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賣人工繁育鸚鵡不犯罪」,兼顧了法理與現實

原標題:「買賣人工繁育鸚鵡不犯罪」,兼顧了法理與現實

  在「江西鸚鵡案」中,再審法院作出了符合公眾認識的判決。

  3年了,「江西鸚鵡案」終於法槌落地。2018年4月底,邱國榮從江西南昌市某花鳥店購買了8隻鸚鵡和4隻鷯哥,被法院以「非法收購、出售瀕危野生動物罪」,一審判處有期徒刑兩年、罰金一萬元。該案經過一審、二審、重審,歷時3年多,最終,江西鷹潭中院以邱國榮犯非法收購、出售瀕危野生動物罪,判處有期徒刑1年6個月,緩刑2年。

  說起來,「有期徒刑1年6個月,緩刑2年」的處罰結果,早在2019年9月11日二審判決時就已出現。但是,這個量刑雖然看似有點「濤聲依舊」,但其中暗含的法律和社會意義卻不容小覷。

  從法律上來說,本案尤其值得關注的,是當地法院對收購鸚鵡行為不予認定犯罪的做法。

  從刑法原理來說,法律懲罰的是危害社會行為。與同一物種的野生動物相比,商業交易人工馴養繁殖的動物,對物種生存的危害性大幅降低,其生態保護價值要低於野外生存的野生動物。

  再看涉案的8隻費希氏情侶鸚鵡,來源可追溯,系人工種源非野生種源,在河南乃至其他地區被馴養繁殖、商業利用多年,馴養繁殖技術成熟,已成規模,數量增加,形成較大產業鏈。如果將其與野生動物相提並論、動輒得咎,顯然有失公允。

  事實上,最高法在有關《答覆函》中,也認定「收購、運輸、出售這些人工馴養繁殖的野生動物實際已無社會危害性」。既如此,也就沒必要再拿起刑罰「大棒」予以打擊了。也因此,這一判決更深刻的影響在於,這意味著司法系統在定罪量刑中,區別野生動物與人工繁育動物邁出了實質性步伐。這也值得被其他法院借鑒,避免不合理的認定「傷及無辜」。

  此外,雖然購買8隻鸚鵡已經不被認定違法,但鑒於邱國榮收購、出售4隻鷯哥,仍在法律嚴懲射程之內。當地法院如今的量刑,也體現了一碼歸一碼的法治原則。

  社會在發展,立法、司法也是在不斷調整、改進的。對於野生動物,固然要加大生態保護的力度,卻也要避免過猶不及,打擊範圍過大,「殃及池魚」。在「江西鸚鵡案」中,法院的再審改判兼顧了法理與現實,作出了符合公眾認識的判決。

  也因此,有業界人士認為,「雖然邱國榮的量刑未變,但這是全國首個把收購、銷售人工繁育鸚鵡認定無罪的判決,對保護全國人工繁育鸚鵡產業乃至推動人工繁育野生動物產業發展具有重大歷史意義」。

  當然,從長遠看,還需要儘快完善相關法條、出台司法解釋,有條件地撤除非法收購、出售瀕危野生動物犯罪周遭的不合理「高壓電網」,避免「江西鸚鵡案」再現江湖。

  □柳宇霆(法律學者)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