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日報刊文:見證「中國天眼」的每一眨

原標題:光明日報刊文:見證「中國天眼」的每一眨

由無人機從高空拍攝的「天眼」全景。歐東衢攝影本文圖片光明日報由無人機從高空拍攝的「天眼」全景。歐東衢攝影本文圖片光明日報
技術人員對「天眼」進行日常維護與檢修。歐東衢攝影技術人員對「天眼」進行日常維護與檢修。歐東衢攝影
在「天眼」的反射面板上實施「微重力蜘蛛人」維護方案。歐東衢攝影在「天眼」的反射面板上實施「微重力蜘蛛人」維護方案。歐東衢攝影
「天眼」饋源艙。歐東衢攝影「天眼」饋源艙。歐東衢攝影
技術人員對「天眼」的促動器進行常規維護。歐東衢攝影技術人員對「天眼」的促動器進行常規維護。歐東衢攝影
「天眼」總控室一角。歐東衢攝影「天眼」總控室一角。歐東衢攝影
坐落於群山之間的「天眼」。歐東衢攝影坐落於群山之間的「天眼」。歐東衢攝影

與人們熟知的望遠鏡不同,中國的FAST(500米口徑球面射電望遠鏡)既不架在山頂,也不像「哈勃」那樣遨遊太空,而是在貴州一片名為大窩凼的喀斯特窪地中立足。它猶如一隻巨大的「天眼」,試圖探測遙遠、神秘的太空。

貴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平塘縣克度鎮大窩凼處於一大片漏斗天坑群中——彷彿一個天然的「巨碗」支架,剛好能容納下「天眼」。從2008年選址奠基,到2011年正式動工;從第一塊反射面板安裝,到4450塊反射面板安裝完成;從項目落成啟用,到發現300餘顆脈衝星;從通過國家驗收,到正式對全球科學界開放——我見證了「天眼」從呱呱墜地到成為國家棟樑的全過程,用相機記錄下它的每一次眨眼。

在「中國天眼」建成前,美國阿雷西博望遠鏡是世界最大的單口徑射電望遠鏡。但在2020年12月1日,阿雷西博望遠鏡突然坍塌。就像是交接了擔負人類命運的歷史使命,「中國天眼」成為全球最大且最靈敏的射電望遠鏡,極大拓展了人類觀察宇宙視野的極限。

在十多年的採訪記錄中,我一直沒有把「天眼」當作是純粹的科學裝置來拍攝。「天眼」,多麼形象的詞語,就像躲在群山之中靜靜觀察宇宙的一隻「觀天巨眼」。它彷彿是全人類眼睛的延伸,能看到「光年之外」,能洞悉宇宙的「前生後世」,身在窪地卻心系深空。它也可以探索和驗證困擾人類已久的宇宙奧秘,比如引力理論、星系演化,乃至物質和生命的起源。

除了功能,「天眼」這個名字同時也非常形象。在無人機的幫助下,從500米高空俯瞰:「天眼」的饋源艙就像瞳孔,反射面板是眼球,圈樑部分是眼眶,周圍的六座支撐塔是眼睫毛、群山則是眼瞼——當夕陽西下,反射面板映射出金色的餘暉,再沒有比這樣的場景更能形象表達「火眼金睛」的意思了。

為了讓望遠鏡能「安靜」地仰望星空,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境內劃出了方圓近30公里的電磁波寧靜區。這就意味著,在「天眼」正常觀測期間,所有的電子設備都不能帶入其中。這也給我的工作提供了難度,要想拍攝,只能在每年「天眼」的維護保養期間進行。那僅有的幾天,對我來說異常寶貴。在拍攝窗口期內,我基本保持每天16個小時滿負荷工作狀態,從清晨到深夜,帶著幾十斤的設備,走遍「天眼」以及周圍的群山。

我曾多次站在「天眼」旁的觀景台上,看著夕陽緩緩落下,月亮或銀河緩緩升起。與此同時,「天眼」也是這樣安靜地看著深邃的宇宙,試圖為人類回答「我從哪裡來,要往哪裡去」的終極問題。我也曾在深夜進入「天眼」內部,從饋源艙處向外張望,手電筒光照之處,反射面板的連接點熠熠生輝,彷彿群星閃耀。

多年來,我每次拍攝「天眼」都能獲得驚喜,同時也能找到之前從未發現的視角。對「天眼」來說,面對的是「看不完」的宇宙;而對我來說,面對的則是「拍不夠」的「天眼」。

不僅是「天眼」本身,在這裏工作的科學家和技術維護人員也是我採訪拍攝的重點。每當饋源艙放下,科學家們進入其中進行維護,我都覺得他們正在進入只有科幻電影里才存在的星際旅行器,即將開始跨時空的奇妙旅程。

而為了對「天眼」的4450塊反射面板進行「健康體檢」,調試組也確實想到了一個只有科幻作家才敢想的絕妙主意。他們於2017年底開始研製「微重力蜘蛛人」維護方案,試圖使用一個直徑7.6米的氦氣球將作業人員體重減少到反射面板能夠承受的範圍,使其能夠到達任意一塊反射面板執行巡檢和維護作業。當第一個「微重力蜘蛛人」進入反射面板的時候,那個過程就像是人類登上了一顆從未到達過的行星,小心翼翼地在其表面探索。

2021年4月1日起,全球科學家可以通過在線方式向國家天文台提交觀測申請,並於8月起分配觀測時間。在美國阿雷西博望遠鏡結束57年天文生涯后,中國將世界最大且最靈敏的射電望遠鏡面向全球科學界開放,把「中國天眼」拓展出的觀察宇宙的視野分享給全世界。這也意味著全球科學家將打破疆域的限制,在同一片天空下仰望蒼穹、探索未知,為人類共同的前途與命運而努力。這是多麼令人振奮的消息啊。

經歷了調試、試運行和正式開放運行后近6000個機時的觀測服務積累,目前「中國天眼」運行穩定可靠,靈敏度穩居世界射電望遠鏡之首,可以有效探索的空間範圍遠遠超過此前最先進的射電望遠鏡。此後,「中國天眼」也註定將為人類共同的未來承擔起更大的責任。而繼續用影像的方式全方位記錄「天眼」,也將是我作為一名攝影師義不容辭的責任與義務。

(原題為《見證「中國天眼」的每一眨》,作者:歐東衢,系新華社貴州分社攝影部主任,)

相關熱門

綠色永續