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專家認為:美西方在阿富汗犯下大錯

原標題:法國專家認為:美西方在阿富汗犯下大錯 來源:參考消息網

參考消息網5月4日報道 法國《解放報》網站5月1日發表對巴黎第一大學教授、阿富汗問題專家吉勒·多龍索羅的專訪。報道指出,在20年戰爭之後,美國和北約周六開始從阿富汗撤軍,並要在9月11日前全部完成。儘管塔利班和美國達成協議,但它拒絕參加與阿富汗政府代表的磋商。吉勒·多龍索羅解析了美國和西方20年犯下的錯誤。全文摘編如下:

法國《解放報》記者問:20年戰爭期間,美國和北約犯下的主要錯誤是什麼?

多龍索羅答:錯誤並非只有一個而是一系列,是在一些關鍵時刻作出的一系列糟糕決策。第一個錯誤是在2001年年底,美國不懂得應該選擇一個能緊密結合塔利班領導人的戰略。奧馬爾政權垮台後,躲在巴基斯坦的塔利班領導人似乎準備繳械,這能讓他們回到阿富汗並解除其危險性,例如可以對其監視居住。還有一個選項是向巴基斯坦最大限度施壓,讓其交出塔利班領導層。但是美國人哪個選項也沒選:躲在巴基斯坦的塔利班領導層得到了巴基斯坦人的保護,逐漸恢復能力並重回阿富汗。

2002年至2011年之間的另一個重大錯誤,就是不問戰略正確與否就不斷投入兵力和裝備。安全狀況每年都在惡化,但唯一的回應卻是不斷增兵,這讓人想起越南戰爭。在美國兵力最多的時候,聯軍部署了逾10萬官兵,最終有3500人殞命,20年戰爭的總代價在2萬億至3萬億美元。這真的太多了。

問:戰略問題出在哪呢?

答:贏得阿富汗戰爭的必要條件是獲得巴基斯坦人的支持,尤其是要控制好阿富汗和巴基斯坦邊界。不清除掉游擊隊的庇護所,根本無法贏得這樣的戰爭。另外,對塔利班到底是什麼也完全不了解。儘管許多東西都很清楚,但主流意識卻將塔利班看成無組織、無目標的團體。這是完全錯誤的:塔利班有且一直有一個邏輯嚴密的戰略、一個中央領導層、一種各省負責人的輪換制度、一部法律、一種宣傳策略。他們在北方起步並非臨時起意,他們懂得如何在軍事方面利用農村而且行之有效。如果不了解自己的敵人甚至有時還否認其存在,即便表面上佔有巨大優勢也註定要失敗。

問:為何那些政治和軍事決策者沒看到呢?

答:大多數專家也許是擔心自己未來的合同,因而在反駁聯軍一些根深蒂固的想法方面過於禮貌。另外,決策者通常看的是指標、數字,卻不去思考數據到底該如何解讀。他們總是會將軍事地圖和政治、地緣地圖混為一談。

問:也就是說?

答:可以舉個喀布爾南部盧格爾省的例子。多年來,聯軍使用的主要指標是這裏的襲擊事件比較少。他們得出結論稱,這裏的塔利班武裝人員很少,局勢可以掌控。然而,只要在那裡走上幾十公里就能明白,局勢根本不由聯軍掌控。在喀布爾工作的官員或非政府組織僱員根本進不了這裏的村莊;周五的聚禮公開呼籲對美國人展開「聖戰」;塔利班法官在實施法律;政府的影響每年都在削弱。塔利班在盧格爾省之所以沒有發動很多襲擊,是因為他們想利用這裏更好地滲透到西部地區。2010年盧格爾省徹底失陷,兩三年後在喀布爾邊緣地帶就開始能看到塔利班武裝人員了。

問:聯軍從什麼時候開始意識到局勢難以掌控了?

答:2007年至2008年,所有跡象都表明局勢在惡化。聯軍領導人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但明白他們失去了對阿富汗的控制。但他們始終拒絕將塔利班視為一個有組織的團體,西方和聯合國的外交官幾年裡拒絕承認阿富汗存在內戰。官僚主義和政治方面的束縛阻礙了合理爭論的展開。

問:美國是如何反應的呢?

答:奧巴馬在第一任期內同意了「快速增援」:增兵3萬人並加大資金支持。事實上,在很大程度上這是美國軍方的決定,當時的副總統拜登持反對意見。美軍作出了進攻「塔利班核心地區」、也就是坎大哈省附近的赫爾曼德省的錯誤決定。然而,赫爾曼德省此前根本不是塔利班的核心地區,塔利班領導層已經躲到了巴基斯坦的奎達。最初美國海軍陸戰隊攻城略地,但他們根本保不住地盤。塔利班並未消亡,由於巴基斯坦不太管控邊界,幾年後塔利班重新控制了赫爾曼德省,這是塔利班在精神上的重大勝利。這一巨大失敗讓奧巴馬改變了軍事部署,並於2011年宣布2014年底撤出大部分北約軍隊。不受制約的塔利班幾年後就捲土重來了。

問:北約面對美國有操作餘地嗎?

答:沒有。戰略都是由美國人單方制定,北約國家也不想進入決策層。美國的影響如此之大也是因為其他國家投入北約的資源不多。對於法國或其他大部分北約國家來說,加入聯軍行動首先只是保持或加強與美國聯繫的一種方式罷了。

問:聯軍失敗的教訓有人吸取嗎?

答:顯然沒有。北約國家,除少數例外情況,都拒絕談論阿富汗問題。這場戰爭也暴露了北約運轉方面的困難,北約受制於對美國的層級錯位和技術落後。人們偶爾會有這樣一種感覺:阿富汗戰爭並不是為了戰勝敵人,而是為了安排盟友間的關係。更寬泛一點說,「穩定」行動無法達到效果,無論是在阿富汗、伊拉克、敘利亞還是馬里,因為力量對比關係已越來越不利於西方國家。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