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過長租公寓的我,曾以為自己是北漂租房的幸運兒」

  原標題:「逃過長租公寓的我,曾以為自己是北漂租房的幸運兒」

  來源:中新經緯

  中新經緯客戶端5月4日電 (付玉梅)5個月前,北漂女孩小琴(化名)還因及時與長租公寓解約而竊喜,看著朋友圈儘是3天內要搬離住所的人,她常與朋友感慨「搬家是2020年最幸運的事之一。」不曾想,她近日也經歷了一場猝不及防的搬家之旅,「把當年逃過長租公寓的『債』都給還了。」

  臨近畢業季,租房又成了不少人難避的「坑」。近日,「北京租房真的那麼可怕嗎」話題登上了同城熱搜,小琴以她的真實經歷來作回答。以下為她的講述(略有編輯):

聊天記錄 受訪者供圖聊天記錄 受訪者供圖

   逃不過的「3天內搬家」

  3月末的周日下午,我正在咖啡廳里享受著周末的尾巴,敲著電腦鍵盤,一邊準備第二天的工作,一邊與朋友聊天。

  突然,中介小正(化名)的一條簡訊讓我徹底懵圈。

聊天記錄 受訪者供圖聊天記錄 受訪者供圖

  我很不解自己為何會「擾民」?問起證據,中介也說不出任何理由,只說必須搬走。後來我才知道,真正被 投訴的原因是隔斷。如果我在下周四前沒有搬家,房間就會被強制拆除。

  而舉報者也很值得玩味。我們的套間是三居室。我與次卧的女孩長期被主卧的情侶租客影響生活,但溝通無果。比如,男生長期不出門,霸用廚房,不講究衛生,把客廳堆成了「垃圾山」;又比如,兩人不願意負擔幾十元的水電、燃氣費,驚動到管家上門才交。在收到搬家通知前幾天,我們剛剛和管家反映完衛生等問題。如今,我們卻被人舉報了「擾民」,剩下主卧平安無事。

  心態崩了好幾回后,我除了接受,也沒有別的辦法。另一個女孩甚至嘗試了報警,最後也無果。

  我原本以為,在上一次搬家后,我終於晉身為北漂租房的「幸運兒」。2019年畢業后,我隻身一人拖著兩個大行李箱,來到離家3000公里的北京。當時,我選擇了某長租公寓平台。對我來說,精裝修的房間乾淨整潔、設備齊全、還有管家來協助解決日常用房問題,能減少很多異地生活的麻煩。

  不過,最吸引我的還是平台推出的畢業生優惠活動,比如與其合作的貸款平台簽約就可以免押金、房租一月一付、每個月還有100元的返現。那時還與朋友打趣,此等羊毛畢業時不薅,以後打工人可沒這待遇了。

  兜兜轉轉兩天,我選中了朝陽區十里堡地鐵站附近的一個10平米二居室單間。2019年7月底起租,簽約1年,租金加上服務費每月3100元。

  租期將至,因為覺得租金太高,我動了搬家的念頭。隨後,就遇到了我現在的第二家平台管家小正(化名)。當他信誓旦旦地保證「不用中介費」「不用服務費」時,我還半信半疑,覺得「羊毛出在羊身上」,反覆確認許多細節。

  記得小正當時帶我看房時還說,像我們這種獨居女生租房是「最謹慎的」。其實平台規定就是這樣,大家都是統一的,讓我不必擔心。為了打消我的顧慮,他還主動替我爭取了租房優惠。最終,我和他簽了合同,還陸續給他介紹了3、4名客人。2020年7月,我搬到北京第二個小窩。

  沒想到,搬家后,前租房平台就接連被曝出資金問題,朋友說他們家的保潔已經抱怨收不到工資。後來,情況徹底爆發了。那段時間,朋友圈都是收到「限3天內搬家」通知的租客。我真的有種「劫後餘生」的慶幸感,因為我如果當時續約,也肯定會簽1年以上,也許還會用貸款的方式。那朋友圈的被關愛對象就將是我了。

  不過,現在我也被命運「選中」了。親歷后,我見識了倉促搬家的狼狽,也見識了人情的冷暖。

  小正在給我通知完搬家后就好像「人間蒸發」了。我試圖溝通能不能延長時間,有沒有轉租房源。以前每次推薦客人都秒回的他,那會要麼不回復,要麼敷衍。而平台則是要求我寫下一份「因個人原因而退租」的單子,才肯給我退押金,也沒有其它賠償。

  真的是我個人原因嗎?房管對我們說,這是雙方無責退款,房子拆了,他們的損失更重,而我們「不就是搬個家」。

  當時,第二天就是工作日,儘管手頭還有一堆事情沒處理,但也顧不上了。請了2天假,我開始在各個平台找房、約看房、買搬家用具。時間很緊,根本來不及挑選對比。火急火燎地找了一天還沒合適的,我不得不花中介費在同小區的其它樓找了個空房間。預算超支,我想,要不節省一點搬家費吧,就用20元租了一台推車,自己一趟趟地打包運輸。

  這時,我遇到了第三個中介阿東(化名),一位豪爽的東北大哥。沒想到,他在聽到我的情況后,一下叫來3個兄弟來幫我搬家。就這樣,4個大漢徑直走進我的房間,眼疾手快地把箱子、架子扛進電梯,還叮囑我把重物都給他們,再用電動車幫我運至新家。我一直說謝謝,他們一直讓我好好休息一下。

  那時我已經簽約了,他們大可不用做這些。這份陌生人的善意對當時的我來說,真的宛如「及時雨」一般,支撐著精疲力盡的自己。

搬家現場 受訪者供圖搬家現場 受訪者供圖

  收拾了一陣,夜幕很快降臨。朋友下班後來幫我搬剩下的東西,小推車又堆得滿滿當當。已過10點,推車的嘎吱聲在寂靜的小區里特別刺耳。我們在過減速帶時,一個箱子不小心打翻了,裏面的香薰瓶整個灑在地上。我們去清理,結果渾身都沾上了香薰味,洗也洗不掉,又好哭又好笑。

  因為搬家太急,許多東西沒來得及好好清點。住進新家后才想起,冰箱里媽媽過年寄來的臘肉和特產還沒拿。想再回去拿一趟時,發現自己的密碼已經打不開門了。

門口貼著的搬家告知書 受訪者供圖門口貼著的搬家告知書 受訪者供圖
曾經住的房間已被拆除 受訪者供圖曾經住的房間已被拆除 受訪者供圖

   「上一次被趕出去,還是住進微商培訓營時」

  事實上,我也不是第一次經歷「連夜搬家」,不過那時是實習期,影響不大。2018年夏天的大三暑假,我和同學結伴來北京實習,在某短租平台看中了房間,就和房東大姐私聊。她願意給我們提供3個月的連租服務,提供比平台更低的金額,但需要在線下籤約。

  當時這位大姐很是熱心,基本是有求必應,還沒見面,就和我們以姐妹相稱,群名都改成了「相親相愛一家人」。我們給她加上了好幾層「暖心」濾鏡,答應了上述線下交易的條件,儘管這在平台是明令禁止的。

  不過,和同學到了她家后,濾鏡破碎,我們都被嚇了一跳:她從未把客廳的照片放在網上,而這裏竟是一個微商培訓中心……

  牆上貼滿了「減肥特效藥」的對比海報(看起來就是美顏前後的區別),客廳側邊擺著兩張按摩椅,用簾隔著,擺放著各種中藥製品。大姐說自己是某總代理,手下還有不少人。

  我和同學露出了尷尬而不失禮貌的微笑,糾結一番,最後還是決定相信她。每次回想起,都覺得我們當時非常「傻白甜」,連租房協議都只是手寫了收據,到後來押金差一點沒拿回來。人,可能多多少少都要吃幾回沒經驗的虧。

  矛盾很快就出現了。因為我們的實習不需要坐班。而每周幾乎有三天,家裡都會來十幾個學員參加培訓,拉上帘子,還說涉及機密,不方便我們在場。於是,後來只要他們過來,無論是周末還是工作日,我們都必須要出門。

聊天記錄 受訪者供圖聊天記錄 受訪者供圖

  不到兩周,大姐也終於受不了了,用不讓做飯、斷熱水和加租金等各種理由讓我們搬出去,和一開始的態度截然不同,只記得有一句「我對你們已經夠好啦,和我比你們還太年輕」。也因為沒有正規合同在手,我們只能妥協。

  一夜之間,我和同學收拾好了所有行李,踏上了租房新路。從實習生到打工人,那種因突然搬家而手忙腳亂的感覺,兩年過去了,好像只增不減。

  用兩段「被趕出門」的經驗來提醒大家,租房前一定一定一定(重要的事情說三遍)要確認好是否是正規房源、選擇正規交易渠道,不要有僥倖心理,因為這都是在為以後的麻煩「埋雷」。

  然而,慶幸的是,在每一段經歷中,我都遇到了善良的人,最終麻煩事也都迎刃而解了。如果你問我,北京租房真的有那麼可怕嗎?我想,或許是。但「可怕」也將凸顯「可貴」之處,我們唯有坦然面對,才能將經歷變成盔甲。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