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科技助力廣州抗疫:無人駕駛突破物資配送最後「五公里」

  原標題:黑科技助力廣州抗疫: 無人駕駛突破物資配送最後「五公里」 「穗康碼」賦能防疫

  解決物資配送難題,僅是廣州利用科技「抗疫」的一個縮影。面對突如其來的疫情,廣州不斷創新「解鎖」疫情防控的新場景。

  5月29日,廣州市新冠肺炎防控指揮部發布通告,自5月29日起,廣州市荔灣區白鶴洞街、中南街、東漖街、衝口街由低風險地區調整為中風險地區,其他地區風險等級不變。

  「看到這條消息時,我的第一反應就是心慌。畢竟疫情來得太突然了,大家絲毫沒有準備。」廣州市荔灣區廣鋼新城中海花灣小區業主黃佳至今仍清楚地記得當時的情況。他所在的小區恰好位於廣州市荔灣區白鶴洞街道。

  封閉管理模式下,小區的生活物資保障問題首當其衝。黃佳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他所在的廣鋼新城是一個大型社區,僅他所在的一棟樓就有300餘戶近千人。

  「尤其是時間一長,物資的需求就更加多元化。除了米面油、飲用水與果蔬等生活必需品外,嬰幼兒的奶粉、紙尿褲,老年人的慢性葯等都成了急需品。」黃佳透露,社區每天物資配送所需就達3-4噸。

  6月3日下午,為解決物資配送難題,廣州市政府委託商務局連夜召開會議,討論科技企業如何助力疫情防控。黃佳的境況隨之出現轉機,包括文遠知行、小馬智行、 百度京東 等多家企業的無人駕駛車輛陸續駛入隔離區,物資運輸供應有了保障。

  解決物資配送難題,僅是廣州利用科技「抗疫」的一個縮影。面對突如其來的疫情,廣州不斷創新「解鎖」疫情防控的新場景,諸如利用無人車向高風險地區運送生活物資、防護用品,首次啟用無人機開展檢測樣本冷鏈物流服務,利用「穗康碼」精準賦能疫情防控等。

  突破最後的「關鍵五公里」

  小區所在地升級為高風險地區,黃佳遇到的最大難題就是如何保證生活物資充足,幾乎每2-3天就要採購一次。據相關部門6月3日的統計數據顯示,荔灣區物資供應封閉管理區保障人數增至約18萬人,物資配送工作量十分巨大。

  要解決物資配送問題,需要首先突破最後的「關鍵五公里」。荔灣區相關街道屬高風險管制區域,司機一旦進入,健康碼會變紅,但按政策規定,司機外出該區域便需居家隔離。這不僅會嚴重影響物資配送的工作效率,還不利於保障司機自身的安全。

  無人駕駛技術的應用則很好的解決了這一困擾,成為了廣州科技「戰疫」的新亮點。

  最先開展無人車送貨的便是文遠知行,其研發的無人駕駛小巴是一款無方向盤、油門與剎車的新物種產品,車內空間大,最多可載重1.2噸,全程行駛時間僅需約六到十分鐘,能讓運輸物資效率變得更高。

  文遠知行的高級總監李一凡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無人駕駛小巴可以實現全程自動駕駛,不需要司機,既節省了大量人力物力,又降低了人員交叉感染風險。目前,公司已投入2種自動駕駛車型,用於生活物資與抗疫物資的配送工作。

  他舉例稱,每天來到文遠知行收集點所在地鶴洞大橋的市民和企業越來越多,向封控區的市民、志願者贈送物資,或遞送藥物、奶粉等緊急物資。例如6月7日一天,其無人駕駛車隊就在廣州鶴洞大橋(荔灣區)物資收集點收到了超過500次的物資運送委託,其中一次的物資就重達500公斤。

  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除文遠知行外,百度Apollo也調配了載重500kg的物流配送無人車、熟食配送無人車,載重1噸的無人駕駛小巴,載重2噸的無人駕駛中巴,共享無人車等五種車型趕赴「抗疫」前線,全力支持荔灣封閉管理區域的物資配送。

  藉助無人駕駛汽車,廣州開闢出戰疫「關鍵五公里」的運輸通道,將緊缺的生活物資和藥品送至封閉小區的居民手中。

   「穗康碼」每秒4萬次併發量背後

  受此輪疫情突然暴發影響,廣州、深圳、佛山等地立即啟動疫情防控預案,並迅速組織開展了大規模核酸檢測、公共場所必須亮碼出行等防控措施。每一次「亮碼」背後,則意味著是一次大規模的科學計算。

  以廣州市民習以為常的「綠碼出行」為例,穗康碼每亮一次顏色,就需要對接與調用廣州、廣東乃至國家平台的數據,只有經過多方照驗后,才能夠給出一個健康碼的顏色。

  穗康碼開發團隊負責人、 騰訊 雲數字政務華南總監步海東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因疫情防控升級,市民搭乘公共交通工具,進入餐飲、娛樂場所、室內文化體育場館、各類市場、商場等場所均需要亮碼,穗康小程序訪問量、穗康碼亮碼數連連劇增。

  「自5月下旬以來,平均每天數據新增量在20萬-30萬之間、穗康碼頁面瀏覽量維持在1.8萬-2億之間、『亮碼』人次約6000萬。」步海東表示,為緩解伺服器的壓力,騰訊雲團隊對穗康碼進行了擴容升級,新加伺服器64台,保障亮碼介面性能提升了150%。

  但升級絕非增加伺服器如此簡單。步海東將「給穗康碼升級」形象地比喻為「給飛奔的列車換車輪」。「我們白天提出系統需求分析,晚上8時左右根據原型出設計圖,接下來的2個小時內要把代碼寫完,並排出發版計劃。等到凌晨發版升級后,還要進行壓力測試。」步海東直言,這個過程非常艱辛。

  他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透露,廣州穗康碼目前在所有城市級健康碼中體量最大。穗康小程序除健康碼應用外,還納入了政務、生活等服務。「此輪疫情前,穗康碼頁面日常瀏覽量每天約1000萬次。如今流量成倍增加,比之前最低值翻了將近20倍。」

  6月7日高考首日,升級后的穗康碼也迎來最嚴峻的一次考驗。廣州有接近5.29萬考生奔赴考場,每位考生進入考場前均需要亮碼。

  除此之外,為了保障高考順利進行,穗康碼團隊還為廣州荔灣芳村片區疫情強管區內的3000多名師生和工作人員製作了專屬通行健康碼。處於高風險地區和封閉管理區域內考生,健康碼標註「高考1」,而處在隔離醫學觀察期內,以及處在中、低風險地區內的考生,健康碼標誌則分別是「高考2」「高考3」。

  據了解,高考第一天上午,亮碼的最大併發量達到每秒近4萬次,基本上達到了最大值,但穗康碼的系統依然平穩運行。

  步海東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透露,為保障高考平穩運行,廣州市政數局、健康碼服務方騰訊雲團隊連續忙了兩個通宵,「能方便考生通行,也算是我們為助力高考貢獻了一份微薄之力吧。」

  (作者:李振 編輯:周上祺)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