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這裡是應急指揮中心」

原標題:「您好,這裡是應急指揮中心」

  新華社成都5月3日電(記者張海磊)「五一」期間,當人們在享受假期的時候,四川省應急管理廳應急指揮中心內的一群年輕人正在崗位上築起最堅實的「守護網」。

  應急指揮中心被稱為應急管理廳的「中樞神經系統」,這是一個快節奏運轉的部門。一旦各地有突發事件,都會第一時間上報到這裏。這裏的17個人大部分是「85后」「90后」,他們來自各個行業,成為一名應急人以後,肩上那份沉甸甸的責任便時刻伴隨他們左右。

  時間軸上的一天

  早上六點,四川省應急管理廳備勤室的燈準時亮起。洗漱完畢,整理好內務后,值班長韓挺匆忙來到二樓值班室。他校核完已經編寫好的《每日安全生產(自然災害)微報》併發送成功后,指揮中心新一天的工作正式開始了。

  「叮鈴鈴……」警鈴聲響起,韓挺趕緊停下手裡的活,拿起電話,「您好,這裡是應急指揮中心……」

  「到我們這都是急難險重的事,沒有事就是最好的事。」他說。

  「九寨溝的人流情況如何?」「這幾天,甘孜州遊客人數大增,高速人流、物流壓力較大,甘孜的應急部門一定要加強關注。」……

  9時30分,一場全省視頻調度會正在進行,視頻的另一端是相關市州應急管理局的負責人。調度提綱就是出自應急指揮中心匯總的昨日會商研判信息。

  下午5時,應急指揮中心根據掌握的全省情況,牽頭組織針對全省重點區域、重點領域、重要時段、重大危險源等開展研判,提出針對性措施建議。會商成果將為第二天的視頻調度會提供參考,也為當天的《會商研判及調度情況》簡報提供內容。

  「根據一天的值班情況,要編寫第二天一早發布的微報。」韓挺介紹,雖然只有短短几百字,但經常晚上十一點才形成初稿,「這中間要一遍遍核准。」

  在一天工作中,手頭再忙的時候,也不能忘了抽時間配合森防指辦專班和安全生產專班對市州及區縣進行工作抽查,點名調度在崗在位情況。如果運氣不錯,到第二天下午6時,韓挺的值班工作才算真正結束。

  忙中有序地「戰鬥」

  「那天接報3場火災,還有煤礦事故、車禍,處理了不記得多少個文件……」提起最近最忙的一天,華勇說,「4月23日太忙了,去洗手間都是一路小跑。」

  當天華勇是值班長,平時的應急值守工作記錄每天約有10條,那天他們四個值班人員足足記錄了50餘條。

  20日,涼山冕寧發生森林火災。23日傍晚,多個不利條件導致火場突發飛火,引發新的火場。前方在全力撲救,後方應急指揮中心裏的工作也在緊張有序進行。不間斷的收集情況、報送信息、調度力量設備……

  有突發事件時,指揮中心相當於一個後方指揮部,如調動救援隊伍、調度滅火飛機、協調燃油車上高速等工作都需要做到前面。華勇當天忙完,已經是24日1點多。他在單位備勤室休息2小時后,3點左右又起來準備火災的專報。

  除了在後方「作戰」,應急指揮中心的人員時常也會跟隨工作組前往突發事件現場。

  周浩鑫至今還記得,2019年3月30日他到達木里火災現場后,由於救援隊伍分佈在多條火線撲救,他成為現場信息聯絡員,匯總收集火場總體情況。晚上又將最新作戰計劃傳給後方。

  這僅僅是指揮中心經歷的眾多「戰鬥」的縮影,但應對每一次突發都是快速響應、忙中有序。

  把青春揮灑在應急一線

  自2018年11月7日四川省應急管理廳掛牌成立起,應急指揮中心便隨之成立,這是一支與應急管理改革同步成長起來的隊伍。中心主任田濤告訴記者,有一部分人員從各個市州、鄉鎮,以遴選考試或頂崗鍛煉的方式來到這裏。

  「來自各個行業,有稅務、市場監管、公安……一開始都不知道『應急』是幹什麼的。」田濤說,「一次次實戰提升大家專業能力,這是最大的轉變。」

  他們勇於擔當、奉獻。華勇常年和在攀枝花的家人兩地分居,最長連續72天沒有回過家。有次中心領導安排他去攀枝花出差,順便回家看一下。結果,工作一結束他家都沒回,接著又趕到雅安出差。汪舟對通信比較了解,有次晚上9點多接到單位電話,需要解決一些專業問題,正在休陪產假的他二話不說回到單位。「別的工作可能80%是在既定軌道中進行,但應急工作的特點是永遠不知道下一秒要發生什麼。」華勇說。

  作為年輕人的他們充滿創造力和活力。應急指揮中心旁邊有一個製圖室,以往發生突發事件時,他們需要依靠國土、測繪等部門的地圖或者用手機調電子版地圖,既不方便又耽誤時間。如今,在大家的努力下,中心接入這些部門的數據后,自己直接出圖。陳昆為了掌握製圖技能,直接把製圖機器廠家請過來現場教學。創建全勤指揮部模式,聯合開發應急指揮移動辦公助手、四川應急輿情通……創新體現在他們工作的方方面面。

  全年365天每天24小時堅守,應急人用日復一日普通且簡單的「零失誤」換來第一時間接報、第一時間救人於水火、第一時間為群眾排解困難。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