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實際感染或30倍于官方數字,這波疫情為何空前反彈?

  雖然印度一些大城市已經有較多人感染過新冠病毒,並理應產生了一定的保護力,但該病毒目前仍在以破紀錄的速度傳播著。4 月 25 日,印度單日新增確診病例達到 35 萬,這一數字已經連續數日保持在 30 萬以上。

  病例數激增導致印度醫院爆滿,醫療資源緊缺。據報道,世界衛生組織首席科學家蘇米婭·斯瓦米納坦 4 月 26 日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印度當前報告的新冠肺炎確診病例數和死亡病例數「被嚴重低估」,實際感染人數可能比官方報告的數字(1760 萬)還要高出 20 至 30 倍,即超過 5 億例。

  印度究竟怎麼了?這一波疫情為何空前反彈?

  本文轉載自公眾號「Nature Portfolio」

  原文作者:Smriti Mallapaty

  *本文中統計數據均截止至 4 月 21 日,部分數據可能已經發生變化。

  疫情在印度的蔓延速度令科學家感到震驚。每日確診病例數自 3 月初以來急劇增加:印度政府在 4 月 18 日通報了 273810 例全國新增病例。印度居高不下的病例數還讓上周的全球單日新增病例數一度高達 854855 例,幾乎打破了 1 月份的紀錄。

  就在幾個月前,抗體數據顯示德里、金奈等城市的許多人口已經感染過新冠病毒,這讓一些研究人員相信印度的疫情高峰已經過去。(參考:全球疫情已觸頂?或許尚未可知)

  現在,印度的研究人員正在努力尋找這次空前反彈的背後原因,不幸的是,這可能是多種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包括傳染性很強的新變異株、不受限制的社交往來增加、疫苗覆蓋率低等。找出背後的原因或能幫到嘗試遏制或防止類似反彈的全球其他政府。

  目前,法國和德國等歐洲國家也出現了超過其國家規模的疫情;巴西和美國等國每天通報約 7 萬例感染。不過,印度當前的單日新增病例有時能打破任何國家的歷史紀錄,距離美國 1 月 2 日 30 萬例的高峰已然不遠。(編者注:4 月 24 日印度單日新增病例超過 30 萬,此後一直維持在 30 萬以上。)

  小巫見大巫

  自去年 9 月的單日新增病例衝到 10 萬例后,印度的感染人數一度出現了下降。但到了今年 3 月份又開始攀升,目前的高峰是之前高峰的兩倍以上(見「新冠病例激增」)。

  來源:OurWorldinData

  「第二波疫情讓第一波疫情有點小巫見大巫。」孟買 P D Hinduja 醫院與醫療研究中心的肺科學臨床研究員 Zarir Udwadia 說。Udwadia 在重症監護室工作的間隙接受了《自然》的採訪。他描述了印度醫院「噩夢般」的現狀——床位和治療藥物都極度緊缺。

  阿育王大學病毒學家 Shahid Jameel 認為這一波疫情的強度令人吃驚。「我預計到了會有新一輪暴發,但我做夢也沒想到會這麼厲害。」他說。

  12 月和 1 月,專門檢測新冠病毒抗體(既往感染的一個指標)的研究估計,印度一些大城市的部分地區已有 50% 以上的人口有過新冠病毒暴露,而這會給他們帶來一些免疫力,領導這項研究的印度國家流行病學研究所的流行病學家 Manoj Murhekar 說。這些研究還顯示,印度全國約有 2.71 億人已經感染過[1],約佔印度 14 億總人口的 1/5。

  這些數據曾讓一些研究人員相信,下一階段的疫情不會這麼嚴重了,常駐新德里的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流行病學家 Manoj Murhekar 說。但最新暴發的疫情正迫使他們重新思考。

  一個可能的原因是,第一波疫情主要影響的是城市貧民。抗體研究或許無法代表整個人群,可能還會高估其他人群的暴露水平,他說。

  這些抗體數據無法反映新冠病毒的不均勻傳播,印度基督教醫學院的病毒學家 Gagandeep Kang 表示同意。「新冠病毒可能侵入了之前能自我保護的人群。」她說。這可能包括城市中的富裕人群,他們在第一波疫情中進行了社交隔離,但到第二波疫情時已經開始密切接觸。

  變異株快速傳播?

  一些研究人員還認為,從當前疫情的速度和規模來看,這次可能還多了一個新元素:新出現的病毒變異株。

  和第一波疫情確診的以個人居多不同,Udwadia 私底下觀察到,現在確診的往往是整個家庭。他將這個現象歸咎於傳染性更強的變異株。「如果家庭里有一個人感染了,我能保證他的全家人都會感染。」他說。

  基因組監測數據顯示,最早在英國發現的變異株 B.1.1.7 已經成為旁遮普邦流行的主要毒株。

  去年末,印度也發現了一個值得警惕的新變異株,名為 B.1.617。該變異株已經成為馬哈拉施特拉邦的主要毒株。B.1.617 之所以被注意到,是因為它攜帶了與傳染性更強、能逃逸免疫保護有關的兩個突變。這個毒株目前已在 20 個其他國家被發現。印度的實驗室正在嘗試培養這個毒株,檢測它的複製速度,以及疫苗受種者的血液能否阻斷感染,Jameel 說。

  印度的現狀和巴西去年底的情況有點像,他說。當時,巴西瑪瑙斯市的新冠疫情再起,正好又碰上了名為 P.1 的強傳染性變異株的流行,這個變異株也許能逃逸之前毒株感染產生的免疫力。

  但也有人說,目前的測序數據不足以得出這些結論。「和印度的病例數相比,目前已有的序列數量很少,我們確實需要警惕。」英國格拉斯哥大學病毒學家 David Robertson 說。

  社交、移動、出行

  有些人認為,新出現的變異株在印度激增的感染病例中只佔一小部分。許多暴發疫情的地區進行了基因組測序,而這些變異株並不是主導,印度 CSIR 基因組與綜合生物學研究所主任 Anurag Agrawal 說。

  印度公共衛生基金會主任、流行病學家 Srinath Reddy 認為,人們放鬆戒備是最大的誘因。「疫情反彈出現在一個完全打開的社會,所有人都開始社交、移動、出行。」他說。

  自病例數從去年 9 月的高峰開始下降,「外界出現了一種說法,認為印度已經戰勝了新冠。」Laxminarayan 說。這幾個月里,室內和室外聚滿了參加政治集會、宗教慶祝和結婚典禮的人。

  全國性的疫苗接種計劃甚至也可能推升了病例數——如果這導致了人們放寬了公共衛生防疫措施。「疫苗的到來讓所有人都掉以輕心了。」 Laxminarayan 說。

  印度目前注射了超過 1.2 億劑疫苗,大部分都是牛津-阿斯利康疫苗的印度產版本——名為 Covishield。可是,這個數量還不到印度人口的 10%,所以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印度尤其需要在疫情最重的地方加強疫苗接種,Kang 說。

  有些人可能在等待打疫苗的時候被感染了,Udwadia 說,因為診所的候診區往往都是等著看病的人。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