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巴菲特股東大會最大亮點:中國經濟前景和最新投資建議

原標題:今年巴菲特股東大會最大亮點:中國經濟前景和最新投資建議

24d0-kppteas1606322.jpg

2015年5月2日,奧馬哈,伯克希爾股東大會會場209小會議室,陳九霖(右)與巴菲特(左)合影。

今年的「五一」假期,杭州斷橋成了「人橋」;西安的兵馬俑成了「人俑」。

然而,在太平洋彼岸,本應該是「人俑」構築「人橋」的盛事,卻門可羅雀,卻依然受到全球的關注。美東時間5月1日下午1點30分(北京時間5月2日凌晨1點30分),一年一度的巴菲特股東大會(即: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年會)拉開了帷幕。由於新冠疫情的影響,這個年會第二次在幾乎沒有與會者的情況下通過線上舉行。

兩位九旬老人——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董事長兼CEO沃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和他的黃金搭檔、一起共事了62年的商業合作夥伴查理·芒格(Charlie Munger),以及公司的另外兩位副董事長阿吉特·賈恩(Ajit Jain)和格雷格·阿貝爾(Greg Abel),一起回答了3個半小時的公司股東和全球記者等提出的各種問題。

雖然本次會議沒有涉及退休和接班人的問題,但是,后兩位副董事長出席這次會議並一起回答投資者問題,也足以讓人聯想到巴菲特和芒格已為他們宏偉事業的傳承做好了準備。沒準兒,明後年出來回答問題的可能就是后兩位。

2020年,由於新冠疫情的影響,芒格就曾首次缺席了巴菲特股東大會。畢竟,巴菲特已經90歲高齡;而芒格更是96歲的老者。而且,巴菲特今年還專程飛赴加利福尼亞州與會,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年度股東大會的地點也從美國內布拉斯加州的奧馬哈小鎮移師美國洛杉磯。這是該項盛事首次在奧馬哈市以外的地方舉行。這兩個信息已在悄悄地宣示了伯克希爾公司的有關變化。

我於2015年5月2日出席過巴菲特股東大會。當年,除了參加股東大會的各項議程之外,我還有幸於當日16時30分,在股東大會主會場二樓的209小會議室,零距離地接觸巴菲特和芒格,當面聆聽他們的教誨,並分別合影留念,還獲得了巴菲特對我的著作《地獄歸來》的賀函。

而當時的會議日程包括:參觀巴菲特投資企業的展覽、觀看關於巴菲特投資的有趣視頻、面對面聆聽巴菲特和芒格回答問題、觀看巴菲特和比爾蓋茨打乒乓球等。

因為新冠疫情的影響,今年的巴菲特股東大會省掉了很多環節,回答投資者和記者的問題幾乎是唯一內容。在股東大會投資人問答環節中,巴菲特和芒格這兩位老搭檔,以及兩位潛在接班人回答了數十個問題,涉及宏觀經濟、投資理念、企業管理、市場研判等方面。我從三個半小時的回答問題環節,梳理出來4個我認為很有意思的內容分享給讀者。

步入百歲之時暢談商界滄桑

在股東大會演講開始時,巴菲特列出了當今世界上最大的20家公司。他隨後問道:「30年之後,還會有多少家公司在這份名單上呢?」。

巴菲特所列的這些企業「巨無霸」包括:蘋果、沙特阿美、微軟、亞馬遜、Alphabet和Facebook。

巴菲特接著說,在1989年排名前20位的公司,已經都不在今天的榜單上了。30多年前,在全球最大的公司中,曾有一半以上是日本公司,包括銀行和工業企業。當時,上榜的美國公司是埃克森美孚、通用電氣、默克、IBM、美國電信和菲利普·莫里斯公司(Philip Morris)。

巴菲特因此感嘆:「世界可能以非常、非常戲劇性的方式發生變化。」

此外,巴菲特還以汽車行業為例。20世紀初,約有2000家公司進入汽車行業,因為投資者和企業家都期望該行業有一個令人驚訝的未來。而到了2009年,僅有三家汽車製造商倖存,其中的兩家破產。

巴菲特還說,在過去短短的30年內,全球最高市值公司的市值,從1040億美元增長到2.05萬億美元。從市值水平來看,是變大了。當然,最大市值也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一些通脹——這期間其實並不是高通脹時期。你可以看到30年裡,世界變化極大。但如果你的股票持倉足夠多元化,那就會表現很好。

針對2020年所發生的新冠疫情及其影響,巴菲特嘆道,這一年更加覺得世界仍有很多未知,就像一部電影一樣非常不同凡響。去年在全世界看到非常多的奇奇怪怪的事,未來還會有更奇怪的事情發生。

見證無數危機之後憂談政府開支

新冠疫情發生以來,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拚命印錢,政府開支無限放大,以此嘗試渡過難關。拜登政府在2021年一上任,就促使美國國會通過了一個1.9萬億美元的美國經濟紓困法案,而在這個法案通過後不久,他又馬上推出了一個3萬億美元的基建計劃。在2021年短短不到半年的時間里,4萬多億美元的政府債務就已經上來了,這還沒有算上去年為了拯救疫情所印製的4.5萬億美元。

市場對此議論紛紛,憂心者眾多。因此,在巴菲特股東大會上回答投資人問題時,巴菲特和芒格也談到巨額政府支出及其極低利率的組合問題。芒格表示,他認為這種極端的情況不會永遠持續下去。

芒格批評,一些職業經濟學家,對自己的分析過於自信,但是,很多事情都已被證明是錯誤的。在芒格看來,呼籲加大財政支出同時較少考慮預算赤字的《現代貨幣理論》,不一定是答案。

芒格評價說:「現代貨幣理論家們的信心,也比他們原本應該有的信心更大。我認為,我們之中的任何一個人都不知道巨額政府支出與極低利率的組合會催生出來怎樣的結果。」

芒格還說:「我確實認為,這種極端情況很有可能比大家想象的更可行。但是,同時我也知道,如果沒有任何限制的情況下繼續這樣做,那麼,聯邦支出將以災難告終。」

芒格這裏提及的所謂現代貨幣理論,又被稱為「貨幣赤字化」。這個理論,誕生於20世紀90年代,其主旨是,在政府對於印鈔權有著絕對壟斷權的情況下,將利率壓到最低,並通過不斷地增加貨幣的供應來刺激經濟,以期順利地防止經濟崩潰。

兩次試水中國后再談中國

巴菲特曾經投資中國石油,在賺取了巨額利潤后適時清倉;至今,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依然持有比亞迪股份。因此,芒格在回答提問時對中國經濟表達了樂觀態度。

芒格認為,中國政府會讓企業蓬勃發展:「中國發生了顯著變化……普通中國人的平均收入得到了巨大增長。他們已經使很多人快速脫離了貧困,世界上從來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情。因此,我對中國人表示敬意。我認為他們將繼續讓人們賺錢。」而且,「中國人知道什麼是頂用的。」

巴菲特也沒有忘記大誇中國一通。他表示,中國取得的成就令人驚嘆。他甚至還在股東大會演講開始時,列出了當今全球最大的20家公司,並表示,在這20家公司中,就有幾家中國企業,「如果你展望未來30年,我認為還會有更多中國企業出現其中」。

其實,早在2018年,巴菲特就曾高度評價中國的經濟增長,並對中國經濟的未來保持樂觀的態度。當時,巴菲特說:「他們在過去50或60年裡所做的事,是一個完全的經濟奇迹。我從來沒有想過這會發生。我所知道的是,他們已經為自己找到了一個秘方,就像我們在幾個世紀前找到了秘方一樣。」

巴菲特還判斷,中國的經濟增長也遠未結束。巴菲特曾說:「中國註定會有一個美好的經濟前景,就像我們一樣」 ,因為中國擁有巨大的潛力,「你要做的主要事情是釋放你的人民的潛力」。

60年滄桑之後悟談投資之道

截至2021年3月31日,巴菲特公司前四大持倉股票仍為:蘋果(1109億美元)、美國銀行(400億美元)、美國運通(持股市值214億美元)、可口可樂(211億美元),合計佔整體股票持倉的69%。

其中,蘋果是伯克希爾·哈撒韋投資組合中最大頭寸,價值近1110億美元。因此,巴菲特說:「我們有機會買下蘋果,但去年我賣掉了一些股票。這可能是個錯誤。」 巴菲特還說,蘋果的股票是「非常非常便宜的」。他指出,「它對人們來說是不可或缺的。」

巴菲特在伯克希爾·哈撒韋年度股東大會上說,他不後悔去年出售了伯克希爾·哈撒韋持有的所有主要航空公司價值60億美元的股份,儘管這些股票自他出售以來已大幅反彈。巴菲特對此解釋說:「一個實際銷售額不到1000億美元的行業虧損了很多錢,他們失去了潛在的盈利能力……跨國旅行並沒有恢復。我認為,航空業務因為我們的拋售做得更好了,我希望他們一切都好,但我仍然不想購買航空業務。」

巴菲特建議,從長遠來看,大多數投資者都能從簡單地購買標準·普爾500指數基金中受益,而不是挑選個別股票——包括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在內。他說:「我推薦標準·普爾500指數基金,但我從未向任何人推薦伯克希爾,因為我不希望人們因為覺得我在給他們灌輸什麼東西而去買它。在我去世時,有一隻基金,90%購買標準普爾500指數基金。」

巴菲特對此解釋說:「我認為,普通人不會選股。我們碰巧有一大群人沒有選股票,卻選擇了查理和我來為60年前的他們管理資金。所以,我們有一群非常不尋常的股東,他們把伯克希爾·哈撒韋視為終身儲蓄工具,一種他們不必自己勞心費神的工具,以及他們會在10至20年內無需再關注的一種工具。」

然而,芒格卻對巴菲特推薦標普500指數基金持有不同的看法:「我個人更傾向於持有伯克希爾而不是持有指數基金。我為持有伯克希爾感到自豪。我認為,我們的業務比市場上的平均水平要好。」

兩位世紀老人在一起唱雙簧,讓人逗樂之時,也道出了他們的投資秘籍:1、長期持有績優股票;2、從巴菲特至今所持有的前十大股票來看,消費、金融、能源和通訊四大板塊為巴菲特所青睞;3、繼續看好中美兩個主要市場;4、普通人購買指數基金。

(陳九霖現為北京約瑟投資有限公司董事長,曾任中國航油集團副總經理、上市公司中國航油(新加坡)公司總裁,葛洲壩集團國際工程有限公司副總經理。)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