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觀察|「寵物盲盒」:豈能拿動物的生命賭運氣?

原標題:深觀察|「寵物盲盒」:豈能拿動物的生命賭運氣?

626a-kppteas8908614.jpg

5月3日晚,四川成都,裝有160餘只小貓小狗的快遞車。受訪者供圖

5月3日,四川成都市區一快遞點出現大量寵物盲盒,奄奄一息的小貓小狗引發關注和熱議。事發當晚熱心市民在中通快遞網點現場發現被打包的貓狗160餘只,正準備當做普通貨物發往外地。承運方和託運人一直沒有出示相關貓狗的檢疫合格證明。目前,涉及的貓狗除死亡的外,已經被當地動物救助機構收容,相關部門也已介入調查。

以「盲盒」的方式買賣寵物是一種極不負責任的態度,無論買家還是賣家。買盲盒追求的是一份刺激,以賭運氣的心態下單。可這不是手辦,是活物,若與自己的預期完全不符怎麼辦?如果有健康問題呢?因為「盲盒」的盲目性加上活體交易的特殊性,消費者一旦發現不合意、不好養、不健康的問題,很有可能隨意拋棄處置。這不僅是買賣雙方對生命的冷漠,更會帶來次生環境污染和衛生防疫等諸多問題。細挖整個「寵物盲盒」產業鏈,存在著大量違反5月1日新頒布實施的《動物防疫法》的行為。

最直觀的一點就是寵物的運輸環節。新《動物防疫法》修法的一項重要內容,就是建立健全動物及其產品的調運監管制度。如第一章第七條、第五章第五十一條、五十二條等都對動物活體運輸的託運方、承運方的應盡責任和義務做出了明確規定。這在當下我國寵物市場快速發展,寵物活體異地交易數量激增的大背景下,是非常必要且有針對性的。而「動物盲盒」通過普通快遞的方式郵寄活體動物,本就違反了《郵政法》相關規定,在新《動物防疫法》已經正式頒布實施之後,託運人和快遞企業對運輸動物也完全沒有承擔「免疫、建議、消毒、檢測、隔離」的責任。

有調查發現,很多違法違規的寵物快遞多是從農村發出的,因為城市禁養犬種的繁育正在逐漸下沉到農村地區。全國許多地方都在加強養犬管理,這是好事。但問題在於,當前的養犬管理制度明顯存在「城鄉二元化」的管理特徵,即把城市主城區當成「養犬管理重點區域」,主要管理目標是養犬登記、強制免疫、飼養管理,而農村地區卻成了管理盲區。

農村養殖戶成了中低價寵物(包括「盲盒」)的主要供應來源,因經營管理原因被拋棄的寵物正在成為流浪動物的重要構成,也成了狂犬病等傳染病傳播擴散的隱患。農村地區因犬只管理不當造成的傷害事故雖屢有發生,就在前兩天,重慶一名小學生在鄉村道路上被狗咬死,輿論的討論焦點是城鄉二元賠償的差距,而非犬只管理,似乎放養犬只在農村就不算什麼事,這樣的惡性事件遠未形成足夠的警覺。

根據中國疾控中心的資料顯示,我國狂犬病防控取得顯著成效,2019年全國共報告290例病例,相比於2007年的疫情高峰3300例下降91%。病例分佈主要在222個縣區呈現高度散髮狀態,農村發病數量遠高於城市。所以,要防止農村地區成為寵物管理的盲區。

此外,還有一個值得關注的問題——被救助后的貓犬安置。成都愛之家動物救助中心承擔了此次事件中盲盒動物的接收救助工作。長期以來,除了養犬管理部門的犬只留檢所外,大量的流浪動物的救助安置是由民間機構或個人承擔的。

可是,運營主體法律地位不明確、集中收養動物造成的環境污染和缺乏監管,甚至違法違規募捐的問題,每每成為輿論標靶。新《動物防疫法》明確要求「街道辦事處、鄉級人民政府組織協調居民委員會、村民委員會,做好本轄區流浪犬、貓的控制和處置,防止疫病傳播」,可是,具體如何操作?既能調動社會力量,又能有效組織和規範民間動物救助行動,恐怕還需要更細緻的辦法。

新的《動物防疫法》修訂和實施,輿論討論最多的是對「犬只應當佩戴犬牌、系犬繩」等規定。因為這幾條規定與我們城市生活直接相關,但事實上動物防疫與人類的關係比想象中更廣泛、更密切,此次「動物盲盒」事件就是一次重要的提醒。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