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近視?你需要管控孩子的遠視儲備

原標題:防近視?你需要管控孩子的遠視儲備

13e6-krhvrxt0215643.jpg

    2021年6月3日,浙江省湖州市長興縣實驗小學,一張高達9米的巨型視力表出現在教學樓牆體上,引得學生課餘時間紛紛「測試」。 視覺中國供圖

    眼科專家認為,0-3歲兒童的視力篩查不該被忽視,這也是近視防控關口前移的重要方面。2018年6月,北京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小兒眼科副主任醫師肇龍在為一名幼兒檢查眼睛。劉昶榮/攝    眼科專家認為,0-3歲兒童的視力篩查不該被忽視,這也是近視防控關口前移的重要方面。2018年6月,北京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小兒眼科副主任醫師肇龍在為一名幼兒檢查眼睛。劉昶榮/攝

    黃婷的女兒今年4歲多,為了避免孩子哭鬧,她常常用手機給孩子放視頻,飛機上、火車上、餐桌上、床上,孩子一看就是幾個小時,不捨得放下手機。雖然黃婷擔心屏幕會對孩子的視力造成影響,但她說「沒辦法,不給手機就哭,講道理也沒用」。

    2020年,國家衛健委發布的首部《中國眼健康白皮書》顯示,2018年全國兒童青少年總體近視率為53.6%,其中,6歲兒童為14.5%,小學生為36%,初中生為71.6%,高中生為81.0%,大學生為90%以上。這意味著,我國兒童青少年每兩人就有一人近視。

    如何守護好孩子的視力,讓他們擁有光明的未來?

    日前,在人民政協報組織的「呵護明亮雙眼 共築光明未來」2021首屆近視防控主題研討會上,全國政協委員、國際眼科學院院士、首都醫科大學眼科學院院長王寧利指出,要關口前移。「幼兒園、學齡前管控遠視儲備,中小學管控近視眼的進展速度,大學管控高度近視眼的併發症。」

  關口前移至學齡前,0-3歲即可進行視力篩查

    近視防控關口前移至幼兒園及學齡前期,是與會專家的共識。

    王寧利舉例說,如果兒童在6歲時仍有150度-200度的遠視儲備(一般情況下,新生兒的雙眼都處於遠視狀態,隨著生長發育,逐漸趨於正常——編者注),其在小學階段發生近視的概率不到1%;如果到小學一年級的時候遠視儲備沒了,發生近視的概率是85%。「幼兒園是近視發展的源泉,學齡前兒童的遠視儲備管控是近視防控重中之重。」王寧利說。

    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兒童醫院眼科副主任施維進一步解釋,0-6歲是兒童視覺發育的關鍵期,但對0-3歲的低齡嬰幼兒的視力篩查往往被忽略。比如,有的3歲孩子已經近視四五百度,大家可能以為這是中度近視,其實正常3歲的孩子應該有200度左右的遠視儲備,如果沒有這個儲備,又近視四五百度,就已經是高度近視的標準。所以,0-3歲的視力篩查不該被忽視,這也是近視防控關口前移的重要方面。

    北京市政協委員、北京中醫藥大學教授程凱也強調,近視防控的關鍵在於關口前移。「比如,小學可從一年級開始,每年引入關鍵性的客觀指標。原來查視力是主觀評測,現在要加入屈光值評測,發揮醫療的作用,就能判斷99%的視力問題。」

    以近視為代價換來分數提高值不值

    眼下,讓孩子上名校、獲得高薪酬是一些家長追求的目標,健康卻被忽視了;孩子參加各類補習班,上學拼分數,放學了還要拼「副業」,失去兒童時代的樂趣;隔壁的孩子在補課,家長見了不願意輸,立馬把在樓下玩兒的孩子叫回家……

    王寧利遺憾地表示,上述情況比比皆是。「從幼兒園到初中,甚至到高中,是一個人眼睛成長發育的時期,是眼睛遭受近距離閱讀負荷損傷最嚴重的脆弱期,而這時的孩子卻在『死命地讀書』。中國的教育還是以分數為最重要的衡量指標,為了能夠多考10分、8分,孩子們往往是以100度、200度、300度的近視為代價。我們已經忘記了人的第一要素不是分數,而是素質——你的創造力、你對社會的貢獻和將來在社會上起到的作用。教育不是都坐在教室里的,戶外活動的教育更加重要。我們在教育方面存在著重大的需要改革的空間,一定要走向素質化的教育,一定要真正落實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王寧利說。

    對於此,有的家長會不以為然。家長陳靜嫻說:「『提高1分,超越千人』,孩子有100度、200度的近視也沒什麼大不了,戴個眼鏡不就行了,或者考完試做個激光手術。」

    實際上,家長們沒有意識到的是,近視的真正危害是病理性高度近視,其導致的併發症是致殘、致盲的重要因素。

    中國中醫科學院眼科醫院副院長、中華中醫藥學會眼科分會主任委員亢澤峰介紹,病理性近視可能導致視網膜的變性、萎縮、脫離,發生白內障、青光眼以及黃斑出血等併發症。「在18歲之前把近視控制在600度以內,能有效降低74%的白內障、67%的青光眼、99%的黃斑病變和98%的視網膜脫離。」

    我國2015年《國民健康視覺報告》曾估計,各類視力缺陷導致的社會經濟成本每年將高達5600億元左右。而且,這種情況勢必將造成精密製造、軍事等領域符合視力要求的勞動力不足,將直接威脅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和國家安全。

    「近視已經危害到了民族的未來、國家的安全,是一個重大的公共衛生問題。近視眼的防控上升到國家戰略,一點不為過。」王寧利說。

    「學習學到近視眼」就一定能上名校嗎?面對為了讓孩子考高分寧願犧牲視力健康的家長,北京大學醫學部眼視光學院院長助理、北京大學人民醫院主任醫師王凱提出,家長們在難以抉擇時,不妨想想這個問題。

    防控近視需綜合改善兒童青少年的生活方式

    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原局長王國強認為,防控近視還需採取有效措施,綜合施治,改善兒童青少年的生活方式、飲食結構、睡眠質量、心理健康狀況以及戶外運動習慣等,減輕負擔,減輕壓力,從根本上維護孩子的眼健康,防止近視及其他眼睛的疾病。

    王國強建議兒童青少年可以練習八段錦,「我認為,我們對於眼睛的疾病和眼健康的保護要有中國人的思維。我們用中醫藥文化和理論來指導,我相信會起到更好的效果。」

    全國政協委員、北京冬奧組委體育部副部長王艷霞提倡通過體育鍛煉,讓兒童青少年充分沐浴在陽光下,防控近視。她認為,這其中不能忽視家庭的功能。「家庭是人生的第一所學校,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師,言傳身教、潛移默化對少年兒童的生活習慣養成有著重要的影響。父母如果積極樂觀,愛讀書,愛運動,這些好習慣自然會傳給下一代。同樣,如果父母焦慮、易怒、作息沒有規律,孩子肯定也會受到這些不良習慣的影響。」

    王艷霞表示,健康的生活習慣,應該尊重自然規律,合理安排作息時間,合理安排飲食,不要習慣性熬夜,不要過度節食,要做到動靜結合,保持適度的體育運動時間,讓身體得到鍛煉和休息,比如可以跑步、打球、游泳。她建議每個青少年都要有一兩項自己喜愛、擅長的體育運動,讓它成為生活中必要的組成部分。

    王艷霞呼籲,為人父母者要知道自己責任重大,嚴格自律,發揮表率作用。自己有了良好、健康生活習慣,對孩子的影響比說教發揮的作用更大。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張曼玉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1年06月09日 08 版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