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國家已向中國求助,情況危急

原標題:這個國家已向中國求助,情況危急

「尼泊爾正在變成一個迷你印度。」日前,有尼泊爾醫生髮出了這樣的警告。

在世界目光聚焦印度新冠疫情之際,毗鄰印度的尼泊爾疫情也在急劇惡化。進入4月,尼泊爾日新增病例數呈現持續上升態勢。5月2日至4日,尼泊爾每日報告的新增病例已連續三天突破7000例,連創紀錄。

在這個人口不到3000萬的國家,其累計新冠確診病例數已超過34.3萬例,死亡病例達到3362例。嚴峻形勢下,尼泊爾國內已出現病床、氧氣等醫療物資短缺的狀況。

本周一(3日),尼泊爾總理奧利(K.P.Sharma Oli)請求「鄰國、友好國家和國際組織」予以幫助,尼泊爾官員已就疫苗與中俄等國展開磋商。

「尼泊爾正變成一個迷你印度」

據《紐約時報》及《衛報》報道,尼泊爾疫情曾在今年2月至3月趨緩,日新增病例數保持在50例至100例之間。然而隨著印度第二波疫情大暴發,尼泊爾疫情也陷入持續惡化,平均每天報告的新增病例數超過4000例。

根據尼泊爾衛生部門5月4日下午公布的統計數據,過去24小時尼泊爾新增新冠肺炎確診病例7660例,新增死亡病例55例,兩項數據均再次刷新該國疫情暴發以來的最高紀錄。

目前,尼泊爾疫情集中在首都加德滿都以及與印度接壤的藍毗尼省。在這些地區,尼泊爾醫院正處在超負荷工作狀態。位於藍毗尼省的邊境城市尼泊爾根傑是本次疫情重災區,當地醫院的病床上擠滿了病人,而氧氣供應正在耗盡。

「現在醫院床位都滿了,這隻是另一波(疫情)浪潮的開始。」尼泊爾首都加德滿都傳染病醫院醫生謝爾·巴哈杜爾·潘(Sher Bahadur Pun)說。

尼泊爾衛生部在4月30日的一份聲明中表示,「持續惡化的疫情已經超過該國衛生系統的應對能力,尼泊爾醫院已經沒有足夠的床位,形勢難以控制。」《紐約時報》形容,這似乎表明尼泊爾已經「舉起雙手認輸了」(it threw up its hands)。

為遏制持續蔓延的疫情,在尼泊爾全國77個縣中,已有25個縣實施了全部或部分封鎖。4月26日晚,尼泊爾加德滿都地區行政辦公室發表公告,宣布4月29日6時至5月5日24時,加德滿都谷地採取嚴格的封鎖措施,隨後這一措施又延長至12日午夜。4月30日晚,尼泊爾新冠疫情危機管理中心建議內閣暫停國際、國內商業客運航班運行,同時關閉22個與印度之間的邊境口岸。

在一些尼泊爾醫學專家看來,尼泊爾本輪疫情暴發與印度「脫不了干係」。尼泊爾流行病學和疾病控制中心主任鮑德爾(Krishna Prasad Poudel)認為,從印度歸國人員是尼新冠病例激增的部分原因。衛生部門已經在尼泊爾患者身上發現了來自英國和印度的幾種變異病毒。在鮑德爾看來,開放的市場、擁擠的公共場所以及人們在聚會時忽視防疫舉措,都是導致新一波疫情的因素。

「局勢已經失去控制,我們正處於無助的境地。」尼泊爾與印度接壤的班克地區醫生拉詹·潘迪(Rajan Pandey)表示,尼泊爾正在變成一個「迷你印度」。潘迪警告說,尼泊爾現在正面臨著與印度類似的「災難性(疫情)浪潮」。在過去兩周內,潘迪所在的醫院已有80名工作人員感染上了新冠病毒,這進一步加劇了院方人手不足的困境。

另據尼泊爾英文報紙《尼泊爾時報》(Nepali Times)3日報道,受嚴重疫情影響,尼泊爾政府當天已推遲了原定於今年6月進行的第12次全國人口普查工作,尼泊爾國家統計局委員會正在開會討論最近的事態發展。

「目前事態有些混亂。」尼泊爾中央統計局(CBS)官員喬拉蓋斯(Tirtha Raj Chulagain)3日說,「我們正在關注每天的陽性率,並會據此作出預測。現在沒有必要冒不必要的風險。」而在上個月,喬拉蓋斯在接受尼媒採訪時還曾表示,由於尼泊爾新增病例不多,他對人口普查如期展開秉持樂觀態度。

值得注意的是,包括尼泊爾在內,印度瘋狂發酵的疫情已經讓印度周邊多國憂心忡忡。

印度東部鄰國孟加拉國自3月開始也出現病例增加的現象,在4月初達到峰值,不過自那以後病例增長開始趨緩。儘管如此,為防範印度疫情流入,自當地時間4月25日起,孟加拉國宣布暫時關閉與印度的邊境14天。

印度疫情暴發同樣影響到了北部鄰國巴基斯坦。該國病例在3月初開始緩慢上升,伴隨著印度疫情「爆炸」,巴新增病例在當月底開始加速上升。4月28日,巴基斯坦報告了201例單日新增死亡病例數,為該國歷史最高值。

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29日報道,印度疫情還引發了伊朗的擔憂。伊朗總統魯哈尼在24日的一次講話中警告說,倘若印度的新冠病毒流入伊朗,伊朗「將面臨重大問題」。

「我們正聯繫中俄等國提供疫苗」

「我們生活在一個相互聯結的世界里,在這樣的疫情大流行中,誰也無法獨善其身。」嚴峻疫情下,尼泊爾總理奧利3日發表電視講話,「我想請求我們的鄰國、友好國家和國際組織幫助我們,為我們提供疫苗、檢測設備、供氧設備以及重症醫療藥物和用具,支持我們應對這場疫情。」奧利說,尼方有關官員正在與中國、俄羅斯等疫苗生產商聯繫,以便為尼泊爾緊急供應疫苗。

據尼泊爾最大英文報紙之一的《加德滿都郵報》(The Kathmandu Post)報道,早在今年1月27日尼泊爾就啟動了新冠疫苗的接種工作,不過那時的情況遠好於現在,不僅新冠確診病例數已經下降,住院人數也很少,這個國家看似已經回到了正常狀態。「更何況世界疫苗發動機(印度)就在尼泊爾旁邊。」報道說。

在這些因素的綜合作用下,當時總理奧利還樂觀地宣布,尼泊爾每個人都能在3個月內接種疫苗。

然而,隨著印度國內疫苗吃緊,印度突然以國內需求不斷增長為由,限制本國生產的阿斯利康疫苗出口。印度這個曾被尼泊爾寄予疫苗供應厚望的國家,自己都被迫向其他國家求救。

到目前為止,尼泊爾僅僅為近200萬人接種了新冠疫苗。路透社援引尼泊爾衛生部官員稱,其中急需至少160萬劑阿斯利康疫苗,以滿足第二劑注射的需求。「如果他們不能及時打上第二劑疫苗,麻煩就大了。」

報道批評稱,在過去疫情趨緩的三個月里,尼政府對印度疫苗充滿信心,沒有好好把握時機去實施疫苗多樣化採購工作,導致如今出現疫苗短缺的窘境。現在政府又表示正在通過多個外交和官方渠道,從中國、俄羅斯甚至是美國購買疫苗。

尼泊爾民眾接種中國國葯疫苗 圖源:澎湃影像

在疫苗供應上,中國及時向尼泊爾伸出了援手。3月29日上午,中國政府援助尼泊爾政府的80萬劑中國國葯集團新冠疫苗運抵尼泊爾首都加德滿都。4月7日,尼泊爾政府正式啟動了中國疫苗接種工作。尼衛生局局長辛格(Dr.Dipendra Raman Singh)表示,在尼泊爾出現第二波疫情反彈的關鍵時刻,中國疫苗的到來無疑是雪中送炭,尼泊爾對此深表感謝。

截至目前,尼泊爾已有約30萬人接種了中國國葯集團的新冠疫苗。

「許多尼泊爾人現在想知道他們是否能接種到疫苗,」加德滿都環衛工人尼帕利(Ram Kumar Nepali)說,他擔心自己永遠不會有機會接種到疫苗,「即便在這場可怕的疫情中,我們也必須在首都收拾垃圾,這是有風險的。」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