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創作的可愛佛像,深受藏家喜愛:簡直是療愈佳作

原標題:她創作的可愛佛像,深受藏家喜愛:簡直是療愈佳作

兩個月前一條曾報道過一尊長16.8米、高3.86米、

重達6噸的枯枝涅槃大佛。

一經推送讀者們紛紛震驚于其體量之大,

取之自然,賦予枯枝重生之舉更是令人感慨萬分。

d8df-kppteas4101082.gif
4ef3-kppteas4101089.gif
這尊涅槃大佛是藝術家的作品。

她曾說過,

經歷了許多生死問題之後的我們,

應當反思在過去是不是走得太急,

這個世界需要來場涅槃。

d9ae-kppteas4101286.jpg
ccba-kppteas4101283.jpg
涅槃是佛教用語,

意為圓寂、解脫、無為,

是佛教修行者的終極目標與最高境界。

胡軍軍自2015年起開始了她的「佛系」之路,

圍繞涅槃佛展開創作,

數年如一日,

在自己的畫作與雕塑之中,

呈現佛陀輕盈的姿態、安詳的面容。

胡軍軍「涅槃」系列油畫原作及版畫作品由一條藝術獨家發售。

編輯 周易麟

2d11-kppteas4101356.jpg
c1d3-kppteas4101374.gif
胡軍軍老師在個展《涅槃風光》現場,寶龍美術館(上海)

自2015年以來,胡軍軍便專註于「涅槃佛」這一主題的作品創作。她畫佛,以涅槃為題創作了一系列架上繪畫,將佛陀置於繽紛多彩的亭台樓閣、傳統器物、園林花鳥之間,流露出絲絲文人氣息,清高文雅,恣意悠然。

8792-kppteas4101498.jpg
e388-kppteas4101495.jpg
她造佛,用枯枝、布料創作大型涅槃雕塑,不論是枯萎的樹枝,亦或用剩的香雲紗邊角料,每一種選材,都與佛教教義息息相關,足見其虔心誠意。

藝術家的創作與其自身的經歷是密不可分的。

胡軍軍,1971年出生於上海,年輕時的她也曾叛逆,一度北漂,剃過光頭,追求自由。后與先生藝術家張洹一起闖蕩紐約,輾轉多年後重回上海定居。
e858-kppteas4101590.jpg
胡軍軍老師與作品《香雲紗的涅槃》,寶龍藝術中心(廈門)

在紐約生活期間,一次偶然的東初禪寺探訪,開啟了她虔誠的信佛、學佛之路。2015年的甘肅南、北石窟寺之行,徹底改變了胡軍軍的藝術生涯。她有幸見證了北魏七佛得以完整保存的宏偉佛像,震撼感動之餘,發願要以涅槃佛作為題材進行創作。

流淌在血液中的東方審美
8f16-kppteas4101589.jpg
胡軍軍老師工作室一隅
「佛系」之路開啟后,胡軍軍數年如一日堅持著涅槃佛的創作。如白領們上班打卡一般,胡軍軍每天定時定點來到畫室,泡上一壺茶,開始全心投入創作,不為外界所擾,這種獨善其身的態度令人敬佩不已,也頗有中國古代文人雅士之風。與之相應,她的作品中也處處流露出獨屬於東方的審美特質。
308a-kppteas4101673.jpg
在胡軍軍的畫作中,涅槃佛與傳統山水場景渾然天成。畫面中大量的留白,契合東方傳統審美,極具中國美學特徵。
簡約質樸的線條,飄逸脫俗的風格,處處細節不失文人畫的筆墨傳統。
c151-kppteas4101677.jpg
佛陀靜靜躺卧在畫面中的一角一隅,看似隨意,實則都是藝術家的細膩推敲。

或在菩提樹下小憩,或側卧在綻放的牡丹花邊,幾片花瓣與綠葉散落在涅槃佛周身,營造出雅人韻士追求的一番愜意氛圍。

打破嚴肅刻板的佛教藝術印象
586c-kppteas4101738.gif
胡軍軍老師在個展《涅槃風光》現場,寶龍美術館(上海)

「涅槃」話題,帶著對於生命問題的終極思考。因此在胡軍軍創作之初,身邊也有一些聲音提醒她,這樣的主題未免有些沉重。但她認為,生與死是每個人都該坦然面對的事,她想做的是為揭示生命真相的佛陀留下點影像。

胡軍軍對於佛陀形象的刻畫,不同於傳統佛教藝術的固有印象,透露出一種輕盈感。這種輕盈感基於藝術家對於佛學史料的長期研究,源於藝術家多年潛心學佛才能修得的信手拈來。
4021-kppteas4101727.jpg
胡軍軍畫作中的佛陀,單手撐頭,悠然自得之外竟顯出一絲俏皮。
在色彩的甄選上,胡軍軍認為,色彩是大自然賦予人類的珍貴禮物,色彩組合之間的奇妙觀感令人不可思議。藝術家希望大家在欣賞自己的作品時,可以盡情享受這純粹的來自色彩的快樂。
d606-kppteas4101826.gif
傳統的中國山水場景被胡軍軍賦予絢爛的色彩,傳遞出一種令人愉悅的獨特魅力,這種魅力自然地將大家對於佛教藝術的刻板印象打破。
以祥瑞元素與漢字寄予期許
dec2-kppteas4101820.jpg
《涅槃喜樂》展覽現場,寶龍藝術中心(廈門)

不論是在碩大的展廳中靜靜欣賞作品的觀眾,還是將喜歡的作品買回家掛在客廳、掛在書房獨自享受療愈之效的藏家,也許被畫中佛陀與世無爭的模樣所打動,也許被令人愉悅的色彩搭配所戳中,又可能是在胡軍軍的作品中感受到了美好祝福。

在胡軍軍看來,涅槃是「一個超越生死、常樂我凈、煩惱永息的狀態」,因而她在作品中寄予了無限期許。

例如寓意福祐與好運的喜鵲,自古廣受文人墨客吟詠,在胡軍軍的畫作中也不乏喜鵲傍人飛、喜鵲登枝的場景。

當藝術家將祥雲、游魚等福瑞意向的典型元素融入畫作時,色彩上也配合選用中國傳統文化中象徵喜樂吉祥的紅色,使得作品原本承載的祝福更添順遂。

最近,胡軍軍嘗試將漢字融入作品。如藝術家所言,「中國書法是一個神奇的載體」,每一種字體的背後都有自己的故事與經歷,帶給人們全然不同的觀感與體驗。

曹全碑字體秀美,剛柔並濟,與藝術家的畫作相得益彰。而胡軍軍景仰的弘一大師的自白「朽人之字所示者,平淡、恬靜、沖逸之致也」,也與她追求的佛系境界不謀而合。

3798-kppteas4101904.gif
「平安」、「有福」、「如來」、「達曠」等等,畫中的漢字如點睛之筆一般,更為直觀地表達了藝術家彼時的心情與美好的期許。
1c86-kppteas4101898.jpg
胡軍軍老師工作室一隅
最近一條再次造訪藝術家工作室,立志餘生只創作涅槃作品的胡軍軍日復一日地堅持畫著。
b9e0-kppteas4102014.jpg
胡軍軍老師近作

每每看到胡軍軍和她的作品,總會感慨只有真正心中有佛之人,才能保持如此與世無爭之狀態,創作出如此靜謐、美好的作品 。而懂得欣賞胡軍軍作品之人,想必也定是「佛系」青年。

圖片和部分內容來自:藝術家

一條藝術顧問

潘公凱 前中國美院院長、前中央美院院長

孫向晨 復旦大學哲學學院院長

渠敬東 北京大學人研院常務副院長、社會學系教授、博導

魏劭農 華東師範大學設計學院院長、教授、博導

鄭力 中國美術學院教授、畫家

張洹 藝術家

施勇 藝術家、策展人

榮榮&映里 攝影藝術家、三影堂攝影藝術中心創始人

真砂三千代 服飾藝術家

瀨戶正人 攝影藝術家、Place M Japan 主理人

詹益森 競衡軒主人、藝術品藏家

劉鋼 藝術品藏家、專欄作家

關東元 藝術品藏家

原標題:《她創作的可愛佛像,深受藏家喜愛:簡直是療愈佳作》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