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德時代的野心,不止於動力電池

原標題:寧德時代的野心,不止於動力電池

9b12-kppteas9268234.jpg

出品|©探客Tanker

作者 | © 流浪法師

編輯 | © 蛋總

日漸膨脹的新能源汽車市場,正把動力電池巨頭寧德時代「喂」得越來越壯。

4月29日晚間,寧德時代發布2021年第一季度財報。報告期內,寧德時代實現營收191.67億元,同比增長112.24%,實現扣非歸母凈利潤為16.72億元,同比增長290.5%。

4746-kppteas7679544.png

(圖/寧德時代2021年第一季度報告)

客觀來看,寧德時代在2021年第一季度繼續保持了其在2020年的「賺錢能力」。4月28日,寧德時代發布2020年年度財報。2020年,寧德時代實現營收503.19億元,同比增長9.9%,實現歸母凈利潤55.83億元,同比增長22.43%,實現扣非歸母凈利潤42.65億元,同比增長8.93%,超市場預期。

回顧2020年,寧德時代一路狂飆的股價也側面證實了這家企業備受投資人的青睞。在業績增長與新能源汽車市場擴大的雙重影響下,寧德時代成為投資機構主要重倉的股票之一,在2021年1月7日,寧德時代股價甚至一度漲至413.2元的高點,總市值9800億元。

即使當前寧德時代市值較高點蒸發近千億元,但寧德時代股價在2020年的增長率依舊超過200%。截至發稿,寧德時代股價為388.17元/股,總市值9042億元。

42a7-kppteas9268297.png

時間來到2021年,百度、小米等跨界巨頭持續入局造車業,新能源汽車業愈發熱鬧。

2021年第一季度,受全球疫情影響及新能源汽車產量增長影響,動力電池原材料價格逐漸攀升。中小規模的電池廠生存環境進一步壓縮,這給了寧德時代更多的機會。

不過,據「探客Tanker」觀察,市值逼近萬億人民幣的鋰電巨頭寧德時代,野心不止於動力電池。

1、裝機量連續四年全球第一

動力電池裝機量的穩步增長,是寧德時代營收增長的主要動力。寧德時代2021年第一季度營收向好來源於市場對動力電池日益增長的需求。

中國汽車動力電池產業創新聯盟數據顯示,寧德時代2021年第一季度裝機量達12.22GWh,同比大增438%。

而從2020年年報數據來看,寧德時代的裝機量增速也依舊穩定。年報顯示,寧德時代2020年實現鋰離子電池銷量46.84GWh,同比增長14.36%,其中動力電池系統銷量為44.45GWh,同比增長10.43%。

在電池銷量增長的情況下,寧德時代依然佔據了國內動力電池市場的半壁江山。

中汽研合格證數據顯示,2020年國內動力電池裝機總量為63.6GWh,同比增長2%,其中寧德時代裝機量為31.9GWh,市場佔有率為50%。而據第三方研究機構SNE Research統計,2020年寧德時代動力電池的全球裝車量為34GWh,市場份額為24.82%,連續四年位居全球動力電池裝機量排名第一。

28ba-kppteas9268298.png

(圖/2019-2020年全球動力電池在電動汽車上的裝機量Top10)

此外,寧德時代也擁有國內動力電池領域最廣泛的客戶基礎。寧德時代在其財報中表示,2020年工信部公布的新能源車型有效錄入共6800餘款車型,其中寧德時代配套動力電池的車型超過3400款,佔比約50%。

然而,隨著新能源汽車滲透率上升、動力電池市場逐步擴大,寧德時代動力電池業務的賺錢能力卻在下降。

在動力電池系統銷量同比增長10.43%的情況下,寧德時代的動力電池系統銷量營收僅同比增長2.18%,這意味著寧德時代的動力電池系統單價較2019年略有下滑。

「電池營收增速放緩,也可能是因為磷酸鐵鋰電池在2020年異軍突起,寧德時代的電池銷售構成向單價更低的磷酸鐵鋰電池傾斜。」一位電池行業從業者對「探客Tanker」表示。

除營收增速外,另一個更直觀的數據——毛利率也在下滑。2020年度,寧德時代銷售毛利率為27.76%,較2019年的29.06%略有下滑。

76c0-kppteas9268375.jpg

(圖/2015-2020年寧德時代的毛利率)

對於毛利率的下降,寧德時代在年報中表示:「公司各細分產品毛利率的變動是銷售單價和單位成本變動綜合影響的結果。若未來市場競爭加劇或行業政策調整等因素使得公司產品售價及原材料採購價格發生不利變化,公司毛利率存在下降的風險。」

在毛利率下滑的情況下,政府補助為寧德時代的業績做出了較大貢獻。2020年,在營收與成本變動持平的情況下,寧德時代的歸母凈利潤實現了22.43%的同比增速,遠超營收的增速。而僅「其他收入」中來自政府的補助,就為寧德時代提供了11.4億元的凈利潤。

除動力電池業務外,儲能系統板塊的業務也成為寧德時代在2020年新的增長點。報告期內,寧德時代儲能業務營收為19.4億元,同比增長218.56%,佔總營收比重從2019年的1.33%增長至2020年的3.86%。

e72a-kppteas9268372.png

(圖/寧德時代2020年年度報告)

而隨著碳中和市場的發展,儲能業務也將為寧德時代帶來更大的想象空間。

2、2021年能否保住第一寶座?

回顧2020年寧德時代經歷的事件中,最引人注目的莫過於打入特斯拉供應鏈、與LG化學競爭全球第一及市值超越中石油。

寧德時代市值歷史性地超越中石油,給了資本市場更多想象空間。有人將這一時刻比作能源領域的「奇點時刻」,舊的化石能源離開舞台中央,新能源的代表寧德時代被寄予更多期望。

但這並不意味著寧德時代可以高枕無憂。在2021年初市值達到9800億元的頂峰后,寧德時代並未突破萬億市值的關口。而其最終守住的全球第一寶座,過程也十分驚險。

壓力來自於LG化學。

雖然寧德時代在2021年最終以24.82%的市佔率成為全球第一,但受國內疫情影響,寧德時代2020年上半年裝機量一度落後于LG化學,自2020年3月至8月的半年時間里,LG化學的單月裝機量均超過寧德時代。

「二者的差距非常小,如果不是國內新能源市場在下半年回暖並爆發,寧德時代就輸了。」前述人士對「探客Tanker」表示。2020年上半年,國內新能源汽車市場同比下滑44%,而LG化學押注的歐洲新能源汽車市場卻同比增長了52%。

2020年前三季度,LG化學裝機量達到19.13GWh。而LG化學電池業務在第三季度銷售額為26.2億美元,營業利潤為1.4億美元,均創下歷史新高。

反觀寧德時代,在全球市場的出貨量並不可觀。不過好消息是,寧德時代在德國投建的工廠預計將在2021年內投產,到2022年時可實現14GWh的電池年產能。

daf6-kppteas9268444.jpg

(圖/攝圖網,基於VRF協議)

從某種程度來說,過度依賴國內市場是寧德時代的一個隱患,隨著動力電池市場的洗牌,部分車企也選擇「逃離」寧德時代。

2020年7月,曾「帶飛」寧德時代的寶馬,選擇與億緯鋰能合作,大眾也在2020年入股國軒高科。越來越多的車企選擇扶持國內二線的動力電池廠商以制衡寧德時代。

不過,寧德時代還有足夠的時間去調整。據寧德時代方面透露,其德國工廠將在2021年內建成投產,並在2022年達到14GWh的年產能。

當前國內動力電池領域,呈現以寧德時代領銜的「一超多強」局面。根據動力電池聯盟最新統計,寧德時代在2021年3月裝機量為4.52GWh,佔國內全部動力電池裝車量的一半。今年3月,比亞迪、LG化學、中航鋰電和國軒高科分居第二至第五位。但這四家公司的總裝車量僅為寧德時代的約三分之二。

中國在近幾年內仍將是新能源汽車最大的市場,而全球其他新能源市場還在爬坡階段,這對於佔據國內市場半壁江山的寧德時代而言是莫大的優勢。

在跨界巨頭不斷下場造車的當下,佔據龍頭地位的寧德時代仍有較大的話語權。而動力電池市場下一階段競爭的關鍵,還是產能。

寧德時代也在其年報中表示,隨著公司業務規模的擴大,目前公司動力電池庫存量增加,同比增長34.57%,而公司在建產能77.50GWh,這意味著其產能還將比現在翻一倍以上。

「寧德時代的產能利用率在行業中也處於較高水平,隨著新能源汽車行業的快速發展,市場份額將進一步向龍頭企業集中。」汽車行業分析師周濤對「探客Tanker」表示。

此外,為了進一步降低電池成本,寧德時代正在希望用鎳、錳元素替代電池原材料中成本較高的鈷。為此,寧德時代在2020年12月也宣布在全球第一鎳生產和出口國印尼,投資50億美元興建一座電池工廠,該工廠有望在2024年正式投產。

54e6-kppteas9268461.gif

(圖/印尼的露天鎳礦)

3、野心不止於動力電池

寧德時代擴張的腳步並未停下。

其年報顯示,2020年寧德時代的非股權投資額達173.9億元,較2019年增長68.09%。

而在股權投資方面,寧德時代在近期也頻繁出手。4月27日晚間,寧德時代發布公告稱公司將斥資190億元對境內外新能源汽車產業鏈的優質上市公司進行投資,本次投資的資金來源為公司自有或自籌資金。

值得注意的是,這已是寧德時代第二次大手筆投資產業鏈上市公司。2020年8月,寧德時代首次宣布對產業鏈相關上市公司投資191億元,目前已向4家A股產業鏈公司投入重金,且主要以參与認購定增股份為主。

「寧德時代通過股市投資了好幾家做鋰電設備的公司,鋰電設備是動力電池最具價值的細分環節之一,而新能源汽車產業鏈極長,市場空間廣闊,未來也可能會出現類似於半導體產業那樣的龍頭。」周濤對「探客Tanker」說。

買鋰電設備的同時,寧德時代也不忘買礦。4月11日,寧德時代官宣旗下子公司將以1.375億美元入股中國洛陽鉬業位於剛果(金)的Kisanfu銅鈷礦,這項投資使寧德時代獲得世界上最大的未開發鈷資源之一。

自2021年以來,受全球供應鏈及大宗商品價格上漲影響,三元鋰電池原材料鈷元素價格暴漲50%。寧德時代本輪的投資在進一步保證自身原材料供應安全的情況下,也壓縮了中小電池廠商的生存空間。

2ecb-kppteas9268535.gif

(圖/三元鋰電池在製造)

「寧德時代是想綁住電池產業鏈上下游,守住自己的電池業務,以保持領先地位。」周濤說。

然而,寧德時代的野心不止於車載電池。

在發布年報當天,寧德時代再次發布公告稱,公司與ATL簽署兩份《合資合同》,擬共同出資設立兩家合資公司,從事應用於家用儲能、電動兩輪車等領域的中型電池的研發、生產、銷售和售後服務。其中,電芯合資公司投資額為120億元,電池包合資公司投資額為20億元。

對於本次投資合資公司,寧德時代表示,隨著鋰離子電池在家用儲能系統、電動兩輪車等領域的應用空間不斷擴大,公司擬與消費電池生產企業ATL通過合資方式深度合作,拓展新業務領域機會。

事實上,寧德時代在兩輪電單車領域早有布局。日前,共享出行公司哈啰出行在其招股書中透露,2019年6月,哈啰出行與寧德時代和螞蟻集團合作,推出小哈換電服務,為兩輪電動車用戶提供換電解決方案。

除電池領域外,自動駕駛領域也出現了寧德時代的身影。今年1月7日,自動駕駛晶元生產商地平線公告完成C2輪4億美元融資,由Baillie Gifford、雲鋒基金、中信產業基金和寧德時代聯合領投。

「自2017年開始,寧德時代就已經無法藏住自身的野心了,現金流太充足,跨行業去謀求更多發展空間是很正常的。」前述電池行業從業者對「探客Tanker」表示。

寧德時代頻繁的投資行為,也印證了其在2020年定下的三大戰略發展方向:以可再生能源和儲能為核心的固定式化石能源替代、以動力電池為核心的移動式化石能源替代及以電動化+智能化為核心的應用場景。

而在動力電池領域佔據霸主地位的寧德時代,能否憑藉這些縱橫布局去建立堅不可摧的護城河,以面對前赴後繼的挑戰者?市場仍待它進一步回答。

*文中題圖來自:攝圖網,基於VRF協議。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