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明公立醫院高質量發展之路: 打造縣域醫共體,提升醫務人員陽光收入

原標題:三明公立醫院高質量發展之路: 打造縣域醫共體,提升醫務人員陽光收入

公立醫院是我國醫療服務體系的主體。

「推動公立醫院高質量發展,將為更好提供優質高效醫療衛生服務、防範化解重大疫情和突發公共衛生風險、建設健康中國提供有力支撐。」在6月7日進行的國務院政策例行吹風會上,國家衛生健康委副主任李斌點明公立醫院改革發展的意義所在。

在此方面,醫改先鋒福建省三明市積累了豐富經驗。5月26日,國務院醫改領導小組秘書處親赴三明,舉辦推廣三明醫改經驗現場會暨培訓班,其中推動公立醫院高質量發展,加快健全現代醫院管理制度是三明經驗的重點。

自2012年啟動醫改以來,三明先後在縣域醫共體建設、醫防融合、醫務人員薪酬制度改革等方面探索出獨特路徑。三明醫改操盤手、現任三明市人大常委會主任詹積富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採訪時說:「在『十四五』期間,公立醫院高質量發展的重點,是由以治病為中心轉向以健康為中心,讓人民群眾少得病、遲得病、不得病。」

以醫共體建設夯實醫防融合基礎

基層優質醫療資源的匱乏是長期以來制約衛生健康事業高質量發展的主要短板。「我們國家醫療資源總量不足、優質資源匱乏,分佈也不夠合理,特別是基層醫療服務機構在當地比較弱。」國家衛生健康委主任馬曉偉在2019年兩會期間指出「看病難」問題的原因所在。

國辦此次發布《關於推動公立醫院高質量發展的意見》(下稱《意見》),將構建新體系擺在各項工作之首。李斌表示,要發展緊密型城市醫療集團和縣域醫共體,按照網格化布局,探索一體化管理,推動從以治病為中心轉向以健康為中心,落實分級診療制度。

其中縣域醫共體建設對於統籌縣鄉村三級醫療衛生機構管理、增強基層醫療衛生服務供給具有重要意義。根據國家衛生健康委數據,截至2021年3月底,我國已建成縣域醫共體4028個。

其中三明邁出的第一步是「鄉村一體化」。自2016年起,三明推進鄉鎮衛生院在行政村設立公辦衛生所,截至2020年末共建立了1811個村衛生所,並開通醫保。「患慢性病、常見病的村民在村裡就可以拿葯報銷,享受基本的公共衛生服務與醫療服務,這就是所謂的打通醫療服務『最後一公里』。」三明市副市長張元明在接受21記者採訪時表示。

「鄉村一體化」為三明縣域醫共體建設夯實了基礎。自2017年起,三明在各縣域內確定一家實力較強的綜合醫院作為總醫院主體,將縣鄉村三級公立醫療機構整合為人財物事一體化的整體,並賦予總醫院辦醫自主權。

在詹積富看來,總醫院更應該被視為健康管護組織:「健康管護的責任不僅是提供治療,還要加強醫防融合,提高老百姓的健康素養,讓所管護的人員少得病、遲得病、不得病。」

如何激發公立醫院參与健康管護工作的積極性?三明採取的做法是將醫保基金按照「總額包干、超支不補、結餘留用」的原則,按人頭年度打包支付給各總醫院,醫保基金從只支付醫療擴展到健康管護。

「醫務人員從事慢性病日常基本保健服務、科普宣傳、康復訓練指導等工作也能獲得工分、在績效評定中獲得肯定,有效推動臨床醫生、護理人員主動參与醫防融合工作。」詹積富說。

切實提升醫務人員陽光收入

「要合理提高醫務人員薪酬水平。」國家衛生健康委體制改革司司長許樹強在上述吹風會上表示,醫療行業的特點是:培養周期長、職業風險高、技術難度大、責任擔當重,應當得到合理的薪酬。「我們要允許醫療衛生機構突破現行事業單位工資調控水平;允許醫療服務收入扣除成本並按規定提取各項基金後主要用於人員獎勵,合理確定、動態調整醫務人員的薪酬水平,建立主要體現崗位職責和知識價值的薪酬體系,實現以崗定責、以崗定薪,責薪相實、考核兌現。」

長期以來,醫務人員收入多與藥品銷售情況挂鉤,而醫療服務性項目價格偏低,這一制度為藥品帶金銷售等行為提供了可乘之機。

在嚴厲打擊藥品流通領域亂象、糾正醫藥購銷領域不正之風的同時,三明深知「糾建並舉」的重要性。「一方面,通過對高回扣嫌疑藥品進行重點監控等方式治理葯價虛高;另一方面,需要切實提升醫務人員的陽光收入,充分彰顯醫務人員的勞務技術價值。」張元明告訴21記者。

厲行改革以來,在全市公立醫院醫藥總收入中,醫療服務性收入、藥品耗材費用、檢查化驗收入的比例由2011年的18%∶60%∶22%,優化為2020年的41%∶33%∶26%。

醫務人員薪酬制度改革與公立醫院收入「騰籠換鳥」齊頭並進。三明創造性地提出工資總額考核控制制度與全員目標年薪制。詹積富說,公立醫院工資總額計算以醫療服務性收入為基數,切斷醫務人員工資與藥品耗材、檢查化驗等收入的直接聯繫。在工資總額分配結構方面,醫生、護士、行政後勤人員的最高年薪比例為5:4:1。

在2018年,慢性病一體化管理績效考核獎勵金與家庭醫生簽約服務收入也按比例被納入工資池,更加提倡醫療行為從「治已病」向「治未病」的轉變。

鼓勵對主要負責人實行年薪制,是《意見》中提出的明確要求。自2013年起,三明率先推出院長目標年薪制,由醫改領導小組聘任公立醫院院長,院長年薪由同級財政全額負擔,體現院長代表政府履行醫院管理責任,切斷院長與醫院之間的利益聯繫。

同年,醫生目標年薪制也按照醫生收入高於社會一般平均收入3-5倍的標準正式落地。在2017年,全市三級與二級公立醫院醫生的目標年薪分別以20%與10%的幅度增加。

自2015年起,三明實現全員目標年薪制,將原有的公立醫院編製使用審批制改為備案制,淡化二級以上公立醫院編製管理,由公立醫院自主考錄聘用人員,實行編內編外人員同工同酬。

根據三明市醫保局提供的數據,2012年改革后,全市22家縣級以上公立醫院的工資總額由2011年的3.82億元增加到2020年的15.57億元,提高3.08倍;在崗職工平均年薪由2011年的4.22萬元提高到2020年的13.37萬元,年均增長11.87%,其中醫生隊伍人均年收入由5.65萬元增加到16.93萬元,年均增長11.59%。

在2020年,當地醫生最高年薪達59.80萬元。斬斷藥品流通領域腐敗鏈條非但沒有減少醫務人員收入,反而使他們獲得了更多陽光、體面的收入。

「只有更加註重發揮薪酬制度的保障功能,使付出和待遇相匹配,才能激發廣大醫務人員幹事創業的動力和活力。」許樹強說。

(作者:尤方明 編輯:周上祺)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