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督察組剛到地方,「暗訪車」車牌就泄露行蹤被掌握

原標題:中央督察組剛到地方,「暗訪車」車牌就泄露行蹤被掌握

第二輪第三批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正在進行中,「諜戰劇」也正在上演。

據《中國環境報》披露,中央第五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在河南省下沉督察伊始,「暗訪車」就被泄露了車牌,督察人員彷彿被裝了GPS,行蹤都被當地相關部門負責人掌握。
5b4b-kppteas9023541.jpg

督察組車牌被泄露

今年4月7日,中央第五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進駐河南。

中旬,中央第五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通過「5+1」形式(5個下沉組+1個機動組),對鄭州、安陽、新鄉等十多個地市進行了下沉督察,對河南省各地區重點和問題線索進行更詳細地梳理、追蹤。

4月18日,下沉工作剛剛開始,督察組就通過信訪舉報獲悉,他們的車牌號已經被曝光:

「如有企業人員看到『京PXXXX』這個車牌號要注意,這是中央(第五)督察組的暗訪車,一定及時在企業群里通知。」

車牌號屬於機動組。因為已經暴露,機動組下沉伊始就陷入了被動,彷彿身上被安裝了GPS定位儀。

在濮陽,3名督察組人員去濮陽檢查一家羽絨加工企業,到附近排水口不到五分鐘,幾位縣區相關部門的負責人跟上來「熱情」地打招呼:「機動組領導來了?」

「好傢夥,您連機動組都知道了。」一位督察組人員說。

兵分兩路防跟蹤

車輛被跟蹤,督察行程如何繼續?

機動組決定兵分兩路,一撥人負責分散注意,另一撥人去現場鎖定細節。

第二天,機動組接到信訪消息轉道開封。在開封市精細化工產業集聚區,機動組迅速停車,去到信訪件中提到的開封裕成化工有限公司。這家企業聲稱停產已久,但去年8月企業排水卻被查出異常。

在廠區,一位督察人員與企業負責人交談,另一位督察人員去生產車間察看。值班室雖然空無一人,但桌上還放著一個沏了茶的水壺,茶水看起來並不像擱置了幾個月的樣子,最多只是前幾天泡的。隨後,督察人員攀爬到高處,發現廢氣治理設施仍在運轉。

督察組人員讓企業立即出示生產記錄,對方卻說沒有。

十分鐘后,企業工作人員有事離開,將原本手臂夾著的一個藍色文件夾放在了一個不起眼的桌上,督察人員拿起來翻看,裏面是車間幾個月以來的生產設施用電、用蒸汽的付費明細。

副鎮長給企業直播督察進展

這並不是中央生態環保督察組的行蹤第一次被泄露。

2018年11月,中央第三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對安徽省第一輪中央環境保護督察整改情況開展「回頭看」。

在此期間,安徽亳州市魏崗鎮一位微信名為「龍哥」的副鎮長分別在「魏崗企業群」和「魏崗金剛石企業群」中向企業通風報信,督察組現場檢查的情況被「龍哥」在微信群內直播。

針對檢查發現雨水溝呈酸性的問題,「龍哥」在群中要求企業,「雨水井不能是酸性。現在可以用水沖」;針對檢查發現危險廢物非法處置的問題,「龍哥」指使企業製造假現場、假合同。
8cb8-kppteas9023542.jpg
2019年5月,在向安徽省反饋「回頭看」及專項督察情況時,督察組指出,為應對督察,亳州市譙城區少數領導幹部與企業串通一氣,性質惡劣。

根據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安徽省整改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2020年7月28日發布的消息,針對亳州市譙城區通風報信,指使、授意企業弄虛作假,應付督察一事,責令譙城區委向亳州市委作出書面檢查,責令譙城區人民政府向亳州市人民政府作出書面檢查,責令魏崗鎮黨委向譙城區委作出書面檢查,責令魏崗鎮人民政府向譙城區人民政府作出書面檢查,責令譙城區生態環境分局向亳州市生態環境局作出書面檢查。

分別給予亳州市譙城區政協農業和農村委員會主任(時任譙城區生態環境分局黨組書記、局長)、亳州市譙城區醫療保障局原黨組成員、某副局長(時任譙城區魏崗鎮黨委副書記、鎮長)政務警告處分,亳州市譙城區魏崗鎮黨委委員、武裝部長黨內嚴重警告處分,亳州市譙城區魏崗鎮某副鎮長黨內警告處分。另對亳州市譙城區委副書記、區長批評教育,對亳州市生態環境局黨組副書記、副局長(時任譙城區委常委、常務副區長)予以誡勉談話。

聲明:本文轉自北京青年報、生態環境部(ID:MEE_CHINA)、安徽省政府網站,在此致謝!

原標題:《中央督察組剛到地方,行蹤就被暴露》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