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劫匪》:這個都市童話,觀眾為何不買賬?

原標題:《陽光劫匪》:這個都市童話,觀眾為何不買賬?

《陽光劫匪》是李玉導演生涯里投資最大的商業電影。此前觀眾對李玉的認知,主要是女性題材的文藝片。雖然在此之前,李玉也有過《二次曝光》《萬物生長》的商業片嘗試,但這一次《陽光劫匪》的跨越更大。可惜的是,無論是票房還是口碑,《陽光劫匪》目前的處境都不樂觀。 
《陽光劫匪》海報
《陽光劫匪》海報
故事本身,非常天方夜譚。曉雪(宋佳 飾)是個動物飼養員,她有個相依為命的「女兒」娜娜——而娜娜是一隻老虎。有一天,娜娜竟然被當地首富劉神奇(曾志偉 飾)給劫走了。走投無路的曉雪,找到尋寵事務所的陽光(馬麗 飾),請求她幫忙把老虎找回來。陽光被曉雪打動,她們聯手策劃一個搶劫老虎的計謀。  曉雪(宋佳飾)
陽光(馬麗飾)陽光(馬麗飾)
電影搭建起一個城堡,色彩濃烈、風格奇幻,也許會讓人想到韋斯·安德森。而劫走老虎的劉神奇的隱秘居所,則在海島上。海島峭壁、碧海藍天,也是充滿童話感的環境塑造。 
電影的美術具有很強的童話感
電影的美術具有很強的童話感
情節也是在童話故事般的輕鬆歡脫中行進。張海宇、沙溢、楊迪等男性配角,主要承擔著搞笑的功能,他們的很多行為頗為無厘頭。較真起來的話,都沒有什麼現實邏輯,但在一個童話故事里,適當的浮夸也並非不可接受。 
沙溢和楊迪負責搞笑
沙溢和楊迪負責搞笑
包括電影中的最大反派劉神奇,他所做的一切非法勾當,也都是因為創傷。妹妹幼時被惡犬咬傷,但沒能搶救回來,劉神奇便一直困在這裏。無論是劫走與妹妹同名且同日生的娜娜,要將娜娜做成標本以讓妹妹娜娜永生,還是他研究各種讓人忘掉憂傷的致幻毒品,都是他對愧疚的試圖彌補,是他撫平創傷的手段。只是,他選擇了錯誤的路徑。 
劉神奇(曾志偉飾)威脅曉雪
劉神奇(曾志偉飾)威脅曉雪

電影中的老虎,其實也就代表了一切讓我們痛苦的失去,也許是親人,也許是朋友,也許是一段感情,也許是一次機會。電影最後,陽光勇敢又豁達地與曉雪、娜娜告別,她與自己達成和解,接納自我,給自己一次自由的機會。

將電影的線索、邏輯與主題都梳理清晰后,現在問題來了:這個都市童話,觀眾為何不買賬呢?

韋斯·安德森不適合商業類型片?電影的情節歡脫得過於跳脫?我想這些都不是最根本的。《陽光劫匪》真正致命的是,它缺乏一個清晰有力、可以打到觀眾內心的情感內核與價值內核。具體言之,雖然是講母女關係、是對創傷的治愈,但電影並未對陽光對母親的愛與愧疚有足夠鋪陳,她對曉雪的幫助動機,顯得不夠清晰有力;如果曉雪與娜娜是陽光「幻想」出來的,並且有更直觀的影像表達,觀眾會更容易代入陽光的立場,會真正理解這個人物的情感。

而在價值內核上,到底該如何治愈創傷,電影是有些語焉不詳的,陽光對曉雪的告別有些倉促潦草,「自由」的升華不明所以,這讓有相似創傷體驗的觀眾的情緒缺乏一個宣洩口。因為類型定位上的雜糅與模糊,電影在怎麼搶回老虎的無厘頭情節上花費太多筆墨,反倒疏於人物內心的挖掘以及價值上的提升。

李玉本來是拍女性故事的好手,陽光與曉雪之間的互幫互助、相互救贖也充滿想象空間。但二者關係的搭建太弱——比如曉雪是否是陽光或陽光母親的分身,得靠觀眾自己去領悟和解讀,而很多觀眾並不會想到這一層,這時陽光與曉雪的「姐妹情誼」就有點「工業糖精」的味道,過於生硬,反而沒法打動人。

《陽光劫匪》太可惜了。動物題材的電影一向不好拍,電影中真實出鏡的老虎的「片酬」就高達3000萬元。耗資不菲的投資,有不錯的卡司陣容,講故事的角度也算新奇,但綜合起來,這個都市童話還是沒有講好,說到底,是沒有把「人」立住,沒有把人物關係講清。一部商業電影如果沒有辦法通過人物打動人,它的市場前景就危險了。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