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土地上的春耕見聞

原標題:黑土地上的春耕見聞

  新華社長春5月4日電 題:黑土地上的春耕見聞

  新華社記者陳曉宇

  「五一」假期,記者回到位於吉林省榆樹市大坡鎮兩家村的老家,看到黑土地上有了不少新變化。

  作為全國產糧大縣,榆樹市的糧食產量約佔吉林省糧食產量的十分之一,曾多次摘得全國產糧「冠軍縣」的稱號。

  鋤頭,是東北農民過去種地的必備工具。如今在老家的田間地頭,卻再難尋鋤頭的身影。

  「都機械化了。」3日下午,村民徐鳳山坐在自家地頭上笑著說。他的身旁是一輛農用三輪車,車裡裝著幾袋化肥和種子。

  遠處,一台大型拖拉機正在徐鳳山的地里進行旋耕作業。

  徐鳳山是種植大戶,自家地再加上承包的地,近7公頃種的都是玉米。這邊種著地,那邊院子里還囤著去年收穫的玉米。這兩年,玉米的價格漲了不少。

  「院子里的玉米咋不賣呢?」記者問。

  「再等等,看價格還能不能再漲漲。」徐鳳山笑著,黝黑的臉上布著好多皺紋,像是田間小道。

  「一公頃地能掙多少錢?」

  徐鳳山掐著手指頭說:「去年一公頃打了兩萬斤玉米,現在市場上一斤一塊三毛五,那就是兩萬七千多塊。」

  「成本費用能佔多少?」

  「從耕地、種子、化肥到用植保機打葯再到收割,大概得有七千塊,再加上承包費八千塊,每公頃一萬多塊。」

  「總共下來,今年一公頃地怎麼也能凈賺一萬兩千多塊吧。」徐鳳山緊接著說。

  過去玉米價格低的時候,一公頃地承包費只有幾千塊錢。隨著玉米價格上漲,承包費也水漲船高。徐鳳山估計今年承包費可能達到每公頃一萬塊。

  與徐鳳山不同,村民王樹軍早早地就把去年收穫的玉米賣了,6公頃多地凈賺了7萬多塊。

  「孩子要結婚了,用錢的地方多。」王樹軍的兒子在外打工,再過兩個月要回老家結婚,幾年前他就把新房蓋好了。

  當地號召村民對黑土地實行免耕作業,讓秸稈在地里自然腐爛,增加土壤有機質,進一步保護了黑土地。焚燒秸稈的現象也越來越少。與以往的耕作不同,如果選擇免耕,除了種子和化肥,耕種期間農民不用花一分錢。響應號召的村民越來越多。

  放眼望去,田野里,前幾天剛剛播下的種子已經發芽,孕育著希望。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