露,寵物小鎮批下來時提出硬性要求,當地必須要有一個職業中學支撐寵物小鎮的長遠發展,新專業由此而來。

  目前,這一專業開設了3年,每年能招收40名學生。面對溫州地區這一專業二三百的就業缺口,葉校長盤算著擴大招生。他告訴我,目前依然受限於師資能力等問題,短期內無法擴展招生。新校區建成預計還需要有三年,「到那時候,寵物專業想要做強做大,才會有基本的硬體基礎。」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