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全媒+|「Z世代」治村:媽媽的「小綿羊」如何變成「領頭羊」?

原標題:新華全媒+|「Z世代」治村:媽媽的「小綿羊」如何變成「領頭羊」?

  新華社蘭州5月4日電 題:「Z世代」治村:媽媽的「小綿羊」如何變成「領頭羊」?

  新華社記者王銘禹、郎兵兵

51db-kppteas6894484.jpg

  一年前,張玉艷心目中的村黨支部書記,還是小說中描繪的模樣:花白鬍鬚高嗓門,煙袋不離手,大衣披肩頭……

  現在,26歲的她走馬上任,成了四鄉八里第一個「娃娃」黨支部書記。這可真是大姑娘上轎——頭一回。

  「昨天還是媽媽的『小綿羊』,今天真的要拿起旱煙袋、披上羊皮襖了嗎?」張玉艷說,上任頭一天,她翻來覆去睡不著,想到好多「大問題」拿不準、沒把握,忍不住哭了。

  這些「大問題」包括:怎樣握緊「接力棒」,鞏固脫貧成果,接力鄉村振興?莽蒼蒼的一山林、田,該咋規劃?還有,一個女娃當「領頭羊」,說話會有人聽嗎?

41aa-kppteas6894485.jpg

  去年,甘肅省臨夏回族自治州在村「兩委」換屆中,下決心破解村幹部年齡老化、學歷低的問題,公開選聘一批35歲以下的青年幹部擔任專職村黨支部書記。換屆后,全州1111名村黨支部書記中,大專及以上學歷達71.29%,平均年齡為35.5歲,比上一屆下降5.27歲。一批像張玉艷這樣的「Z世代」走馬上任,挑起推進鄉村振興的擔子。

  八松鄉納溝村是一個有著上千人口的山村,屬於甘肅省臨夏回族自治州康樂縣。上任不久,張玉艷萬沒想到,首先讓她下不來台的,是一堆雞毛蒜皮的「小問題」。

  「一頭母牛從懷胎到下犢,一共要多少天?」一位縣領導來村裡調研肉牛養殖,見她像解說員一般講得滔滔不絕,便出題考她。她瞪大眼睛,一時語塞。

  又有老百姓上門諮詢:「種香菇從哪裡申請貼息貸款,菌棒咋使用?」她查資料、打電話,半天時間才搞清楚。

  最令她意外的是,兩口子吵架,也找她評理。她很不理解:「為什麼村幹部要管這麼寬這麼細?」

  張玉艷2017年大學畢業后一直在鄉鎮工作,但從來沒有直接「當家做主」。小小年紀擔任村黨支部書記,是巨大的考驗,也是很大的鍛煉。

  她的搭檔是現任村「兩委」班子中的唯一男性、現任村黨支部副書記的「老支書」王遠賓。王遠賓48歲,孩子和張玉艷差不多大。他鼓勵張玉艷:「你們連大學都能念完,當村幹部也沒問題!」

  納溝村山清水秀,非常適合旅遊。過去幾年,王遠賓帶領全村人修路、改水、建房,村容村貌為之大變,村民開辦19戶農家樂,全村也如期脫貧。

  「我能力不行,干工作很吃力,必須退下來。」王遠賓說,現在要搞鄉村振興了,他用個電腦都很艱難,只能當好搭檔。

  張玉艷說,「老支書」帶她串門入戶,一點一點找到了方向感。

  老黨員唐成琪一家生活有困難,她便召開會議,將唐家享受的低保從三類改為二類,幫他們解決了大問題,他逢人就誇。張玉艷說,自己工作從此有了信心。

  不久前,因為對一條水渠的歸屬有爭議,村民張世紅和張金花鬧得不可開交,差點打起來。張玉艷從沒見過這種陣仗,第一次去時,兩腿直抖。王遠賓卻不這麼看:「不管別人發火還是叫苦,她始終帶著笑臉做工作,用一顆熱心把冰疙瘩給暖化了。」

  在臨夏州,許多新任年輕「村官」都曾為村民的一句感謝、點贊而開心。

  「這些年輕人有著強烈的先鋒意識、服務意識、程序意識、互聯網意識,是鄉村振興的新鮮血液。」臨夏州委書記郭鶴立說。

  「五一」期間,納溝村開門迎客。在不斷地走村串戶中,張玉艷腦洞大開:她和村文書是互聯網「原住民」,她們要在社交網站上為山村旅遊代言,讓這裏成為新晉「網紅」。

  5個多月來,她收穫了認可,也犧牲了婚假,雖然還沒有取得耀眼的成績,卻收穫了成長的感悟:旱煙袋和羊皮襖只是浮雲,做好「掃地僧」,才能成為「領頭羊」。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