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里諾:與焦慮共處,同恐懼作伴

原標題:馬里諾:與焦慮共處,同恐懼作伴

fcfa-kppteas3061448.jpg幾乎每天早上,我都會被一些揮之不去的想法侵襲,如:「老婆的癌症會不會複發?兒子會不會在上班路上出車禍?唉,牙齒好痛,要不要把那顆牙也拔了呢?但缺顆牙會讓我覺得自己好老啊。」

我這些或大或小的憂慮就像暴風雪一般永不停歇,令我翻腸攪肚,無法活在當下。春天降臨,萬木爭榮,但在我看來,世界就像一隻拴著短繩的比特犬一樣咆哮著。當然,這並不妨礙我對鄰居,甚至對那些討厭的人以禮相待。

如果今天我如諺語中所說的那樣被屋頂掉落的瓦片砸死,那麼焦慮如同鬼魅股地折磨我的這件事,除了我妻子就沒有人會知曉了。有時,我會笑著安慰自己,那些我幻想的事不可能發生。由於過去的恐懼仍殘留在我心中,所以我努力提醒自己,那些在我想象中壓迫著我的魔鬼,只不過是恐懼的影子罷了。

然而,我卻又得知有人同時患上了癌症和心臟病。我的心魔昭彰于光天化日之下。對我來說,總有些事令我憂心忡忡,如果沒有的話,我就會四處尋找,甚至編造出能讓自己焦慮的借口。

弗洛伊德認為,如果我們認識了焦慮,「就彷彿給心靈安上了探照燈」。該理論很複雜,可以通過下面的例子來理解:

如果小男孩每次對媽媽發火,媽媽都選擇離開,同時,小孩又特別需要母愛,那麼,媽媽離開的舉動就會引起孩子的恐慌。小男孩長大成人後,會感覺每次憤怒都是可怕的威脅,然而,憤怒已然成了他無意識的情緒宣洩。

哲學家們並沒有一直把焦慮當回事,準確來說,他們常常認為焦慮是未經馴化的心靈孕育的副產品,會引起諸多麻煩。

克爾凱郭爾嘆道:

每個人的心底都深藏著焦慮,比如,擔心孤身一人,擔心不受上天春顧,擔心被遺海于茫茫人海。環顧身邊的親朋好友,人們不免深陷焦慮的圖圈……人們幾乎不敢想象,如果這一切都被奪走,自己將會是什麼樣的心情。

我們每個人的心底都藏著令人崩潰的焦慮,為了解脫,我們可以試圖用另一種情緒掩蓋焦慮。記住,越是去關注周圍的人,越是會用「生活過得不錯」這樣敷衍的話來安慰自己的人,越會陷入焦慮的泥潭。我們還會使用其他方法抵抗焦慮:我們會發了瘋似的在花園除草;拚命完成健身目標(比如,每周騎行20千米);一遍又一遍地刷牆。

我們不停地在努力確定一切都井然有序,一切都在掌控之中。然而焦慮卻總是與可能性相伴。

克爾凱郭爾說過:「哪怕我們機關算盡,把事情做成了,焦慮還是會來,而且會在事情的成敗揭曉之前就到來……焦慮來源於無比強大的可能性,在其面前,我們的智慧和機巧毫無用武之地。」即便設想好了一切,還是會有令人焦慮的事情出現。焦慮針對的是未來,因此、它使我們無法活在當下。

「焦慮,讓人們又愛又恨。」克爾凱郭爾在日記中詳細地解釋了這段話。

他寫道:「焦慮是對恐懼的渴望。焦慮就像一股把人牢牢鉗制住的外力,然而,那個被困住的人既不能逃脫,也不肯逃脫。之所以會出現這種情況,與其說他是出於恐懼,倒不如說他是在渴望恐懼。因為焦慮,人們變得軟弱無能。」焦慮是由我們自己創造的,從本質上說,焦慮是由我們所擁有的自由創造的。

作為一名拳擊教練(我的第二職業),我經常碰到一些對焦慮又愛又恨的人。幾乎人人都想變得強壯,每天都有青年找上門來,信心滿滿地對我說:「我想成為一名拳擊手,我保證每天都會參加訓練。」

剛開始,做一做熱身,了解基本動作,他們鬥志昂揚。不過,在經過兩回合的較量,鼻子上挨了幾拳,眼前冒了一兩次金星后,這些人便常常會編個借口,逃之天天了。這還不算,等過上幾個月,他們心裏的那股勁兒又回來了,就又來聯繫我,表示想回來訓練。

從克爾凱郭爾的角度來說,焦慮是一場迴避衝突的較量,在這場「拳擊」中,我們的對手是自己,更準確地說,我們是在和可怕的未來較量,以行使自由,以實現成為真正自己的可能性。

那麼,到底該如何應對焦慮呢?克爾凱郭爾開出的存在主義藥方是:我們應該培養與焦慮共處、同恐懼相伴的能力。

克爾凱郭爾說的話,你從心理醫生那裡是聽不到的。他說,一個認真的人如果聽到焦慮撓門的聲音,他會:

熱烈歡迎焦慮光臨,如同蘇格拉底舉起毒酒杯那樣。接著,他會把自己和焦慮關在屋子裡,說出病人對手術醫生說的那句話:我準備好了。然後,焦慮侵入他的靈魂,翻箱倒櫃,焦躁地把他心中的一切都事無巨細地全部倒出來……而若這個飽受焦慮之苦的人有信仰作為引導,焦慮將摧毀它自己。

焦慮看似是外來之力,實則源自內心,為生活平添了許多麻煩,常常讓我們覺得自己一無是處、怯儒膽小。克爾凱郭爾十分肯定,只有一種恐懼/焦慮被另一種恐懼/焦慮所替代時,勇氣才會降臨。

比如,夜晚的戰場上,一位排長在帳下輾轉難眠,左思右想自己在軍中是否擁有威信。這時,若有一支中隊遇襲,他便不再為自己的威信而焦慮,眼下他只擔心一件事,就是如何保護好戰友們。

克爾凱郭爾究竟為焦慮症患者開出了什麼藥方呢?再次重申,儘管焦慮陰魂不散,但它絕不是一種痛苦,而是我們精神本質的顯現。

「只有愚昧至極的人才會認為(焦慮)是機能紊亂」——也就是現代人說的疾病。針對那些看起來處事不驚,聲稱自己從不焦慮的人,克爾凱郭爾的解釋一語中的:「那是因為他們沒有靈魂。」

原標題:《馬里諾:與焦慮共處,同恐懼作伴》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