負重破局:工程機械巨頭的十字路口

原標題:負重破局:工程機械巨頭的十字路口

疊加綠色智能的風口,工程機械行業再次站在了改革創新的十字路口。

自去年4月以來受全球疫情影響,原材料步入上漲周期,工程機械行業承壓。

與此同時,國內中長期「碳達峰」「碳中和」政策推動供給端結構性調整,供需呈現偏緊態勢。

疊加綠色智能的風口,工程機械行業再次站在了改革創新的十字路口。

6月8日,21世紀經濟報道採訪獲悉,以三一重工、中聯重科、山河智能、徐工機械為代表的工程機械龍頭們正搶抓國內和國際市場銷售與生產大機遇;與此同時,原材料的上漲與綠色生產的新要求倒逼企業研發智能化生產設備與流程。而在綠色生產方面,國內工程機械行業已在諸多領域破局。根據BCG預測,中國純電動工程機械市場將在2025—2026年達到爆發點,到2035年,純電動工程機械的滲透率或將達到30%。

安信證券分析師李哲指出,當前原材料上漲助推的新一輪工程機械漲價,國際方面以新冠疫情后全球經濟從衰退走向復甦為背景,國內來看,一方面中國經濟2020年第二季度開始逐漸完成復工復產,需求回暖;另一方面「碳中和」政策出台,推動供給側調整。

破解原材料上漲

工程機械產業上游主要為提供原材料及零部件的材料行業、電機和零部件製造業,如工程機械用鋼材、內燃機、液壓系統、軸承、輪胎等。而原材料占工程機械企業的總成本達九成以上。Wind數據顯示,三一重工、中聯重科、徐工機械原材料成本佔比分別為90.78%、95.28%、84.94%。

近段時間以來,國際市場鐵礦石原材料價格猛漲導致鋼材價格持續走高。我的鋼鐵網數據顯示,螺紋鋼均價(以HRB40020mm:全國均價為樣本)從2020年4月初的不到3600元/噸漲至今年5月初近6350元/噸,13個月左右漲幅近80%。

原材料暴漲之下,工程機械龍頭們明顯承壓。目前,針對鋼材佔比較大的產品(如建築起重機、攪拌站等)已進行相應價格調整,部分傳導成本壓力,另一方面公司與供應商協商共同承擔消化部分成本,共同應對市場波動。

數據顯示,中聯重科自6月1日起,站類機械、建築起重機系列產品價格上調了1000元/噸;徐工機械5月中旬也發布調價函,其塔式起重機和施工升降機全系列產品在6月份上調價格。

除了上調價格外,工程機械龍頭企業也在採取多種方式應對。

「年初做預算時,公司預測了鋼鐵的價格波動,現在的成本上行在預算範圍內。」中聯重科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介紹稱。

山河智能相關負責人也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在與供應商的合作方面,公司聯合關鍵供應商共同面對市場並進行工藝、管理的改善,提高材料利用率,並簽訂短期合同,做到大件物料每月核價,與大宗原材料捆綁制定定價機制,同時改變支付方式,減少供應商資金壓力;在採購方式方面,對原材料趨勢隨時分析更新,控制庫存範圍或備貨,『就近採購』;在拓展渠道方面,公司尋找新供應渠道以及代用品,保證產品的實物質量的基礎上尋找可替代材料。」

李哲則指出,原材料推漲會壓縮中游工程機械類企業毛利空間,需求旺盛背景下削弱成本壓力是重要選項。

而在原材料漲價周期中,龍頭企業的競爭優勢會更加明顯。李哲分析稱,龍頭企業規模優勢強、控制材料成本手段多、產業鏈議價能力強,因此原材料漲價帶來的壓力對於龍頭企業來說反而是體現競爭力的好時機。

龍頭企業的增長趨勢也在去年年報中顯現端倪。

2020年,三一重工的挖掘機械產品在國內市佔率達28%,營業收入為1000.54億元,同比增長31.25%,歸母凈利潤154.31億元,同比增長36.25%;山河智能的兩大核心產品挖掘機械和樁工機械也在期內實現快速增長。

此外,徐工機械2020年主要板塊收入規模再創歷史新高,11類主機產品穩居國內行業第一,9類主機產品同比增幅高於行業對手。

國際化增長之路

值得注意的是,國內龍頭企業始於十幾年前的海外布局之路並沒有因全球疫情減緩。龍頭企業去年集體高增長的背後是中國工程機械企業逐漸走上了國際第一梯隊的舞台後,海外市佔率逐年提升的集中表現。

2008年,中聯重科收購的義大利工程機械製造商CIFA,是歐美排名第二的混凝土輸送泵、泵車製造商。2012年,三一重工收購的普茨邁斯特,是世界首台混凝土泵的發明者,也是全球混凝土機械的第一品牌。2012年,徐工機械收購全球著名混凝土成套設備領導者施維英。隨著國內三家企業完成對混凝土機械國際三巨頭的收購,全球混凝土機械行業基本被我國掌控,其中三一重工佔據全球混凝土機械市場份額的60%以上,為全球第一。

從英國KHL集團公布的全球工程機械2020YellowTable來看,2020年全球前50位排名中國共有九家企業上榜,依次為徐工集團、三一重工、中聯重科、柳工、龍工、山推、山河智能、雷沃和廈工,其中三一重工以5.4%的市場份額排名第五位。繼續保持全球第一的卡特彼勒營業額為328.82億美元,市場份額佔比為16.2%。

從產品銷售來看,挖掘機方面,三一重工2020年實現海外營收141.04億元,銷量突破1萬台,同比增長30%以上,在東南亞部分國家的市場份額已上升至第一。Off-Highway數據顯示,2020年公司共銷售98705台挖掘機,佔據全球挖掘機市場份額的15%,位居全球銷量第一。

全球範圍來看,挖掘機械為工程機械價值量最大門類。根據Wind、Off-highway統計數據,2019年全球挖掘機銷售價值量佔比工程機械行業的58%。在過去的數十年間,我國挖機出口從2009年的3527台增長到2020年的34741台,年複合增速達到23.12%。

渤海證券分析師鄭連聲認為,歐、美、日挖掘機市場日趨成熟,自2016年以來銷量增速逐漸放緩,需求基本穩定。若想尋求該產品在海外的增長,以印度為代表的新興發展中國家具有城鎮化率低、行業需求潛力大的特點,或可抓住機會,實現較快增速。

起重機方面,2020年,徐工機械移動式起重機規模躋身全球第一位,千噸級輪式起重機銷量領先;同年,山河智能海外收入達38.32億元,同比增長7.38%,其中工程起重機出口銷售同比增長超過35%;中聯重科工程起重機出口銷售同比增長超35%,其中ZCC9800履帶吊出口歐洲,創下中國起重機製造企業出口歐美高端市場最大噸位紀錄,並在越南銷售數十台履帶吊。

其他產品方面,徐工機械大型礦機逆勢成為出口亮點,並簽訂價值5億元出口項目,中標價值2.6億元外帶施工礦機項目。而山河智能在越南樁機市佔率也再創新高。

此外,在本地化戰略布局方面,山河智能目前已有十幾家海外子公司,其中有歐洲及美國兩家成熟子公司,本地化員工比率達90%,降低了疫情對海外貿易的影響。而多次進行海外併購的中聯重科也在推進本地化戰略,目前公司已通過海外本地化員工來了解當地市場和客戶需求,並將信息統一導入公司大數據平台上,海外業務實現企業和客戶之間的「端到端」。

綠色智能成下一個風口

2021年全國「兩會」以來,「碳達峰」「碳中和」受到全社會高度關注,高質量發展成為各行業必由之路。

事實上,工程機械行業綠色生產已先行一步。2020年,國家工信部發布《推動公共領域車輛電動化行動計劃》,推進工程機械電動化,加快工程機械行業向新能源轉型成大勢所趨。三一重工總裁向文波認為,「碳中和」「碳達峰」是一條新賽道,讓企業可以與國際同行在同一起跑線上展開競爭。「對全球產業鏈和未來發展來說,必須著手于新能源,其會對全球工業體系進行重構。三一重工將積極推動電動化,並在智能、環保方面增加研發投入。」

「但整體看來,當前電動工程機械產品的滲透率尚不足1%。」BCG研究認為,工程機械市場的電動化尚處於起步階段,只有部分國內外第一梯隊企業有所布局,主要從挖掘機產品切入電動化,且只牽頭展開零星電動產品試點項目。

就目前企業取得的成果來看,2020年,中聯重科的全球首台純電動汽車起重機ZTC250N-EV下線,開創純電動起重機歷史先河。山河智能自主研製的全國首台純電動智能挖掘機SWE240FED正在青藏高原進行高海拔低溫環境下的全面實測。此外,公司成功研製耦合式液壓混合動力系統,完成1000小時礦山工業性考核。

成本仍舊是綠色智能生產的攻堅核心。若想在碳排放和新能源浪潮中加速變革進程,就需要考慮轉換成本這一核心因素,而在成本節降方面,電池或將成為突破口。

挖掘機、裝載機等工程機械產品素來就有「油老虎」之稱,且工程機械對電池容量、能量密度要求較高,惡劣施工環境也導致電池成本居高不下。BCG研究認為,「工程機械電動化的前景依然樂觀,在技術升級換代的背景下,預計電池成本有望在未來每年下降5%-10%,這意味著隨著電池成本下降,經過7年左右時間,電動工程機械的總擁有成本TCO平衡周期也將縮短至1年以內。」

就生產線的改造問題,向文波認為:「大部分生產線不需要重新改造,比如過去的柴油機,公司本來不生產,只是把過去的柴油機變成電機,挖掘機的工作結構件部分不會發生變化。」

不過,向文波也指出:「不排除將來生產成本更高的可能。而價格的抬高需要整個社會付出成本,需要政府、市場共同推動。」

從整個產業鏈來看,BCG研究預測稱,工程機械的電動化進程必將在價值鏈上催生出諸多新玩家與新模式。

(作者:陳紅霞,井然 編輯:李清宇)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