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股份行十年業績分化:誰在沉淪 誰在突進

原標題:上市股份行十年業績分化:誰在沉淪 誰在突進 來源:經濟觀察報

5051-kppteas2935826.jpg

俗話說「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但對於銀行而言,十年就足見分化大勢。

4月29日,隨著華夏銀行發布2020年年度報告,十家上市股份制商業銀行的2020年度財務報表披露完畢。

在2020年,共有4家上市股份行的利潤實現負增長,為民生銀行、浦發銀行、浙商銀行和華夏銀行。拉長時間來看,除了渤海銀行在2018年凈利潤下滑,這是近十年來,上述四家銀行首次出現凈利潤增速為負的情況,民生銀行更是以同比下降36.25%的歸母凈利潤增速交出上市以來「史上最差業績」。

穆迪副總裁、高級信用評級主任諸蜀寧對記者分析稱,疫情並非傳統的理論模型的測試,而是真正意義上的壓力測試。在國內經濟情況較好的背景下,銀行的經營情況可能難以分辨,但經受疫情考驗之後,各家表現的差異化明顯。

「銀行的業績不是今天變好變壞的,而是過去十年、二十年積累的結果。」有銀行業分析師表示。

諸蜀寧認為,從比較長的時間來看,股份行的經營業績分化跟國內經濟形勢變化以及銀行自身模式轉變有關。股份行沒有領域限制,地區特徵淡化,在這方面具有同質化傾向;同時在融資結構也有同質化,吸收存款能力相對較低。

同質化經營在過去表現不明顯,但慢慢地,各家銀行的差距逐漸拉開。

十年浮沉 強者恆強

目前,12家全國股份制商業銀行中,有10家已經上市,包括A+H股上市的招商銀行、中信銀行、光大銀行、民生銀行、浙商銀行5家,A股上市的興業銀行、浦發銀行、平安銀行、華夏銀行,港股上市的渤海銀行。

在2020年,共有4家上市股份行的利潤實現負增長,為民生銀行、浦發銀行、浙商銀行和華夏銀行。

其中,民生銀行年度凈利潤在過去十年首次出現負增長。2020年民生銀行實現營業收入1849.51億元,同比增長2.50%;實現歸屬於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343.09億元,同比減少195.10億元,同比下降36.25%,「增收不增利」。

對此,摩根大通也給予民生銀行港股「減持」評級,並形容業績令人十分失望。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20年末,民生銀行不良貸款總額達700.49億元,比上年末增加156.15億元,增幅為28.69%。民生銀行稱,該行加快問題資產處置節奏,加大撥備計提力度,其中貸款撥備計提同比增長26.52%,貸款撥備消耗同比增長31.77%。

其他三家銀行同樣增利不增收。浦發銀行2020年實現營收1963.84億元,同比增長2.99%;實現凈利潤583.25億元,同比下降0.99%;浙商銀行2020年營業收入477億元,同比增長2.89%,歸母凈利潤123億元,同比減少4.76%;華夏銀行2020年營業收入953.09億元,同比增加105.75億元,增長12.48%;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212.75億元,同比下降2.88%。

上述幾家業績負增長的銀行,或主要受經營能力下降,以及不良資產的拖累。

「銀行的業績不是今天變好變壞的,而是過去十年、二十年積累的結果。」在談到業績分化時,有銀行業分析師感嘆。

自2011年到2020年,是一個時代的歷程。在十年間,擁有全國股份制商業銀行牌照的銀行,差距正在逐漸拉開。

2011年,股份行的總資產還都在3萬億以下,在此後十年間,差距漸次顯現,頭部和「新生力量」差距逐漸拉大,曾經不相上下的平安銀行與華夏銀行、浙商銀行與渤海銀行的總資產,規模差距也漸漸擴大。

頭部幾家股份行的規模你追我趕,每年排名都在變化。2015年,招商銀行、興業銀行、中信銀行、浦發銀行的資產總額同時突破5萬億,體量差距較小。到了2016年,差距進一步縮小,興業銀行反超招商銀行,坐上總資產第一的位子。民生銀行也衝到了股份行中的第四位,浦發銀行從第四位滑落到第五位。

在2017年,隨著國內金融去槓桿的呼聲,這一年各家銀行增速放緩,中信銀行更是罕見縮表。興業銀行的股份行頭把交椅也沒有坐穩,到了2018年,股份行老大的位子再次回到招行手裡。到了2020年,招行總資產達到8.36萬億,浦發總資產7.95萬億,排在第二位;興業銀行總資產7.89萬億,排在第三。

與總資產規模不同的是,幾家股份行的凈利潤排名相對更穩定。不過,凈利潤的指標也不能完全體現一家銀行的賺錢能力。不排除有的銀行在撥備覆蓋率、撥貸比等指標上「抱朴守拙」,做厚安全墊,隱藏利潤,以備來日。

在效益指標上,招商銀行一直保持絕對領先地位。十家股份行中,凈利潤增長最快的是招商銀行,凈利潤由2011年的361億,十年間增加到980億,年均複合增長率10.5%。

對於幾家股份行業績的走勢分化,光大證券首席銀行業分析師王一峰對記者分析稱,銀行經營的業績不應簡單歸因於當下的經營狀況,而是過去長期以來公司治理、發展戰略、業務路線、風控體系、管理能力等的綜合差異。

經營績效偏弱的銀行更多是長期積累的矛盾的顯性化。是歷史問題與現實問題諸多矛盾的集中釋放。王一峰舉例稱,例如,傳統產業、「兩高一剩」行業、部分地方欠發達地區的國有企業以及高風險民營企業等客戶相對偏多的機構,面臨一定的發展壓力。發展的壓力既體現在新業務新客群開發的難度上,也體現在老客戶的風險上。相應地,客群開發不理想一定程度體現為收入增長放緩,存量業務風險釋放則代表資產質量的壓力。「除了區位因素是很重要的一個決定變數外,體制機制、公司治理、風控和文化也十分關鍵,市場化程度越高的銀行,自我轉型迭代能力越強,所以經營績效更強。」王一峰表示。

分化仍將持續

談到銀行的發展差異,不少分析人士都提到了區域經濟發展差異在其中起到的關鍵作用。

王一峰對記者表示,最重要的原因是因為區域經濟發展的不平衡性在加劇。例如,南方地區以江浙滬為代表的區域,經濟新動能培育好,區域經濟增長快,企業經營和盈利狀況好,對應的金融生態佳,這些區域的銀行整體經營情況也較為樂觀。而東北、華北、西北等部分地區的新舊產業接續尚需加強,仍然處在深刻的經濟轉型期,在這個過程中區域發展的動能較弱,同時風險事件增加,所以,這些區位的銀行經營壓力就大一些。

在12家全國性股份制商業銀行中,目前只有恆豐銀行和廣發銀行未登陸資本市場。截至2020年底,在38家A股上市銀行中,招行的凈利潤超過交行;北京銀行、上海銀行、江蘇銀行的總資產已超過了浙商銀行,這三家銀行及寧波銀行、南京銀行的凈利潤也超過了浙商銀行。

也有上海的銀行業分析師認為,股份行就是得找到自己差異化定位、特色。因為它們沒有什麼先行稟賦資源和優勢。有些說不出特色的銀行,就落後於行業,甚至不如部分城商行,城商行還有當地的根基。

廖志明認為,未來,股份行分化是持續的,即便有全國性牌照,有的股份行能力不夠,即使有優秀的銀行家掌舵,但公司治理水平或市場化程度不高,也很難有作為。

「這種分化在未來十年仍會持續。」廖志明判斷,符合行業發展方向、市場化程度比較高、激勵機制明確的銀行,經營情況可能持續向好;市場化程度不高、治理不完善、戰略不清晰的銀行發展趨勢慢於行業水平,五年或十年之後與頭部的差距會越來越大。

另外,管理層的變動也被視為一家銀行戰略是否穩定的關鍵因素。有金融行業分析師告訴記者,其團隊曾經做過這方面的數據分析。從市場的數據來看,管理層更迭的頻度和公司市值的變化有關。

但也有銀行人士不認可這種結論。有資深銀行業人士表示,銀行不同於普通企業,銀行高管實際影響力並沒有那麼大,管理層對銀行的影響是「潤物細無聲」,不追求高額的業績,銀行的轉型更傾向於跟隨經濟周期而提供金融服務。管理層尤其是行長的角色,是把發展理念灌輸到銀行的運營當中,對於銀行的作用更類似於把握一艘航空母艦的方向,但同時,轉「舵」也是很慢的。

對於幾家股份行未來發展趨勢,王一峰認為,核心的問題在於銀行的經驗理念、公司治理、公司戰略、組織架構等方面。更加看好經營戰略長期穩定,積極進取的管理層相對穩定,公司戰略和管理層目標能夠長期綁定,高度市場化的經營的銀行。

「中國經濟大趨勢在轉變,大趨勢無法迴避。未來銀行業發展有幾個趨勢:零售以及其中的資產管理、數字化、綠色發展等主題。隨著下一階段中國經濟增長模式的轉變,銀行也是需要進行相應的轉變。」諸蜀寧表示,銀行未來的(發展方向)都是毫無爭議的。

以零售業務為例,諸蜀寧認為,零售戰略的轉變包括銀行由原來提供存款服務變為資產管理,因為國家發展百姓富裕之後有了理財需求。商業銀行+資產管理公司的轉變,要去擁抱大趨勢,不僅是看到趨勢,也要講究方式與方法。例如,有的銀行在推行零售戰略的時候,定位比較好,有非常精準的客戶營銷策略,抓住了零售銀行發展的需求。所以,要擁抱這個潮流,同時需要落地操作的戰略、相應的文化、後台系統、相應的文化等配套。

諸蜀寧認為,擁抱未來大趨勢,不僅是停留在高管層的戰略,而是需要相應的落地的措施、長期的積累,摸索的過程可能需要幾年時間。所以要看哪個銀行有戰略定力和落地執行。

(來源:經濟觀察報)

(編輯:葉映橙)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